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乐乐文学网 > 小说库 > 历史 > 泸州恨

更新时间:2018-09-03 16:01:06

泸州恨 已完结

泸州恨

来源:掌读联盟(女)作者:西翎玖分类:历史主角:灵犀穆彻

火爆新书《泸州恨》由西翎玖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灵犀穆彻,内容主要讲述:一个是拥兵天下的军阀,一个是惨遭灭门的将门遗女,一段前尘往事的爱恨纠葛…… 乱世里的儿女情长,两个至情至性之人的生死相依。 “踏出这一步,这天下可就都是你的……”身陷囹圄时,她带着那十座城池的契约在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们来时是坐了马车来的,回去的时候已经不早了,就叫了辆黄包车,等到匆匆赶回燕子戏楼时,夜色已经是清明如水的时候了,带着一两点星光耀在那天空之中,说不出的静谧。

与往常不同的,今日都这个时候了戏楼前的灯笼还是亮着的,大门也远远的敞开着,像是在等待什么似的,门口的小楼和小青都战战兢兢的立在门口,在黄包车还远远停在门口的时候,惴惴不安的目光就已经向着她们投来。

“我的姑奶奶们……你们怎么现在才回来啊,师傅已经在里面大发雷霆了!”小楼在她们走近的时候,赶忙冲上来,急道。

兰若闻言有些紧张的看了灵犀一眼,转而又对小楼道,“你胡说!我们出来时,我可是跟父亲打过报备的,他怎么可能发怒?”

小楼的眼神突然往那四周瞅了瞅,然而压低声音道,“是那江副官家的少爷又来提亲了……师傅心里也烦啊。”

灵犀闻言心里也明了了几分,她虽来这里仅仅有月余,但是那江副官家的二公子江横远仗势欺人的事儿倒是听了不少,这江家在北安虽不是什么名门大户,父亲也不过是个司令手下的副官,可有一点,北地总司令张令辉膝下无一儿半女,而江三小姐性情淑均自来甚得总司令喜爱,遂认其做了干女儿。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在这北地,这二公子自然也就仗着妹妹的身份而肆无忌惮起来。却不想如今却看上了兰若。

“任凭他是个什么东西,也不该脏了我!我清清白白一个人怎么能嫁给他那样的……”兰若还未进戏楼,听见这话,就直接在门口气得哭怔起来。

“走,别在这儿说,我们先进去。”灵犀见她在门口哭的越发的止不住,心里也乱,却也顾及着在戏楼外恐被别人听见,于是慌忙拉着她的手就往门里带。

戏楼的厅堂里,茶碗碟子被摔得粉碎,一地的瓷碎片。灵犀她们进去的时候,兰师傅正背对着门,背着手,看着祖师爷的牌位在发着呆……灵犀任凭兰若从她的怀里奔出去,扑向兰师傅的方向,不觉有些心酸。

“爹爹……”兰若抱着兰师傅眼泪就止不住的往外流。兰师傅回过头,浑浊的眼里有着看不清的情绪在涌动,目光却始终不曾落在女儿身上,而是落在了立在门口的灵犀的身上,良久,他慈爱的抚了抚怀中女儿的脑袋,“兰若,你先回房,我有话要同你灵犀姐姐说……”

兰若揉了揉眼睛,一双泪眼朦胧的看着的她的父亲,兰师傅缓缓地推开她,径直向着灵犀走去,“我们去书房,叶姑娘。”

灵犀点点头,跟着兰师傅沉重而又稳健的脚步一步一步往书房走去,灵犀来这燕子楼也是有些时日的,戏楼里的各处兰若也是带她去过的。唯独是这书房她从未进过。

兰师傅缓缓推开书房的门,里面尚未点灯,灵犀站在门口迟迟没有进去。直到那屋里的烛火亮起来,她才敢走进去。像是戏楼里其他的房间一样,都是早先年最古朴的陈设,梨花木的桌子椅子也都是旧式的,唯一不同的是,这里面最多的,也是最吸引人的是一幅幅女子的画像。

