您的位置 : 乐乐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侠史

更新时间:2018-11-27 16:31:13

侠史 连载中

侠史

来源:欢看小说作者:笑无颜色分类:武侠主角:风清月王静浅

主人公叫风清月王静浅的小说叫《侠史》,本小说的作者是笑无颜色创作的武侠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人们总爱说世界,总爱说江湖。那么,世界是什么呢?江湖又是什么呢?其实,一个世界就是一个江湖。义兴就是一个江湖。义兴,也是一个世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话说风清月跌下思过崖之后便晕了过去,正梦到自己在天商府后院的秋千旁静静的看着王静浅那一抹倾国倾城的笑靥发呆,嘴里正唤了声:

“静浅......”

却突然传来一声轻哼,惊醒了他:

“是怎样的梦境;让你如此欢颜!”

风清月醒过来随口问了句:

“这是哪里啊?”

“将军峰思过崖底!”

一个略显沧老而又干涩的声音答道。

风清月寻声看去,却是一张布满沧桑的脸映入眼帘。

那是怎样的一种沧桑啊!

脸皮是蜡黄的颜色,就像是一张陈旧得已经泛黄的纸。

胡子又长又乱,像是从脸上长出来的杂草。

头发呢,天啊,你认得那是一个人的头发吗?

如果它不是长在一个人的头上的话,只怕你会认为它就是一个鸟巢,或者一个鸡窝?

“啊!你......你......”

风清月显然被吓到了,竟然躺不住了。

不禁一下子坐了起来,而且还运起了残光诀,双手举在胸前,怔怔的看着眼前人,似在防御,又似乎随时准备发动攻击。

“呵呵,是我救了你,我是这里的主人!”

风清月环顾了周围的环境,是一间简陋的草屋,自己躺的地方铺了一层干草。

又看了看眼前的老人,全身放松了下来,缓缓的放下双手准备起身,却被老人阻止了。

“你身上有伤,还是躺着吧!”

风清月尝试了一下,扯动了伤口,疼的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只得作罢。

“小子无礼,不能给前辈行礼了!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呵呵,言重了!我不救你你也死不了!”

“不管怎么说,多谢前辈答救之恩!——前辈说这里是将军峰的思过崖底?”

“嗯,对啊!”

“那前辈怎会住在这里?前辈是星楼的人?”

“我,我已经孑然一身20年了!——你是星楼弟子?犯了什么错误被赶到这思过崖来?还带了个受了重伤的人掉落崖底!”

“受了重伤的人……南宫辰!他怎么样了?”

“他姓南宫?”“他叫南宫辰,他还好吧?”

“他死了!受了那么重的伤,又中了毒,还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给你垫背,不死才怪呢!”

“死了……”

风清月一阵沉默,显得有些萎靡不振。

“哎,你叫什么名字?是谁的门下弟子?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想喝水……”

风清月没有理会老人得提问,南宫辰的死让他觉得闷闷的。

老人递给风清月一个盛满了水的粗糙泥碗

风清月接过喝了两口,觉得精神了些,见老人一直看着自己,一脸的期待。

风清月看得不忍心,便道:

“晚辈风清月,不知前辈是……”

“我,说了你这星楼的小子也不认识,你还是给我说说你自己怎么回事儿吧!”

“我不是星楼的人,我来自月谷,不知前辈可认得!”

“月谷啊,怕是江湖无人不晓吧!当年月谷圆月的残光诀可是横扫江湖啊!月谷啊……”

“前辈识得家父!?”

“嗯,你是圆月之子!难怪,我说你的刀怎么那么眼熟呢,是残光刀吧!此刀当年我虽没见过,却也听过它的传说!”

“正是!不知前辈如何称呼?怎会识得家父!”

“我叫段疏星!”

“啊!您就是20年前和我大师伯齐名的摘星手段疏星!”

“呵呵!‘残月疏星"的确是20年前的事儿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江残月还好吧!”

