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乐乐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全系灵师要逆天

更新时间:2018-11-30 09:51:29

全系灵师要逆天 连载中

全系灵师要逆天

来源:掌中云作者:陌筱分类:重生主角:云浅乐天

经典小说《全系灵师要逆天》是陌筱所编写的重生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云浅乐天,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曾是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冷面杀神。他,是唯一一个能与她比肩,站在众神之巅俯视苍生的先天神诋。一步错,她含恨将他打入幽冥之渊,从此再不见天日。她做了那么多,得到的终究不过一场背叛。万年囚禁,她终是逃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云浅……”

乐天轻声念叨着,忽觉衣角一紧,低头一看,才发现那小女孩竟是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十分认真地问他:“哥哥,之后你打算去哪里,我可以送你过去。”

方才与那青年对峙,女孩突然发现这身体里还存留着其原本主人的一些意识。她现在的力量不足以将这意识直接抹去,便只能一点点消磨。

为防止这意识以后再不分时间的跑出来,女孩决定现在就消磨一些,反正危险也都消除了。最重要的一点,她不用担心有人看到她这个样子。

乐天一愣,心道,我去哪里还需要你送。这两次不都是用我的力量甩开那些尾巴的吗?

随即他又想起小女孩的不同之处,心中便起了逗弄之意。

“哪里都可以吗?”

“那是当然,我说话向来作数。”

云浅拍着小胸脯,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看得乐天忍不住笑出声来。不过,却也是及时收住。

他体质特殊,对一些特别的生命波动极为敏感。这小丫头总给他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在他也知道她对自己没有恶意,否则就是在马贼窝里为他们做事也不会随这小丫头过来。

他救人只是本能,可他也知道,自己这一身的能力若为恶势力所用,害得却是千千万万的人,这与他本愿不符。

不过小孩子终究是小孩子,方才她那副样子实在很有气势,他自己也有些被震慑到了,现在这样才该是正常的。

不得不说,这位的思维也略与常人不同,任谁看了这前后如此大的转变也不该就这么轻易就接受了吧!

乐天显然不觉得自己这反应有何不妥,他咳嗽一声,第一次说这样的话还有些不自在。好不容易酝酿完,这才有些别扭的开了口。

“那好,你只要将我送到你身边便可。”

说完,乐天还斜睨了目瞪口呆的云浅一眼。不知怎的,见她这副模样,心中竟升起些许得意。

云浅许久才回过神来,审视的目光连番凌迟着刚刚还有些小得意的乐天少年,那小眼神犀利得,直让他背后冷汗直流。

话说,自己这是欠抽吗?否则为何明知此小孩不简单还要去招惹。

见他眼中神色变换,某小孩这才张了张口。

“你若后悔了,可以换个,刚刚的话我权当没听到。”

犀利的眼神收起,淡淡的话语似是隔着千山万水,莫名让乐天心口一阵窒闷。比起此时,他似乎更愿意女孩用那种刀子眼剜他。

来不及去想自己是不是有受虐倾向,乐天不自觉便顺了云浅的语气。

“我不后悔。”

“是吗?”

轻飘飘的两个字似是叹息,不知是说给别人,还是说给自己听。

云浅本不是多话的性格,既然这是乐天的选择她也不会强迫着他改变想法。

不过也正是这话是他自己说出来的,今后他若是违背了今日之言,云浅才不管他是什么体质定会让他这辈子都难以忘记,再生不出任何敢背叛她的念头。

此生,她要肆意得活着。

乐天还浑然不知云浅心中已有了这么可怕的想法,看着这个小女孩仍是开心得很。

他自小就没有任何亲人,这小女孩长得粉雕玉琢的十分可爱,即便知道了她背后势力一定不简单,乐天还是不能放心她一个人离开。

“云浅,我们这是要去什么地方啊?”

自打出了离了那马贼窝已经过去两天了,两人却还是在路上走着。

乐天实在想不明白,若是所去甚远,为何总是这么慢慢悠悠地走着;若是就在近处,可为何已经走了两天了还没到?还是说,他们本就是漫无目的地走着?

仔细一想,云浅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孩子,他怎么就一时冲了头脑,对她的话深信不疑了呢?

听他如此问,云浅也是停了下来。

此刻,他们正处于一处山谷,不远处还有潺潺的溪水流过。四周一片安静,乐天本也十分享受,可就这么一无所知的走下去心中实在难耐。

这一路过来,他愈发觉得这小女孩不同寻常,她的冷静理智简直不像一个孩子,就连他自己都自愧不如。很长一段时间乐天都在怀疑自己一路跟随还有什么意义,这小女孩根本不需要自己的保护。

不知为何,他也没提出要离开。他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有人不是冲着自己的能力接近他,或许,这就是他想要的吧!只是没想到第一个让他心甘情愿靠近的,居然是这么一个小女孩。

“去,想去的地方。”

幽幽望了眼此处青山秀水、宁静雅致之景,稚嫩的小脸透出丝丝清淡之意,这神态实在不是个孩子该有的。

乐天方有此想法,随即便见她张了张口,寡淡的声音缓缓飘出,听不出是什么语气。乐天一愣,随即便也是随着她的步伐走着。

去,想去的地方?

