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乐乐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绝色毒妃:皇叔放肆宠

更新时间:2019-02-10 10:41:39

绝色毒妃:皇叔放肆宠 连载中

绝色毒妃:皇叔放肆宠

来源:微小宝作者:七宝宝分类:重生主角:秦长越楚凤歌

独家完整版小说《绝色毒妃:皇叔放肆宠》由七宝宝所编写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秦长越楚凤歌,书中主要讲述了:再活一世,她杀伐果断,冤仇尽报,想着此生再不谈情。天下人都把她当成杀神,当成满身血腥气的妖孽。到最后,绝色皇叔拍了拍床榻,“长越,上来暖榻。”一夜春宵,她咬牙,“我杀了你!”他挑眉,轻揉她的腰,“夫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不是小孩子了,殿下别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还有,”秦长越扫了曹广德和曹襄誉一眼,“曹襄誉胆大包天,竟然敢派人绑架我弟弟,这事,我绝对不可能轻易翻篇,曹襄誉平日里和殿下关系极好,殿下还是不要掺和这件事比较好,免得到时候,有人会怀疑,殿下也和这事有关,急着保出曹襄誉,免得他供出殿下来。”

楚天阔的脸色有几分难看。

“阿越,你是在怀疑我吗?”

楚天阔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像是被秦长越一句话伤透了心。

“阿越,多年情谊,你竟然这样怀疑我吗?”

“我没有。”秦长越仰头看楚天阔,目光丝毫不闪躲,嘴角微笑却带了几分寒意。

还是楚天阔先躲开了秦长越的目光,“阿越,你的话,让我难过了。”

“殿下如果过多参与,我也会很难过。”

“阿越,我是为你好!”楚天阔抓住了秦长越的胳膊,“你如今怎么这样不听劝!”

重生之后每一次和楚天阔的接触,都让秦长越觉得恶心。

她几乎快要忍不住拔刀杀了楚天阔的冲动。

但是还不能,她还不能打草惊蛇。

在楚天阔的认知里,自己现在应该还是他的好兄弟,样样都听他的,绝对不会这样驳逆他。

秦长越低头,将全部的神情都敛在自己的眸子里。

“阿越,不要闹了,好不好?”

楚天阔又柔声道。

秦长越点了点头。

楚天阔温润一笑,抬手就要去摸秦长越的头发,却被秦长越偏头躲开。

“三殿下!”

还不等楚天阔对秦长越说点什么,后头忽然有人喊了他一声。

楚天阔转头,见赵沉鱼正敛裾朝着他笑,一时间有几分尴尬,赶紧看了秦长越一眼。

秦长越却没有什么反应。

“秦长越!你做的好事!”

赵沉鱼咬碎一口银牙,小碎步跑了过来。

她停在楚天阔面前,抬手拢了一把头发,羞答答看着楚天阔。

“小女见过殿下,小女听说表哥出事,着急忙慌就过来了,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殿下,实在是好巧。”

赵沉鱼说着,面上便浮现起几分红晕。

要说前世的事情,其实也和赵沉鱼有几分关系。

赵沉鱼一直喜欢楚天阔,虽不知道秦长越的女子身份,但是却十分见不得她与楚天阔日日厮混在一起,且楚天阔还对她格外好。

她一直觉得,是秦长越勾引了楚天阔,才让楚天阔昏了头,对她一个男人如此上心。

所以明里暗里,也给秦长越使了不少的绊子,最后傍上楚天阔,眼见秦长越赴死,也颇有几分小人得志的样子。

只是秦长越对赵沉鱼却没多少恨意,她很讨厌这个女人,但是这个女人,还不配做她的敌人。

“秦长越!你胆敢绑了我表哥,还伤了他,你好大的胆子!”

秦长越懒懒看了赵沉鱼一眼,连话都不想和她说。

“秦长越!你这是什么态度!”赵沉鱼冲着秦长越吼了一句,再看向楚天阔的时候又是一副娇滴滴的样子,“还请殿下为小女的表哥做主啊!”

楚天阔微微往后避让了一下,不叫自己和赵沉鱼显得太过于亲近,然声音却是十分温柔,“你放心,阿越不是那样的人,她也只是太过于担心自己的弟弟而已,一场误会,本殿已经同阿越商量好了,她马上就会放了曹公子的。”

“一场误会?”赵沉鱼狠狠剜了秦长越一眼,“一场误会她就把表哥折磨成这样,在京城,天子脚下她都敢这样无法无天,以后还不知道会什么样子呢!殿下万万不能轻饶了她!”

