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乐乐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边城情侠

更新时间:2019-02-26 16:39:35

边城情侠 连载中

边城情侠

来源:快阅联盟作者:千喜弘分类:武侠主角:羽飞

小说主人公是羽飞的书名叫《边城情侠》,是作者千喜弘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雨霖铃不知母亲好好的何以忽然动怒,嘟起小嘴咕哝道:“输便输,这样的蠢男人谁希罕!” 董彩娱敛容正色道:“谁希罕?女人希罕!女人的美不给那些蠢男人瞧,难道还留给女人自个儿瞧不成?女人要到了自己的美只自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卷满彩艺院的秘密第一章福兮祸兮(四)

羽飞眼中含泪,幸福、感动的浪潮澎湃心间,一时不知说些什么,心中想道:“有了铃妹,我还要什么?上天已予我最大的恩宠,我什么也不要了,便用世间所有的珍宝来换,我也只要铃妹。”

董彩娱又道:“你铃妹现时艺业尚且不精,总还要勤加演习,须得一两年后艺业精纯,才好与你圆房,因而你与你铃妹仍要以礼相处,不可坏了礼法,你可要记住了。”羽飞频频点头,且喜且惶,含泪应允。

羽飞心中一直视义妹如神祀,除却对义妹的爱与恋,哪怕一点的非份之想羽飞都觉是对义妹的亵du。义妹的绝世姿容让他自惭形秽,一切的妄想都在义妹艳美的光辉下萎缩,董彩娱既许姻约,羽飞只有感恩惊宠,心里只愿更把义妹当神敬奉。

当下羽飞和雨霖铃双双拜过董彩娱夫妇。董彩娱又命两人自去后堂祖宗神位前上一柱香,拜谢先祖。羽飞依言携了雨霖铃去后堂。莫好音望着两人双双身影呵呵而笑,董门弟子的心却在嫉恨中灰死。

一样的曲折廊檐,一样的深深庭院,曾经留下过羽飞多少孤寂独影,又有过羽飞多少睹景伤情黯然心境,今夜却如天宫仙阙。羽飞身子轻虚如驾云霓,义妹温软的小手握在他掌中,她香腻的体香更让他如饮醇酒,当真是人如花,心如醉。羽飞真愿这回廊庭院永没尽头,他就这样携了义妹一辈子走将下去。羽飞似在梦中,一切都是那么漂渺,唯一真实的是掌中义妹温软的小手和心头浓得化不开的幸福。

一切便都似在梦中进行,当羽飞与雨霖铃双手相执,四目交投相互痴望时,两人己是在一锦铺绣设的精致华美小室中。红红的烛光洒出一屋温馨,眼前的美景佳人让羽飞沉醉,他痴痴看着义妹娇美如花的俏脸喃喃低唤:“铃妹!铃妹!”,雨霖铃眸中情思涌动,娇艳的红唇发出梦样的轻唤:“羽飞哥哥??”,她娇软的身躯已软软地偎在羽飞怀中。

羽飞瞧着义妹酡红如醉的俏脸,一股莫明的燥动在全身涌动,心分外跳得厉害,雨霖铃已让他情难自禁。羽飞不敢再与雨霖铃含情蓄爱的目光相视,他快要克制不了自已。雨霖铃甜腻的声音却仍送入他耳中:“羽飞哥哥,铃妹美么?”羽飞喉头干涩,发不出声。他只感到义妹温软的双手攀上他颈脖在他身上缓缓游移,那双小手此时便如两团燃烧的火焰烧灼着他的肌肤,他感到周身热灼似要焚为灰烬。

雨霖铃偎在羽飞怀中,嗅着他男人的体息,迷迷醉醉中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火狐,长久的蛰伏让她渴望一场猎人的追搏,渴望勇猛的猎人在森林中追捕她至筋疲力尽,然后她便倦在猎人脚下让他用他的弓箭把她射杀。她愿意这样死在强悍勇猛的猎手箭下,她己看到了猎手彪悍的身影,她炫耀着她华美的毛皮向猎手挑战:来呀,来用你的弓箭射杀我。她口中如梦如幻地轻轻低语:“羽飞哥哥,铃妹的心你还不知么?现下只有我们俩了,铃妹是你的,你不懂铃妹的心么?”

