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乐乐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八月兰城

更新时间:2019-04-13 12:01:55

八月兰城 连载中

八月兰城

来源:悠空网作者:无叶先生分类:短篇主角:唐默马潇潇

热门小说《八月兰城》由无叶先生所编写的短篇小说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唐默马潇潇,内容主要讲述:远涉重洋,孤负少年心。——唐默【以此书敬一年风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马潇潇毫无顾忌地坐在草地上,面对着我,微笑着。人间原来这么美的笑容啊,我终于知道了坠落的流星都去了哪里,原来落在了她的眼中。原来,书上说的没错,真的有人的眼睛可以像星星一样。

“喂,昨天不是让你等我吗,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很久!”

一阵拳头忽然向我砸过来,马潇潇怒不可遏的声音伴随着拳头雨落在我身上。一边打,一边骂,搞得我好像是那抛妻弃子的负心汉里离家出走又走投无路投奔糟糠之妻的渣男一样。作为一个有担当,有素质的新时代好青年,自然是只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了。

等她累了,喘着粗气依旧不依不饶地用那双美得要人命的眼睛瞪着我,一副你不哄我我绝对不会理你的样子。啊喂,你搞清楚诶,我和你不熟好不好?你做出这样一副模样搞得我真的欠了你什么似的。

“额……那个,我其实是等了你一会儿,但是你一直没下来,我以为你走了,所以我就自己走了。”

嘿嘿,真是佩服自己,把锅这么一甩,反倒是给她扣一个自己来的太晚的帽子。

真他娘的机智!

“哦~那你等了多久啊?”

两只贼亮贼亮的眼睛盯着我,盯得我浑身发毛。怎么感觉周围的温度都降低了好多呢?不对劲,不对劲,这句话一定得谨慎回答。难不成……她又返回来看到我离开了?应该不会吧……

马潇潇直勾勾地盯着我,似乎要是我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一定会给我好果子吃的模样。

“额,也就半个小时吧!”

我刚一说完,一个拳头就直接飞过来砸在我脑袋上。

“啊!你脑袋怎么那么硬啊,你是不是人啊你,懂不懂得怜香惜玉啊你!”

我……

一万只曹尼玛奔腾而过,还留下了一坨坨热气腾腾的懒羊羊专用发型。这什么道理,你打了我还说我不懂得怜香惜玉,这姑娘脑子有病吧!

“我!”

真有那么一瞬间我想要发火了,这人太奇怪了,搞得我跟她很熟似的。如果她没那么漂亮,我早就一顿胖揍,然后抛尸荒野。没办法,我就是这么现实,面对美色就是如此地从容淡定。

“你什么你,你还委屈了是吧,你还觉得我冤枉你了是吧,我让你等我你不等我就算了,你还给我撒谎,你说,你是不是该打!”

马潇潇一顿臭骂,然后气鼓鼓地指着我,看样子是不会和我善罢甘休啊!诶,不对,她怎么发现我撒谎了的?不行,她肯定在诈我呢,一定不能上了她的当。

哼!跟小爷我斗,再修炼一千年吧,老子可是大乘期的高手,你一个筑基境就算了吧你!

“什么啊,我明明就等了你半个小时好不好?是你自己太拖拉了,你还怪我!”

这个时候,必须得表现得强硬一些,跟我玩儿,我玩儿死你!脸不红,心不跳,必须得表现得我特别吃亏但是又不计较。

又是一通胖揍,这次马潇潇学聪明了没有打我头,而且背上,肩上,手上,没有哪一处没有被她问候的。

“你还狡辩!”

她好像是有些生气了,没有那么吵吵闹闹了,安安静静地坐在那儿,沉默着看着我,为什么她要那么失望?她没有动手打我了,就坐在我的对面,只需要跨一步我就可以到她的面前,然后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有一种直觉,如果我过去的话,一定会取得她的原谅。可是凭什么呢?我根本就跟她不熟,一切只是来自于她的容貌而已。

所以,那又如何呢?

我忽然间有些兴奋,一种病态的兴奋,一个漂亮姑娘快要被我弄哭了,我在心里忍不住笑意,这是一种快感,甚至是可以和***一样令我躁动。

我冷冷地望着她,嘴角不自觉冷笑,空气忽然间冷了下来,巨大的乌云遮住了太阳,突如其来的凉意让我手臂上起了鸡皮疙瘩。

“你变了,你以前从来不撒谎的!”

她站起来,居高临下地注视着我,我看不清她的脸,就跟她出现的时候一模一样。心脏像是被一只手死死地捏着,忽然间有一种哽塞的错觉,令人难受,有什么东西在离开了我吗?我尽量与马潇潇对视,毫不退缩,尽管脖子有些酸了。然后我站了起来,马潇潇比我矮了些,所以这个时候她必须抬头才能与我对视。

只是那么几秒钟,她同样报以冷笑,冰霜就是在那一刻爬上了她的双眸,冻结了所有的星辰光辉。我能够感受到马潇潇在压制着什么,那双眼睛,还是那双眼睛,慢慢地变得模糊,被水雾取代,而这个倔强的姑娘仍旧努力地克制着。

不得不承认,那一刻我动摇了。

只是那么一瞬间而已,谁也没有说话。最后她只是留下了一句话,努力地保持着不让音线有丝毫地颤抖。

“我对你很失望。”

失望什么?你曾经对我有过希望吗?

