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乐乐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女神的豪门弃少

更新时间:2019-03-14 15:17:20

女神的豪门弃少 已完结

女神的豪门弃少

来源:掌文作者:浪不语分类:都市主角:凌昊

小说主人公是凌昊的小说叫做《女神的豪门弃少》,本小说的作者是浪不语倾心创作的一本社会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凌昊是一个豪门弃儿,活得不如一只蝼蚁,拜金女友也离他而去。同学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凌日天”,曾经你们瞧我不起,如今让你们高攀不起,莫欺少年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凌昊往前走了几步,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意,他突然转过身来……

余馨猝不及防,惊叫一声,双手护在胸前。凌昊渐渐逼近,两只手隔空抓来抓去,但他的眼睛却是闭上的。

"小姐,我可是闭着眼睛呢,啥也没看见。"

余馨这才回过味来,凌昊这是在耍着她玩呢!她生气的嘟起小嘴,舀了一瓢水泼到凌昊头上,凌昊顿时变成了一只落汤鸡。

凌昊冷不丁打了个激灵,睁开了眼睛,大好春光尽收眼底。余馨脸颊绯红,娇嗔道:"你说谁是小姐?!流氓!"

"千金大小姐,简称小姐,我没说错啊!"凌昊赖皮一笑,将她身子看了个遍。

余馨抓起肥皂扔过去,正好击中凌昊的左眼,上面沾着的一些肥皂泡沫进入眼中。凌昊赶忙用手揉搓,越揉越痛,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余馨咯咯地笑起来,笑得花枝乱颤,竟然都忘了用手去遮挡洁白的身子。

这时,凌昊一不小心踩到那块肥皂,脚下一滑,整个人顺势扑到余馨怀里,两只手抓住了两团,他的嘴唇也无意间吻上她的香唇。

两个人的大脑都瞬间短路了,面面相觑,周围的一切仿佛都静止了,只剩下两颗心脏触碰的声音。

她浑身散发着处子幽香,灵动的双眸秋波流转,她像一只受惊的小鹿,在他身下扭动。即便是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也让他心旌摇曳,迷醉不已,心中燃起一团熊熊**。

有那么几秒钟,他差一点就把持不住,冲破最后的防线,干出傻事。

"我……我真不是故意的,那块肥皂太特么会玩了,就知道调戏我这样又老实又专一的宅男。"凌昊眯缝起左眼,眼皮红肿,突突跳动,因为又痒又痛,泪水顺着眼角淌下来。

"那你还不赶快把手拿开!"

凌昊好不尴尬,此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马上把手缩了回去。

两人四目相对,看着凌昊受伤的左眼,余馨说不上是愧疚还是心疼,反正不忍心再责备他了。

"一定很难受吧?我帮你吹一下。"

凌昊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啊?这也太直接了吧!难道她清纯的外表都是装出来的,其实是个老司机?

"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别动,赶快吹完了,还得去吃饭,肚子都饿扁了。"

说着,余馨凑过来,翻起凌昊左眼的眼皮,往眼睛里轻轻的吹气。

凌昊一脸懵逼,原来是……不过被她一吹,眼睛里清清凉凉的,感觉很舒服。

……

院子里飘荡着农家饭菜独特的香味,用柴火烧出来的饭菜别有一番味道。

也许是吃腻了山珍海味,也许是真的饿坏了,余馨食欲大增,风卷残云,把桌上的饭菜吃得干干净净。她打了个饱嗝说:"我还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山村野味多得是,比这好吃的东西多了去了。你在这儿多住几天,保准让你乐不思蜀。"凌昊被一堆债务搞得焦头烂额,也没什么心情吃饭,就坐在一边看着余馨用餐。

余馨那身脏衣服脱下来后,就被她随手扔进水盆里泡起来。不用猜也知道,这位千金大小姐肯定不会自己洗衣服。她又没有换洗的衣服,凌昊就拿了一套自己的衣服给她穿。

她把那套大尺码的男士服装往身上一套,松松垮垮的,看着像个小丑。

"昊哥哥,你先借我五万块钱,明天我去买几件衣服凑合着穿一穿。你看我那一身装扮,就知道我家里很有钱,等你帮我恢复记忆后,我会双倍,不,十倍奉还!"