“谢前辈挂念,大师伯身体十分健朗!”

“呵呵......是啊,邀月刀江残月岂是等闲之辈!”

段疏星说完,眼睛里精芒毕现,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笑傲江湖的岁月。

江残月不是等闲之辈,那和他齐名的段疏星呢?

风清月微微的笑了一下:

“‘残月疏星’,邀月月便残,摘星星方疏。前辈离开了江湖,可是江湖却没有忘记前辈!”

“哈哈......老了,累了,现在的日子很好。江湖,不适合了,它是你们的了......”

段疏星说完,二人都陷入了沉默。

久久,段疏星道:

“给我说说吧,上面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搞成这样?”

风清月略一犹豫,便把自己在将军峰上的所见所闻以及自己怎样和南宫辰掉下悬崖的来龙去脉一股脑儿的对段疏星说了。

段疏星听了风清月的叙述,神情迷茫起来,像是在追忆往事。

只听他突然对风清月说道:

“你想不想听故事?一个关于星家和南宫家的故事!”

“嗯!”

风清月点了点头,认真的看着段疏星。

段疏星神色苍凉便把一段往事对风清月徐徐道了出来,原来......

原来,南宫辰的父亲南宫雄是星楼20多年前的星楼掌门。

南宫雄从小喜欢练武,又加上天资过人,所以很快就在星楼新一代的弟子中脱颖而出,成为星楼的青年第一高手。

年少有为多轻狂,南宫雄带着他满腔的英雄气慨做了星楼掌门

整天想着如何让星楼在自己的手上发扬光大,如何让星楼称霸东界,稳压月谷和彩云阁。所以他在位期间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来提高自己的实力,为自己称霸东界而做准备。

他排挤和打压星姓弟子,极力拉拢和提拔外姓弟子。

南宫雄遭到星楼星姓高手的强烈反对,但是他已经铁了心要培养自己的势力,所以不惜让星楼分成了两大派。

本来星楼以前几乎都是星姓高手掌握的,外姓高手虽然也不少

但都没有多大的话语权,又加上外姓高手不齐心,所以星姓弟子一直稳压外姓弟子一头。

这也导致南宫雄一当上星楼掌门之后便得了外姓高手和弟子的极力支持,让他的称霸计划得到拥护。

但星楼毕竟还是星姓弟子多一些,所以南宫雄的很多地方都被星姓制约,很多计划不能施展

这种束手束脚的感觉让南宫雄很难受,所以他仗着武力

对星姓弟子狠狠的打压,甚至是直接找理由杀掉,这就导致外姓和星姓之间的斗争愈演愈烈,甚至进入了白热化的状态。

星楼内战一触即发,整个门派危在旦昔。

段疏星是当时为数不多的中间派,他们不愿意加入任何一个派系的斗争,但又经常破坏两派之间针对彼此的攻击。

这一派的人不受两派待见,最后甚至遭到两派的猎杀

由于摘星手段疏星是当时星楼掌门之下第一高手,所以两派都想拉拢他

但他一直都是保持中立,继续去破坏两派之间针对彼此的计划

两派人士又爱又恨,都不舍杀他,最后只得把他发配思过崖。

星楼弟子都明白,被发配思过崖的人如无掌门星字释放令,绝不能私自下来

段疏星本就是因为忠于星楼才会保持中立,企图化解两派斗争

所以被发配思过崖之后只得每天哎声叹气为星楼命运担忧,跟本没有任何办法。

星楼内战一触即发,整个门派危在旦昔,段疏星在思过崖天天以泪洗面

最后段疏星因为不忍心看到星楼覆灭在自己眼前自己却无计可施,便大哭大笑三声之后跳下思过崖

只留下“大厦已倾,吾何处摘星去?”的哀叹在山崖上回转不息。

“大厦已倾,吾何处摘星去?”

段疏星似乎还沉浸在当时的悲愤里。

过了一会儿,段疏星干涩的声音打断了风清月的遐想,

“星楼现在怎么样了?给我说说现在的局势吧!”