羽飞只觉得心尖上有一双小手在轻轻触弄,囚于他心中的那个巨魔却快要破出了。羽飞惊慌恐怕,挣扎般无力地想着:“我要完了,我要毁了义妹了。”蓦地脑中现出董彩娱冷严的脸,机伶伶打个寒噤,猛地推开雨霖铃,惶恐羞惭语无伦次地道:“铃妹,我我”,雨霖铃温腻的双手又灵蛇般游上他胸膛,腻声道:“羽飞哥哥,你什么也别说,铃妹只要你要你”,她腻语如呻似吟,荡人心魄。

羽飞惶然难拒,情急下结结巴巴道:“铃妹,你你要花儿戴么?我我去街上去街上给你卖枝花儿好么?你会喜欢的。”说罢推开雨霖铃软蛇样的双手逃也似的奔出房门。他怕在那温馨的小屋中再多呆一刻自已便会发疯屈于心魔。

雨霖铃双颊红灿如朝霞,怅怅地望着羽飞背影,目光中满是怨恨,终忍不住发狠骂道:“没用的东西,中看不中用的蜡枪头,往后还能指望你么。”发一回狠,发一回呆,方怏怏的转回歌楼。

羽飞心慌意乱,不敢再回转歌楼,径出了艺院,在艺院门口呆立良久,惭惭宁定心神。回思方才情景,又愧又惑,暗自叹息了一回。此时再怕见着雨霖铃,便慢慢穿过一条长长的胡同,拐下河街。

时已中夜,清凉的月光照在河街的青石板街面上,沱河的水波上,一片柔和宁静,河街吊脚楼下泊着一溜一溜的船篷,汩汩的沱河水在月光下静静地流淌。羽飞往日聊寂,常自一人坐在河边,看对河的白塔青山,塔畔林中常有美丽的苗家姑娘对唱山歌,那美妙的歌声常带着他的思绪飞得很远很远,有时他便静静地看着河边苗家姑娘洗衣戏水,看清澄的河水从她们白腻如脂的脚边指间流过;看河船上水手船工驾船吆喝。那朴朴的乡语,青翠的远山,清澄的沱河水,美丽的苗家少女,让他的心宁和澄静,他常常在河边一坐便是一整天,直到日暮才回艺院。

此际河街万赖俱寂,只从河街的吊脚楼河滩的船篷里透出柔柔的油灯晕光和隐隐的欢语笑声,街上更无行人。羽飞沿着河街信步而行,渐过跳石桥而至街南,遥遥可见下河岩湾野鸭窠一带灯火烛天,欢声隆隆。

原来这边城内接苗疆,外依南长城,为苗汉相接之地,苗疆虽是大唐疆域,但朝庭对苗疆实行苗人自治之法,固苗疆实则是国中之国,城外便驻有数千大唐军卒。苗疆虽是边僻之地,但苗民不似汉人拘于礼教法防,民情淳朴,苗民放达不羁,无有功名之心,利禄之念,只与醇酒歌舞、山林流水为伴,怡然僻居,自享天年之乐,一时羡煞那些于功名利禄中熬拼的汉人。

这边城风情更又独具魅力,与中原大异,便引得许多文士游侠往来觅览寻游,一享抛脱樊篱之快。更且边城不似中原城府夜间宵禁,诸多禁锢,居民自可无所拘束,肆情欢乐。数千戍边汉军,无数寻梦游侠,都是放纵不羁之人,更有那江湖浪子,三教九流之众,一时云聚于这边僻小城,竟在下河岩湾野鸭窠一带形成一处繁华热闹所在。羽飞此际遥见岩湾灯火,心念一动:“常听人说下河岩湾多外乡过客,热闹非常,还说是什么自在天堂,说不定有什么好玩物事,我去给铃妹卖了来,也好叫铃妹欢喜。”

猜你喜欢

  1. 轻松爽文小说
  2. 青春小说
  3. 贵族小说
  4. 逆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