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乐乐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上位皇后不好惹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1:05

上位皇后不好惹 连载中

上位皇后不好惹

来源:微阅云作者:南宫锦分类:重生主角:叶蓝茵宋弈晟

小说主人公是叶蓝茵宋弈晟的小说是《上位皇后不好惹》,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南宫锦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疼痛,叶蓝茵的唇瓣早已失去了血色,双手按着凸起的腹部,那里不断的在往外流着血。云阳王坐到床畔将她扶起,她的身子靠着他,克制不住的颤抖。“蓝茵,你受苦了。”他的薄唇在她耳畔,轻轻的呵着气。蓝茵只觉得眼皮...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娇嗔。

“魅姬姑娘一片好意,本王心领了,不过本王这身子,禁不起这阴阳和合的折腾!”他咳了几声,“只怕负了魅姬姑娘的苦心!”

“王爷此言差矣!”魅姬笑着从地上撑起来,就算沾了些尘土,竟也不觉得多狼狈,“魅姬是医者,自是对王爷的身体更为了解!”

“你错了!”宋弈晟摇头,“没有人比本王,更加了解自己的身体!”

这时,蓝茵已经端着茶水进来了,看到这景象,脚步顿了顿,然后上前,沏茶。

茶香四溢,升腾缭绕的热气似乎将一切奇怪的氛围都冲开了,魅姬眯了眯眼,施了一礼,“魅姬告退!”

看着她转身走了,蓝茵将茶盏递给宋弈晟,“王爷,茶!”

接过杯子,宋弈晟浅抿一口,方才觉得胸口顺畅了许多。

之前,他几乎是硬撑着的,魅姬身上的香味让他觉得神智有些恍惚,身体更是有寒意侵袭一般。

“王爷!”惊觉不对,蓝茵一把扶住他,他摆了摆手,“无妨!”

蓝茵咬了咬唇,“王爷,此女留不得了!”

宋弈晟没有回答,只是侧头看了她一眼,“先回房休息吧!”

…………

医馆。

蓝茵走了以后,那大夫将帘子依次放下,前后密密的遮住,又小心翼翼的从袖口掏出了一封信,拧紧眉头看完信笺上的字迹,凑近火烛,烧了。

…………

翌日,天蒙蒙亮蓝茵就出府去了,门口守卫赵莉问了次,“干什么去?”

她将手上的包扎伸出来晃了晃,“换药!劳烦二位大哥!”

这次更加顺利,很快就得以出府。

或许是因为时间尚早,倒是没发现昨日那样的跟班,她步履匆匆,来到医馆前,竟还没开门。

上前用受伤的那只手拍了拍门,过了一会儿,小二才打开一条门缝,“没开门呢!”

“小二,我是昨日来包扎的,你忘了么?我与大夫约好今天一早来换药的,迟了恐耽搁府里的活儿!”她轻声的说道。

小二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点点头,“哦,记得了,师父嘱咐过的!那你进来吧!”

门开了条缝,她便闪身进去了。

进了内堂,那大夫已经在里面等着了,看到她进来,幽幽的叹了口气,“不知道姑娘要这物事作甚,只希望不要用到害人之处!”

蓝茵微微一笑,“先生仁善,小婢谨记!”

说着,从他的手中接过那东西,仔仔细细查看一番,确实没有什么问题,这才折了折放在怀中,“谢过先生了,不日,只怕还有事要劳烦先生!”

“什么?”皱了皱眉,显然有些紧张的。

“先前说过的,救人!”蓝茵一脸正色,“先生放心,只此一件,完成以后,从此再不叨扰先生!”

“你……”他似乎想说什么,动了动唇瓣,又叹口气,“算了,你去吧!”

025、面具

蓝茵没有直接回府,她出了医馆的时候,外面已经热闹起来了,集市开始了,赶早集的人也不少,来来往往吆喝着。

买了些纸钱,元宝什么的,又买了几柱香,最后才拎着东西回了府。

还不忘给守门的侍卫拎了份庆丰谱的早点,连连称道人家辛苦了,放自己出去就医千恩万谢的。

进了府邸,意外的发现管家安福已经回来了,正站在堂中跟安阳王禀报着什么,阿忠站在一侧,目不斜视。

她便把东西都放好,然后去洗了洗脸换了身衣服,再回来,就看到宋弈晟看向她,招了招手,“一早就不见你,忙什么去了?”

“王爷忘了,奴婢昨儿就禀明您,今天一早去换药了!”她笑着说,倒是一点都不拘礼的样子。

那份熟稔,让安福看了陡生疑惑。

“哦,是忘了!”宋弈晟点点头,“方才见你买了不少东西,是什么?”