秦长越随手摸过一个茶杯来,慢慢摩挲着。

楚天阔赶紧往旁边挪了挪,挡在赵沉鱼的面前。

秦长越的习惯他是知道的,素来是捏碎了杯子,就当暗器用。

“阿越,她到底还是个姑娘……”

要是破了相,恐怕她爹又要带着她来自己面前哭了,吵得人头疼。

秦长越没说话,只抬了抬手,下一秒,绑着曹襄誉的那根绳子直接断开,他跌在地上。

“三殿下,我是卖你面子。”

“秦长越,你有本事就杀了老子!”曹襄誉趴在地上,自觉毫无脸面,又叫骂一声。

“你当真?”

清冷的声音伴着雪花一起落在曹襄誉头顶。

秦长越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既然曹襄誉一心求死,她也不会客气。

赵沉鱼在旁边尖叫了一声,死死闭上了眼睛。

曹襄誉也嚎叫了一声,秦长越的长刀却没有如约落到他身上。

赵沉鱼缓缓睁开一只眼睛,面上忽然没了血色。

“殿下,你受伤了!”

鲜血顺着楚天阔的手滴滴答答落了下来。

他赤手握住了秦长越的刀。

秦长越眸子猩红,转瞬却又想到,自己此刻该表露出来的不是痛快而是惊惧。

“殿下!”

楚天阔往旁边一步躲开了扑过来的赵沉鱼,同时也缩回了自己的手避免秦长越的触碰。

“阿越,你过分了。”

楚天阔的眸子里满满都是哀伤。

如同被自己最心爱,最看重的人背叛。

可是楚天阔,你知道真正被背叛,是什么滋味吗?

“阿越,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

楚天阔痛彻心扉开口,带着赵沉鱼和曹襄誉离开。

秦长越站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望着楚天阔留下的血迹发呆。

张清成缓声开口,“将军,总是曹襄誉错在先,您何必非要动用死刑。”

秦长越笑了笑,没说话。

如今皇上病重不理朝政,她不动用私刑,难道要告诉楚天阔,然后看他假模假样地和稀泥?

“你这几天派人,每日往三殿下那里送点东西,就说本将知道错了,十分伤心,无颜去见他,连去四日,若他都无回应,第五日就不要去了。”

当没有了爱情,算计这种事,便是手到擒来。

“银票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都换成了散碎银两,甚至还有铜钱。”

张清成也摸不清楚天阔这是要做什么。

“而且都是分批分批去换的,先去一家钱庄兑换成小额银票,又去了其他的票行换成碎银子。”

这些碎银子的去向,就不好查了,还需要一段时间。

“楚天阔帮了曹家这么大的忙,曹广德不可能一点表示都没有,你去查查看,曹家有没有给他好处。”

张清成一一应下,又道:“将军,楼兰的使臣不日就会抵达京城了。”

楼兰的使臣?

是了,自己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前世楼兰的公主来到楚国,意欲和亲,当时她看中的是楚天阔,但是楚天阔为了自己,硬生生是回绝了。

前世的楚天阔,真的伪装得很好。

不过她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虽刁蛮了一些,但和自己没什么交集,来与不来,都没什么干系。

最重要的还是两件事。

伏击楚凤歌的那伙流寇,到底是什么人。

楚天阔要这么多银子,又是想要做什么。

秦长越和楚天阔前世到底也是爱人,如今对他毫无感情,自然是能拿着自己对他的了解极尽算计。

前四日,张清成都按着她的吩咐将东西送到,前两日的直接被楚天阔给扔了出来,后面的虽则收下,可是毫无表示。

甚至张清成都说秦长越病了,楚天阔也没有说要来看一看。

第五日张清成没有去,楚天阔未置一词。

第六日楚天阔终于坐不住了,亲自来了秦府。

张清成跑来告诉她这个消息,秦长越赶紧将手边的汤药一饮而尽,尔后坐在桌边,狠狠咳了几声。

“阿越,你怎么病成这样!”

楚天阔推门而入,满面担忧。

猜你喜欢

  1. 宠婚小说
  2. 豪门世家小说
  3. 女强小说
  4. 百合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