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乐乐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娘子要致富

更新时间:2018-12-05 11:11:35

娘子要致富 连载中

娘子要致富

来源:微小宝作者:卖火柴的小红帽分类:穿越主角:苏小柒白琅

完结小说《娘子要致富》是卖火柴的小红帽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小柒白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朝醒来,特工变孤女。怼奇葩、揍渣男、教弟弟、忙致富。眼看着她要过上富甲一方的闲人生活,这位说要以身相许的大哥,你谁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小柒走到灶台跟前,伸指一抹,沾了一指头的灰。捻了捻指尖,长叹一声,“城儿呀,咱家好像没有吃的了。”

苏城低落的垂下了头,小手不住的捏着打着补丁的衣角。

“咕噜噜——”一阵诡异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厨房响起。

苏小柒寻声望去,苏城立刻用手捂住了肚子,不好意思的冲她一笑。

一时间,苏小柒心里说不出是好笑还是心疼。她这才想起来,苏城从昨儿晚上起便没怎么吃过东西,今儿早上那些人又过来闹了这么一通,随后她又忙着去跟那个白眼狼试探,期间她更是忘了吃饭这么一回事。苏城这个年纪本就是“半大小子,吃穷老子”的状态,如今他这么饿着肚子,也亏得他能忍得住。

暗叹一口气,苏小柒抬手揉了揉苏城有些凌乱的头发,道:“怪姐姐,忘了给你弄吃的。走,我带你找吃的。”

苏城抿着唇,重重的点了点头。

去哪儿找吃的呢?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苏小柒发现家里有跟其他农户家里一样的菜畦,但是却没有跟他们家一样充满绿色,就连那搭好的鸡棚里也是空空如也,好歹给老娘来个鸡蛋吧?!

算了,不用想了,有那样的一门亲戚,苏小柒真该庆幸自家的被褥还在。

苏城见苏小柒一边拽着鸡棚上搭的茅草,一边碎碎念,便小步走上前,将手覆在她的手背上,道:“城儿记得后山上还有些野菜,姐姐,咱们去挖些野菜回来吃吧。”

我的小鸭子弟弟呦,吃野菜你能长高个长壮吗?

苏小柒捏了捏苏城那尚有一点儿婴儿肥的小脸,大手一挥,豪气万千地道:“走!姐带你挖野菜去!”

虽然有心想要改善伙食,可是现实的逆境让她不得不暂时放弃喂肥小鸭子的想法。

从一间杂物房里翻出两个有些破旧的竹篓和一把上了锈的半丈长的药锄后,苏小柒带着苏城前往后山挖野菜。

待苏小柒他们走后不到半个时辰,那个破旧的小院来了位不速之客。

白琅靠坐着墙,眼眸幽深地看着手中拿寸长大小的纸条,另一只手轻轻地按着节拍敲着曲起的膝盖,银面具下,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

“我的那位好二哥呀,动作还真是利落。啧,这么不留余地,可真是难办。”话虽如此,可那句尾上扬的语调,却是充满着讽刺嘲笑。

“禀主上,自您离京后,那位便开始派人给兰府府上递了话。兰公子让属下跟您说,他接下了。”低首站立在床前的一名男子拱手说道。

白琅闻言,眼眸中划过一抹淡不可查的笑意,指尖微微用力,可纸张纹丝不动。反应过来后看向那些满字的纸,一缕狠厉浮现眼底,薄唇轻启,他说:“阿项也真是,我这才离京多久啊,他就另投明主了。罢了罢了,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送他一个大礼吧。”

将手中的纸随手一抛,男子立刻伸手一接,掌心微一发力,那纸张便被震成了粉末。

白琅直起身,手掌撑着床榻,曲起的腿也随之下了床,一副要起身的模样,男子上前一动,似是要搀扶他,却被他摆手拒绝。

“你派人加牢看守兰府,务必保住兰项的安全。兰颂此时应该快要换防回京,你,罢了,让兰项跟她说吧,那小妮子,怕是只有她大哥的话才肯听去半分。”白琅一边说着,一边打算站起来,但是很快就双腿无力的跌坐下去,额头也沁出细密的汗珠。

“主上!”男子一声低呼,不顾尊卑地握住白琅的左手手腕,三指并拢搭在他的手腕上。

“齐湛,你这可算是以下犯上,不怕我赏你几掌?”白琅轻笑一声,话虽如此,却没有半分斥责之意,任他把脉。

齐湛把完脉后收手,看着他一副不在意的模样,突然很想以下犯上打他几掌。、

“您的伤势较重,耽误不得。属下这就带您离开。”

白琅闻言,点了点头,手搭在齐湛的手臂上准备起身,然而一瞬间,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竟又坐了回去。

“主上?”齐湛不解的看向他。

白琅单手摩挲着下颌,眼中带着丝许玩味,问齐湛,“阿湛啊,我是不是个讲信用的人?”

齐湛像是想起了什么,面上顿时一僵,在白琅那双笑意愈发浓的双眼的注视下,齐湛硬着头皮点了点。

“对啊,我既然如此守信,那么必当要遵守承诺了。”白琅似是认可般轻点头,合掌一拍,做了决定,“阿湛你先给我找些伤药,之后便守在这附近的镇子上。留意那边的消息,有什么情况再告知于我。”

虽然并不明白守信跟不走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但齐湛却弄懂了一件事,他那主上可能又要搞出什么花样来。若在平时,白琅爱整谁就整谁去,左右他心里有数。然而如今却不同寻常,有人等着要他的命,已然差点让人得逞,接下来必是凶险万分,齐湛又怎可能让白琅以身试险?

“主上,这里太过危险,不能过多停留。”

白琅却是打定了主意,他坐在床沿上,双手撑在破旧的床褥之上,他偏首看向那屋外的天空。晴空万里,一碧如洗,美好的让人沉迷向往。

“阿湛,我若是走了,这里会有人守着吗?”

齐湛张了张口,默然不语。

白琅渐渐地眯起双眼,声音突然变得有些低沉,“以他的性子,这里的人在他眼中便犹如草芥,我还不能走。起码,在我能够重新出现于众人眼前之前,我不能走。”

白琅开口前半句的一瞬间,齐湛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跟着白琅已有三四年,这些年间经历了太多,多到他都忘了自己最初是何模样,他似乎变了很多,可唯一不变的是最初的那份恨。然而,为了这份恨,他逐渐将自己抹去。白琅也变了很多,可他,似乎又没变多少。

压下心中不断涌起的热潮,齐湛伸手抱拳躬身道:“属下明白。”

猜你喜欢

  1. 民国小说
  2. 架空小说
  3. 武侠小说
  4. 冤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