不知道她是太过天真,还是……

乐天头一次觉得如此难以看懂一个人,哪怕只是她身上一丝丝的真实情感。审视的目光不自觉落到云浅身上,云浅似有所觉,一个踏步越上那溪间的石块,随即又是轻灵的转过身,笑意盈盈地看着溪水边有些呆愣的少年。

“你为何一直盯着我看?”

清脆的声音传入耳中,乐天回神便望见她眼中的些许疑惑。

他的目光还没来得及收回,当下脸色憋得通红,眼神更是不知该往何处躲闪,结结巴巴的解释反有种欲盖弥彰的意味。

“我,我,哪有。云浅,你确定我们没走错路?”

云浅四下一望,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她一脚便从清凉的水中踏过,施施然的往前走。乐天也忘了先前的窘迫,一脸愕然的望着云浅。

此时已是深冬,这谷中虽是比外面暖和些溪水不至于结冰,可鞋袜这么湿着不舒服不说,也是会觉得冷。可是看着那一点点向前走着的小小身影,到嘴边的话乐天却是怎么也说不出。

经过这两天的相处,他发现他真是对这个小女孩无可奈何。或许就是她身上那种完全发自内心的言行,才让乐天愈发的包容吧!

甚至,乐天自己都没有发现。

眼见云浅还似无所觉地走着,乐天迅速从旁边的石头上跳过,一把拉过还欲往前走的云浅将她按回原地。

云浅敛着眉,疑惑的目光扫向乐天,虽然并未说任何话,但乐天就是有种感觉。若他现在不能给这小丫头一个说得过去的解释,他接下来一定会很惨、很惨。

或许……

想到这,乐天激灵灵打了个冷颤,心中更加觉得不可思议。

明明就是一个看起来无害的小女孩,明明她都还什么都没做,自己怎么会有如此想法?

少年,你也不想想,能让凌云宗最有前途的外门管事都忌惮的人,她能是一个看起来无害的小女孩?这世上能有此想法的怕是也只此一位了。

云浅还在等着他给出理由,好在这人是乐天,她的耐心似乎总要多一些。若是换了别人,她这么多年积压的怒火怕是就压不住了。

少年啊!感谢你的善良让你捡回一条命,一定要好好珍惜啊!

“嗯,天也快黑了,我们还是生堆火,呃,休息一会儿吧!”

乐天的目光掠过云浅湿透的鞋子以及沾着水珠的衣摆,随即又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移开。

“也好。”

云浅踢了踢鞋子,刚刚她没有考虑那么多,现在还真是有些不舒服。

可还不等她抬脚,耳边又响起乐天急急的声音:“你在这等着,啊,记得把湿鞋子脱掉,我去找些干柴,很快就回来。”

说完,人便一溜烟跑得没影,只余下那后面的叮嘱还在耳畔回荡。

云浅望望远处几乎看不到影子的人,又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鞋子,一张稚嫩的小脸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随即,她就是大咧咧的抬起一只脚两只手,毫无章法地扯着自己的鞋子。

当乐天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云浅赤着一双小脚丫坐在一块石壁上,两只眼睛一眨一眨的,似是等了很久了。

乐天放下干柴,将顺手打来的野味丢到一边便准备生火。云浅黝黑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盯着,直到现在,她依旧觉得乐天的生火方式十分新奇。

乐天一阵无奈,每次这个时候他都能感受到身后的视线黏在自己身上,也不知道这个时而深沉时而小白的小孩在看些什么。

“还没好吗?”

云浅坐在石块上,晃着两只**的小脚丫,似乎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快了,马上就好。”

乐天一边回答,一边更加卖力的吹着手中的火折子。或许是这谷内的空气比较潮湿,点了好久,那柴火都没有燃起来。

看他点得实在费劲,也不知要等到何时,云浅也是看不下去了,蹬地一下从石块上跳下去。

“我来吧!”

虽然她对乐天的点火方式十分好奇,不过此时还是早些生火比较重要。因为她真的觉得有些冷了,可这种感觉实在不好,她很不喜欢。

而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莫非,她这是受了这身体前身的主人的影响?

放在以前,她哪里会同别人讲那么多。

不过云浅也没想太多,小手在干柴上一挥,那些干柴瞬间便燃了起来。感觉到一些暖意,云浅也松了口气。

看来这身体还需要仔细照顾,万一折腾坏了她可没有多余的力量再去寻一个了,而且也未必能找到比这个更让她满意的。

直到云浅重又淡定的走回去坐着,乐天依旧是盯着火堆,一脸的不可置信。

“你,你是元素师?”

猜你喜欢

  1. 鬼怪小说
  2. 轮回重生小说
  3. 现代小说
  4. 古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