“不是宜贵妃的忌日快要到了?宫里的公公传话说今年在府里办,奴婢想着置办些东西,万一缺什么,补补就好!”她回答的周全,一旁的安福显然有点意外。

他并不知晓这件事,刚回府,禀明完外面的事情,没想到府里也出了这许多的事。

“你倒是想的周全!”宋弈晟颔首,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王爷,方才奴婢见药已经熬好了,因为还热烫,先放在了书房里,要不,现在去喝了?”她轻声的问道。

宋弈晟点点头,“也好!”,安福上前搀了一把,他站起身,然后一同往书房走去。

进了书房关上房门,宋弈晟走到书桌前果然看到个药碗,端起来刚要喝,就听到蓝茵道,“王爷且慢!”

三两步走上前,拔出一根银针往里探了探,再拿出来,还是银的发亮,便松了口气,“没事了!”

看着她的动作,安福稍微宽心了点,宋弈晟倒是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倒是操心的很,这府里,就这么的让人放心不下?”

“王爷难道不认为是?”她反问。

宫闱的步步危机她是见识过的,男人之间的权力斗争,绝不比女人之间那点小心机来得甚。

更何况,现如今府中住着一个明敌魅姬,没准还有多少暗敌,怎么能不当心。

“说吧,还有什么事?”一口气喝干了碗里的药,宋弈晟就知道,她刻意将药放在这,一定还有别的事。

她慎重的左右看了看,然后往前一步,看到她靠近,安福立刻做了戒备的动作。

“安管家,怕我不利于王爷么?”她笑。

“安福,她若要有心害我,早可以动手百次了!”摆了摆手,宋弈晟示意他退下。

蓝茵从怀里掏了掏,然后拿出从大夫那里要的东西,在他面前抖了抖,“王爷,这个赠与您!”

“这是……”宋弈晟微微一怔,“人皮面具?!”

他惊讶,接过来,手感是如此的细腻,就好像在摸真实的皮肤一般,而那人皮面具是如此的轻薄,如果戴在脸上,一定看不出什么破绽。

只是——

“你给我这个做什么?”他看向蓝茵,目光清朗。

“王爷难道不想亲自去给宜贵妃拜祭吗?”蓝茵不答反问。

安福在一旁恍然,“你的意思是,让王爷戴上这面具,可是……就算戴上面具,贸然出府,也未免太隐人怀疑了!”

蓝茵微微一笑,“这不是问题,乐阳公主总是会去的,拜祭之前,来跟自己的哥哥叮咛两句,王爷嘱托几句想跟自己母妃说的话,难道不行吗?”

“也就是说,到时候王爷可以混在公主身边的人里,一起去?”安福总算想明白了,但是很快否决了这个想法,“荒唐!我们家堂堂王爷,怎么能扮作小厮,真是……”

“有何不可?”扬了扬眉,蓝茵看向的却是宋弈晟,“形势非凡,如果王爷真的有心要祭拜宜贵妃,那什么法子又有什么关系,如果王爷觉得有失身份,那这件事,只当小鱼没有提起过!”

宋弈晟一直没有说话,只是打量着手中的人皮面具,那么细腻的做工,精致完美的好像一件艺术品,他沉吟良久,却冒出一句毫不相干的话,“你是如何识得落穄子的?”

“王爷?”安福一怔,没明白他什么意思。

可他却没有看安福,只是盯着蓝茵的眼睛,“落穄子不但行踪诡秘,很少为人知晓真实面容,更是难以求得他的手艺,你……到底是谁?”

听到自家王爷怀疑的话,安福又呈现了忠犬的守护姿态。

蓝茵笑了起来,“我早说过,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绝对不是王爷的敌人,而王爷想做的,我也一定会帮您达成!”

“是吗?”宋弈晟握紧了掌心,似乎在思量要不要相信她。

“王爷,此女可疑,要不要关起来好好审一审!”安福总是不太放心的,在王爷身边,这种探子,不怀好意的,实在太多了。

一抬手,他示意不必,“好吧,本王相信你!”

顿了下,他又道,“但是……就算你这计划看似完美,本王也能顺利的混出去的话,如果府内突然来人怎么办?”

“王爷是说,云阳王?”她聪明的一猜就中。

不错!如果在这个时候,云阳王突然来了,或者派人来查探,而宋弈晟并不在府里,那就会引起人的怀疑。

更何况,府里还有个魅姬在,眼线实在太多,想要金蝉脱壳,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王爷不必担忧,小鱼自有办法!”她微微一笑,然后欠了欠身,“先请王爷恕小鱼逾越之罪!”

说着,在他困惑的目光下,低下头,再抬起头来,赫然是又一个宋弈晟。

就连一旁的安福都吃了一惊,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太像了,实在是太像了,像得令人惊奇!

仔细看都看不出什么破绽,那清冷的面容,甚至惨白的肤色,都像到了极致!