注视着她的背影,宽大的校服被风吹皱,纤瘦的身子仿佛随时会被风吹走,我忽然间有一种想要冲过去拥抱她的冲动。但仅仅是冲动而已,她是谁,而我又是谁?

你应该这样做的,马潇潇,我能够看得出来你的不平凡。你就想是童话里的公主,偶像剧里的女主。如果非要在里面给我加一个角色的话,或许我只是南瓜车的车夫,门禁岗的保安。

你做的很好,马潇潇。

尽管我现在很失落。

马潇潇走了,就给我一个背影,孤单而深沉。

我坚决地告诉自己,一定不要后悔。

下午我抱着书往毓秀楼走,现在正是下午上课的时候了,整个城兰中学给我一种熟悉的气息,走在熟悉而又陌生的楼道里,我看着每一个人匆匆与我擦肩而过。巨大的着装镜还摆在那里,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凑近了去看,想要知道我的眼睛了到底有什么东西,我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满满的血丝如同蜘蛛网一样密布我的眼白,看上去有些恐怖,这还是我吗?我摇头,不去纠结这个答案。

二班门口,门紧紧地关着,这给我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犹豫了一会儿,我还是轻轻地敲了敲门。里面有些吵闹,应该是有人在说话,像是在讨论。

我又敲了敲,静静地等待着有人给我开门。

约摸一分钟,心里那种不悦浓烈了起来,敲两次没有开门让我有一种被戏弄自己不受欢迎的感觉。自始至终,我没有主动推开门,我没有见到二班的任何一个人,我就站在教室门口,一直等到了下课。

我不明白我当时是怎么有那个毅力站在那里的,而我已经告诉了自己,无论如何,这间教室,我是不会再来了的。而我站在这里等的唯一的原因就是告诉他们的班长的抱歉,我不来了。

老子不乐意了,就这么简单。

有时候不得不说,这个世界真的很小,门开的一刹那,我下意识地和第一个出来的人对视,没想到她居然进了二班,马潇潇不是他山的吗?她也发现了我,匆匆瞥了一眼了一眼我怀里堆成一摞的书,快步走开,像从未认识我一样。

真好,我一点也不失落,真的,一点也不。

没人与我打招呼,也没人问我干什么,每个人都好像很匆忙的样子。我就这样站在这里,像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然而事实确实如此。

我确实无关紧要。

这或许就是我感受到的那种陌生吧,如果这是在一年前,这样的境地只是不会让我手足无措,无话可说。

马潇潇应该是去上了个厕所,回来的时候手是湿的,尽管她掩饰得很好,从我身旁路过的时候我还是注意到了她有意无意地往我这里看了一眼。

这是属于男人的第七感。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来,我不知道他们的班长是谁,怎么告诉他……

我脑子怎么那么不好使了,就好比我提着大刀去报仇,走到一半发现连仇家是谁都不知道。

高三的教室和我们以前的一样,在最顶楼五楼,从这里看下去正好可以看到四栋楼围成的一个四合院正中央的喷水池。里面的水已经不复从前那般清澈了,不知道那条被我叫做是太子的金色鲤鱼还在不在,不知道现在的高一学弟学妹是否还会喂它们馒头屑。其实好多东西都已经变了,看起来还是从前的样子,在这里生活的人每一天都在改变这座小城。

又上课了,我趴在走廊上,背对着教室,或许会有人来来回回注视着我吧,但仅仅是出于好奇。

我看一眼天色,红如血的夕阳在天边,七点了吧,第一节晚自习了呢。算了,我打算回去了,去哪儿不是去呢?

先去找杨伟他们吧,把书放他们那儿,再打打游戏什么的。

“唐默!”

有人在背后叫我,回头看到是曾老师,在二班门口正冲我招手,他旁边有一个微胖的姑娘。我小跑过去,说了声曾老师好,然后向他身旁的同学点头致意。

“你还没搬桌子过来吧?”

“我刚到呢,还没。”

我下意识说了谎,不为别的,只因为在这里傻傻等了半个多小时,敲了两次门而没人答应。

“哦,那正好,你先进去吧。”曾老师指了指教室的门,旁边那个女生狐疑地看了我一眼,随即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原来她是二班的,那么她刚刚一定是看到我了,难怪会这么看我。

“刚刚主任来电话说复读生不能去一二班,这样吧,书你先放在这儿,咱们去办公室谈。”

我把书放在走廊拐角的桌子上,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着的二班教室门,忍不住冷笑,不能去吗?原来真的不能啊,是吧,马潇潇。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职场对决小说
  3. 校园小说
  4. 都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