凌昊吓了一跳,心想这小妮子家里头难不成是开银行的?五万块钱随随便便买几件衣服,这可是一个农村家庭差不多两年的收入。

她到底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不记得自己叫什么,来自哪里,爹妈是谁,却记得一定要买高档奢侈品。女神的世界真是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

"你看看我值不值五万块,要不你把我收了吧。"凌昊嬉皮笑脸的说,"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我在外面欠了二十多万的高利贷,那些家伙都是亡命之徒,你住在这里,我可不敢保证你的人身安全。所以,没事千万别到处乱跑。"

余馨悻悻地说:"看来我是指望不上你这个大穷人了。你说的那个什么追魂十三针,真的能帮我恢复记忆吗?"

"可以一试,但我没有十足的把握。"凌昊一边替余馨看相,一边说,"你两眉中间的印堂有颗浅痣,这说明你出身富贵之家,左眉中间隐藏着一颗美人痣,这也是旺夫之相。鼻子是财帛宫和疾厄宫的合体,财帛宫掌管财运,疾厄宫能反映出一个人的健康状况。你的鼻子生得很好,这辈子应该都不会为钱而发愁,不过疾厄宫笼罩着一层黑气,而且这层黑气越发浓重,看样子你所中"七杀魂"之毒至少有五天了,再不下针医治,七天一过,即便华佗在世,恐怕也回天乏术。"

余馨紧张的说道:"那你还等什么,快给我下针吧,我不想死啊!"

"这追魂十三针,顾名思义,就是十三针全扎上,便可起死回生。像你这种情况,就算用不了十三针,也得给你扎上八九针。有几个穴位……"

凌昊趴到余馨耳边窃窃私语一番,只见她又面生红晕,羞涩的低下头,沉思片刻后说:"今晚都被你给看光了,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说着,余馨宽衣解带……

凌昊面对的是一件冰清玉洁的艺术品,他尽量压制住自己的欲望,不让自己心猿意马,专心下针。

他把爷爷留下来的那个老药箱拿来,从箱中取出一个鎏金铜盒,盒子里装着十三根长短不一的细针。

他在余馨身上的几个重要穴位:头顶百会、鼻唇沟人中、两乳之间膻中、脐下丹田、小腿三阴交、足底涌泉、后脑玉枕、背部夹脊,以及其他几个私密……都下了针。

轻轻捻动细针,治疗了大半个小时,把针取下,余馨忍不住吐了一口黑血。凌昊通过观察面色发现,一次治疗虽有成效,但也只是抑制毒素扩散,后续的治疗还需要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

不过,余馨的小命算是保住了。余馨脸色苍白,气血亏损,需要好好休息。

屋里只有一张双人木床,凌昊让余馨和乐乐睡在床上,自己跑到客厅打地铺。

离开卧室前,余馨欲言又止,但她还是忍不住问道:"昊哥哥,家里就剩下你和乐乐了吗?乐乐的妈妈……"

凌昊"啪"的一声把灯关了,带上房门出去,用这种粗鲁的方式警告她以后再也不许问这个问题。

在他心里,那个女人早就死了。

"真是个怪人……好了啦,伦家以后再也不打听你的隐私就是了。"

"碎觉!"

睡到半夜,凌昊听到乐乐哭了两声,这是尿床预警,他几乎是条件反射似的从地铺上翻身坐起,走进卧室,打开了灯。

只见乐乐睡得很香,依偎在余馨怀里,一只小手抓着余馨的高峰,嘴巴凑近了,做出要吃奶的动作。

乐乐是梦见了妈妈,还是把余馨当成了自己的妈妈?

那一刻,凌昊既感到无比惊讶,又觉得好心酸。

灯灭,月光洒在窗台上,他安静地站在那里,聆听着她们均匀的呼吸声。

……

翌日,吃过早饭,凌昊把乐乐的一些衣服,连同余馨换下来的那身脏衣服一起洗了,晾在院子里的一根铁丝绳上。

到了下午,衣服晒干了,余馨才换上,但她只有这一身衣服可不行,凌昊就想着带她去镇上的超市买几件衣服。

刚要出门,凌昊从敞开的门缝看到对面街道边停着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和一辆宝马X7。

从车里下来六个穿黑色西装的年轻男子,簇拥着一个贵妇人向凌昊家的方向走来。

那几个男子体魄强健,表情冷酷,全部黑超遮面,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显然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保镖。那个贵妇人约莫五十岁左右,虽已是人到中年,岁月的风霜却并未在她脸上留下太多痕迹,看得出她年轻时定是个美人胚子。

凌昊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不会是绑架余馨的那伙人找上门来了吧?看这架势,也太高调了,那女人举手投足间霸气侧漏,明显是个富婆。

即便是和绑架有关,也应该是幕后雇主,可是哪个雇主会傻到亲自出马,还大白天私闯民宅。

为了保险起见,凌昊让余馨带着乐乐,先去西厢房的粮仓躲起来。

贵妇人走到大门口,吩咐道:"你们四个守在外面,让阿龙和阿彪陪我进去就行了。记住,我没出来之前,不许放任何人进来!"