“呵呵,没想到,居然连本王的模子都有!”宋弈晟除了惊讶,更多的是觉得有趣。

他缓缓伸出手,情不自禁的摸向这样的一张脸,一张和他完全相似的脸,这感觉怎么说呢……实在有点诡异。

蓝茵动也未动,任他的指尖在脸上轻滑。

他的手指是那么的冰凉,即便透过人皮面具,也能感受到他的冰寒气息,透骨的寒丝丝缕缕传递进来,让她不自觉的有些心痛。

说到底,他吃的苦,多多少少是因自己而起。

“好,好一张惟妙惟肖!”猛然收回手,他连连点头,一抬手将她搀扶起来,“来,跟本王详细说一说你的计划!”

她站起身,随他一同走到书桌旁。

宋弈晟牵着她的胳膊,大步的走向桌前,一瞬恍如回到了过去,当日的宋诸铭,何尝不是这样牵着她,豪迈放言,“蓝茵,来,与为夫一起看这锦绣江山,将来,都是你我的!”

言犹在耳,一切却都成了最大的讽刺!

“怎么了,还没想好?”宋弈晟的声音,把她的思绪又拉了回来。

她笑了笑,“王爷,说起来,也可谓是天助我也!本来,我还在犹豫只凭一己之力,恐怕会招架不住,可今天看到安管家回来了,也就踏实了。”

“我?!”安福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显然有些意外。

“对!”蓝茵肯定的点了点头,“王爷易容后,可以随乐阳公主前去拜祭,而我‘安阳王’,就在府中摆坛为宜贵妃祈福拜祭,有安管家在,有‘安阳王’在,谁会怀疑?!”

一边听,宋弈晟一边不住的点头,“确实甚妙,只不过……有唯一的一点漏洞!”

“什么?”蓝茵挑了挑眉。

“这里!”站到她的面前,宋弈晟比划了一下,很明显,蓝茵在他面前身高要矮上一截,这明眼人看去,实在是太奇怪了。

她勾起唇角,笑得有些神秘兮兮,“王爷尽管放心,这一点,我也想到了,等到了那天,王爷且看好了!”

“哦?”宋弈晟倒是有点兴趣了,没想到这丫头想的还挺周全。

“可是王爷,老奴总觉得不太妥当!”安福还是有点不放心。

宋弈晟拍了拍他的肩,“安福,这一次,就听小鱼的好了,更何况,本王也确实很想去拜祭下母妃!”

听了他的话,安福便不再言语,只点头应是。

…………

收好面具,蓝茵回房的时候,手刚碰到房门,就从里面开了,吃了一惊,连忙缩手,却见柳儿正从里面出来,也是一脸惊讶的样子。

“柳儿?”她惊疑的看看她,又看了看里面,“你在做什么?”

柳儿面上的惊色很快收起,“呀,你回来了,我正想找你呢,没想到你不在。”

“哦,我刚去伺候王爷了,什么事?”她淡淡的问。

“没什么,就是听说安管家和阿忠不是回来了嘛,想问问你有没有见着,有什么有趣的事儿没,天天在这府里都快闷死了!”她抱怨着,一脸的娇嗔。

蓝茵上前,不动声色的把门重新关好,转身道,“见是见着了,还没来得及说上话,哪儿有什么有趣的事,走,不如一起去瞧瞧?”

026、忌日

柳儿的神色似乎有些不太自然,不过蓝茵已经挽住了她的胳膊,她只得附和点头,“也好啊!”

安管家那边自是不用去的,所以两人去找了阿忠。

多日未见,阿忠回来整个人晒黑了不少,看到燕小鱼,自然是双眸发亮了下,不过看到还有柳儿,便矜持了几分。

“柳儿,小鱼!”他憨厚的各唤了一声,呵呵的笑着。

柳儿到了这边,倒是活跃了许多,笑着说,“阿忠,你们出去这些日子,可有什么好玩儿的?说来听听啊!再说了,出去一趟,没给我们带点什么新鲜玩意儿么?”

阿忠挠了挠后脑勺,“有的有的,自是有的!”

转身去翻包袱,然后从里面找出了一些肉干之类的东西,“这东西我是从骊山那边带过来的,听说是当地的特产,很好吃,你们尝尝!”

看了眼黑乎乎又干巴巴的东西,柳儿显然有点嫌弃,“这是什么啊?这么久了,会不会坏掉?”

“不会的,是肉干,很香很有嚼头的,能存放很长时间,不会坏的!”阿忠看他们似乎不相信的样子,“不信我吃给你们看!”

小心翼翼的掰下一小块,然后往嘴里塞,但是柳儿似乎还是不太喜欢,“难道就没什么别的有趣的吗?”

“唔,你也知道,我是去办事,所以没有太多的时间……”阿忠反倒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

“哎,真无趣,没想到这么没劲,还以为会有什么好玩的,结果跟我们守在王府差不多!”柳儿叹了口气,“算了,咱回去吧!”

“我倒是觉得这肉干不错,我尝尝!”小鱼笑了笑,然后拿起肉干咬了一口,阿忠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这东西她已经不是没试过,骊山一带的特产,以

猜你喜欢

  1. 惊悚悬疑小说
  2. 婚姻爱情小说
  3. 总裁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