房间的中央,那幅画像里,一个穿着古典旗袍的女人在淙淙流水的小溪边凝眸浅笑着,她撑着一把十八骨节的油纸伞,那当是二十年前孟家纸伞的手艺制出来的。画像之中女人凝眸浅笑,一弯远山眉衬得她恬淡的不像这个世间之人,反而更带了几分不染纤尘的感觉。

未等灵犀将口中的疑惑问出口,兰师傅已经淡淡开了口,目光里带着对那些年头的怀念,原本就沧桑的声线里也带了一丝丝沙哑,嘴角却情不自禁的勾勒出一抹恬淡的笑意,“这是兰若的母亲,我当年娶她的时候,她才只有十九岁,那时候,她是整个北安最美的女人……却偏偏嫁给了我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唱戏的……你看她的眼睛,多干净,干净的就不像是这个世间的人。”他轻轻叹了一口气,良久,又道,“兰若也是这样的,像她母亲一样,是个多心的,七窍玲珑,恨不得一生都清清白白,干干净净才好……可是,这世间哪里有那么多的干净,在这乱世,人死了活了都是命,但作为一个父亲,女人最基本的干净我得要给她……”

灵犀抬了抬眼眸,静默不语。微微愣神之际,兰师傅已经“扑通”在她面前跪了下来,一向清高的师傅突然老泪纵横,灵犀慌忙道“师傅你这是做什么?”赶忙拉他起来,只听得他道,“自姑娘踏入燕子楼的那日起,我就知道姑娘并非常人,身份特殊,在南地定是有脉络的,若是那江少爷执意要娶兰若,还承望姑娘能把兰若安置到南地也是好的。”

灵犀微微蹙眉,“我自踏出上海那日便执意与南地断了所有瓜葛,让兰若去往南地怕是不成……”话虽是这般说,但她又继续道,“但世间之事,向来在于人为,总是能想出办法的,不至于说难办便不办了。”

“可是,还能怎么办,在这北地,如何也不会有人能够制得住江家的。”老师傅又微微叹了一口气。“可是北地不是军阀内部斗的相当厉害吗?那江副官既是张总司令的部下,那必定是少帅穆彻的死敌,难道穆家也不可以?”灵犀问。

兰师傅摇头,“你初来北地有所不知,那穆家少帅虽是爱寻花问柳,却是只痴心于那江家三小姐一人的,像这般,你说穆家会压制江家吗?”灵犀点点头,“原来如此。那师傅我且问您,江家二少前来的聘礼和婚贴你可收了?”

谈到这里,兰师傅不由得又是一声叹,“不收能如何?那些东西啊都被我在后院晾着呢。”灵犀点点头,沉静的眼里慢慢有了波澜,良久,才缓缓道,“既是这般,我大抵已经有了主意,师傅莫要再烦恼了,我有法子让江家自动退亲了。”

……

从书房踱步出来后,灵犀便去了兰若的房里,趁着红烛灯暖,将自己的主意与她一一说了后,见她也不再哭闹了,便安心的回房。

待到快吹灭蜡烛之时,只听得“咚”一声,一个木质的东西从袖口掉了出来,灵犀弯腰去捡,才忆起这是那只兰若为自己求的签,轻叹一声,见那签语缓缓展开,眉头却不由得一点一点的蹙了起来,橙黄色的烛火之下,那签上隐隐约约刻着,“失而复得,不是大吉反是大凶。求而不得,非是安生乃是劫数。曰下下签。”

脸色慢慢的变得有些苍白,转念灵犀又觉得好笑,自己何时开始信这些鬼神之说了,本是不必挂心的,于是她这样宽慰着自己,将那签随手放在抽屉里,便不去理会。但面色的沉重,却是没有削减半分。

猜你喜欢

  1. 穿越种田小说
  2. 穿越小说
  3. 职场对决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