"是,夫人!"那四个保镖齐声答道。

阿龙和阿彪应该是贵妇人的左膀右臂,也是那些保镖的头儿。

贵妇人看上去淡定自若,从她的眼神中也能看出这是个精于算计,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女人。

不过,她仍然有点紧张,因为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那个人,她亏欠他的实在太多。

而她又不能不来,半年前她已经失去一个儿子,身为龙城首富的丈夫穆云又得了一种罕见的怪病。医院已经下了好几次病危通知书,甚至让穆家人随时准备后事。

当年她是以小三的身份上位,穆云跟前妻生有一个女儿叫穆瑶。穆云在外面还有一个私生子叫穆雷,她视这两个孩子为眼中钉肉中刺,将来要想执掌穆氏集团,就必须认下那个被她抛弃了二十三年的亲生儿子。

这也是她最大的筹码!其实从两个月前开始,她就已经在暗地里调查凌昊,还趁凌昊去理发店理发时,偷偷收集了凌昊的头发,拿去做DNA亲子鉴定。

比对结果显示,凌昊确实是穆云的亲生儿子。穆云恐怕时日不多了,她索性跟丈夫摊牌。当年嫁给穆云后之所以没回来认下凌昊,一是因为又生了一个儿子叫穆鑫,二是因为她有不得已的苦衷。

穆云因为在外面背着老婆找了小三,还有了私生子,自知理亏,夫妻间便达成协议。只要凌昊愿意认他这个爸爸,立遗嘱时遗产自然也有凌昊一份。

这可是贵妇人所有计划当中最关键的一步,她必须认下凌昊,但也必须将他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

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凌昊心里一定对她有极大怨恨,想让儿子心甘情愿认下她这个妈妈,并非一朝一夕的事。

但她相信在这世上只要有钱,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凌昊一个人带着女儿,在外面又欠下了高利贷,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阿彪上前敲了敲门,阿龙观察到贵妇人的表情有点不自然,马上递了一根女士香烟过去,并给她点上。

贵妇人抽烟的姿势很优雅,但其实是通过这种方式来缓解压力。

凌昊觉得这些陌生来客可能来者不善,所以他也很紧张。但他还是硬着头皮去开了门,把那三个人领进堂屋。

凌昊发现,从一进门起,贵妇人的目光就没从他身上挪开过,这让他更加紧张了。

进了屋,贵妇人立刻拿出一张名片和一份亲子鉴定证书,放在桌子上。

凌昊捡起名片一看,上面印着"王淑芬"三个字,而这个贵妇人还是穆氏集团的代理总裁。

在龙城,说起穆氏集团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凌昊心里打起了锣鼓:龙城首富的老婆登临寒舍,不知所为何事?

他又拿起那份鉴定书,翻开一看,顿时惊呆了。上面的鉴定结果是,凌昊与穆云、王淑芬夫妇竟然存在血缘关系。

他警惕的打量着王淑芬,发现自己跟眼前这个女人长得确实有几分相像。

此刻,凌昊心里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心说难道龙城首富真的是我亲爸爸,眼前这个女人真的是抛弃了我二十三年的……

不!不!这怎么可能?!

我还记得,半年前王淑芬的儿子穆鑫赛车时意外身亡。穆鑫可是穆氏集团掌门人穆云指定的接班人,他的死在当时是一条爆炸性新闻,龙城电视台还直播了事故现场的惨状。

如今她突然跑来告诉我,说我是她的亲儿子,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阴谋呀?!

王淑芬好像猜透了凌昊的心思,她深深地点了点头,哽咽道:"小昊,我就是你的亲妈妈!"

猜你喜欢

  1. 搞笑小说
  2. 宠婚小说
  3. 灵异小说
  4. 历史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