“星楼并未覆灭,20年前东界和西界发生了一场大战,外来的矛盾化解了星楼的危机。南宫雄和大量的外姓高手战死,星姓实力保存较为完好,重掌星楼之后便大力培养星姓弟子,现在星楼八成以上的人都姓星。还是东界三大势力之一。”

风清月说完见段疏星又陷入了沉默,满腹的疑惑也不忍开口了。

段疏星短暂沉默之后见风清月欲言又止,便道:

“想说什么就说吧!”

风清月干笑一下,用手挠了挠头,道:

“前辈,我只是有点疑惑当年那种情况,星楼明明已经危在旦昔了,可为什么星楼出尘塔的长老们不出塔干涉呢?难道他们也不顾星楼的安危?”“

“哎!这个问题我也十分疑惑啊,当年我一直坚持中立就是把希望都寄到了长老们身上,可长老们自始自终都没有出现。出尘塔屹立将军峰顶不知有多少年月了,我只见人进去,从没见人出来过。有时候我自己都在怀疑,星楼的出尘塔是不是一座空塔呢?””

“那会不会是因为星字令在南宫雄手上,他不发出星字邀请令长老们就不会出现呢!”

“也许吧!当年的那种局势,依南宫雄的性格,他很有可能会拒不发星字邀请令!可是当时星楼都快没了,就算没有星字邀请令,长老们也应该……哎……”。

风清月见段疏星神情十分失落,也不忍再问,二人半晌无话。

许久,段疏星似乎回过神来了,见风清月还保持着刚才防御自己的架势,便开口说道:

“你还是躺下吧!你这样身上的伤口该裂了!”

风清月呲了一下嘴,

“经您这么一提醒,的确是有些疼!”

风清月躺下,感觉好了些。

虽然多是皮外伤,但是伤口太多了,有些伤口比较大而且深,刚才反应过烈,把伤口拉开了,所以有些疼痛。

风清月躺了一会儿,段疏星在一旁鼓捣一些草药给他敷了伤口,疼痛便消了些,只觉伤口凉凉的,心里却十分温暖。

风清月心里感激段疏星,只觉得胸口暖暖的

傻笑了一会儿,不禁就想到了王静浅,又想到了自己的师父,大师伯……风清月一下子从回忆中惊醒:

“自己坠崖大师伯他们可是不知道的!师弟和逸轩也不知道脱困没有?自己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他们一定是急坏了!以玉师叔的脾气……”

风清月不敢往下想了,急急问道:

“前辈,我昏迷了多久?”

段疏星见风清月神色焦急,语气也一下子激动起来,不免有些诧异,略有不解的回答道:

“你昏迷大概两天了,怎么啦?”

“啊,我掉下悬崖我大师伯他们并不知晓,而我师弟他们也不知道有没有脱困……”

“照你的描述,你师弟他们没有理由不脱困,倒是你掉下悬崖下落不明这事儿……”

“嗯,也不知道师弟会不会对师叔他们说,要是说了,以玉师叔的性格,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呢!”

“嗯,你担心得也有道理,可是现在伤还没好,虽然大都是外伤,但行动也多有不便啊!此处是将军峰后峰的一个大裂谷谷底,两边的山崖不知道有多高,别说你现在一身的伤,就是在平时,想要出去也是困难之极啊!”

“那……这可如何是好啊!”

风清月显得十分焦急。

“唯今之计,只有下猛药了!你先安心养伤,我去给你煎药去,争取让你早日痊愈,然后寻路出去。”

“看来也只能如此,那就有劳前辈了!”

“嗯,你好好躺着吧,我去了!”

风清月目送段疏星走出茅屋,心里十分不是滋味,也无睡意,就枕着自己的手臂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猜你喜欢

  1. 历史小说
  2. 古言小说
  3. 穿越种田小说
  4. 腹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