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乐乐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王妃难训

更新时间:2019-04-15 17:51:27

王妃难训 已完结

王妃难训

来源:奇热联盟作者:昨夜星辰分类:重生主角:段连鸢谢蕴

主角是段连鸢谢蕴的小说叫做《王妃难训》,本小说的作者是昨夜星辰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同父异母的妹妹陷害,渣男的残忍,孩儿的惨死,让她彻底寒了心,一把大火将她烧的干净。她带着恨意重生,这一世,她不再善良,不再猪油蒙心,誓要将那些虚以为蛇的亲人打入十八层地狱。面对渣男的的再次追求,她默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乔淑惠母女前脚刚回府,段云华后脚就到家了。

“将所有人请到主院!”一进门,段云华就对着迎接的老管家一声喝斥,脸上阴云密布,看起来是怒发冲天。

整个段府,也因为段云华的怒意而显得压抑而沉寂。

很快,乔淑惠便带着段楚瑶来到了主院,紧跟其后的是苏姨娘和三小姐段碧岑以及向姨娘和四小姐段瑾瑜,原本是没有请老夫人的,但段云华闹得动静太大,硬是将她惊动了,老夫人陈氏由秦妈妈陪着也一同来了。

“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夫人一进门就喝斥了起来,虽说她没有出门,但在夏候家发生的风风雨雨,府里早就有人向她禀报了。

那四喜死了,也就死无对证了,可任谁都知道四喜可是乔淑惠身边的丫头。

段府夫人身边的丫头爬了段府姑爷的床,这事传出去,岂不是天大的丑事?

想到这里,陈氏的脸色越加的难看,一双仍旧精明凌冽的目光望向了乔氏,意思是让她给一个合理的说法。

段云华赶紧将老夫人扶到上座,递上茶水,乖顺道:“母亲,您怎么来了?您身子不好,这些事还是少操心些!”

段云华说这话,确实是出于孝心。

大齐以孝治国,百官当以孝为先,因此,几乎所有的男人都养成了愚孝的习惯,段云华也不例外。

可听在老夫人耳中,这话就变了味了,陈氏看了眼段云华,又看了一眼乔淑惠,自打嫡母孟氏病逝后,乔淑惠扶正,段云华几乎是对乔淑惠言听计从,夜夜宿在她的房里,原本这样宠爱,应该多子多福才对,可乔淑惠扶正这么多年了,就没有怀过孕。

这二小姐段楚瑶还是她做妾的时候生下的,因为她长期霸占着段云华,膝下又无儿,因此,老夫人心里早已对她不满。

“你是嫌我老了,管不了段家的家事了?”陈氏枯稿的大掌一拍,震得桌面上的茶盏哐哐直响,一口气哽在喉间,怎么也顺不过来。

段云华赶紧解释:“母亲,您知道儿子不是这个意思,这段家的事还是您说了算!”

听了这句,陈氏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喝下一口茶,等气顺了,目光又盯上了乔淑惠。

“母亲,妾身冤枉啊,妾身实在不知道怎么回事,夏候府的嬷嬷说是连鸢往后院去了,妾身怕出事,这才跟了去,哪知道去到后院竟发现四喜她……”爬了谢睿的床,后面的话乔淑惠哪里有脸面说出来。

她满面委屈,每说一句话,就哽咽一声,好像整件事中,她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一般。

段楚瑶也立即站了出来,柔柔的走到老夫人的身边,像以往一样趴在她的膝边,温顺的如同一只无害的小猫,加上她原本就生了一张碧月羞花的俏脸,想让人拒绝她的亲近,都有些难呢。

老夫人陈氏向来也是看中她,府中的子女也只许段楚瑶与她这般亲近。

“祖母,母亲的性子,您还不了解么?这事说是四喜的错,瑶儿倒更以为是……”话说到这里,她声音越来越小,好像有难言之瘾说不下去了,左看看,右看看。

陈氏见她欲言又止,心中好奇更堪,故,拍了拍段楚瑶的手背:“说下去,有什么事祖母替你顶着,只要你能说出个所以然来,祖母必定追查到底!”

闹出那样的笑话,若是找不出一个顶罪的,陈氏怎能甘心?

她嫁到段家的时候,当时的段家老太爷还只是个小小的秀才,如今儿子能爬到三品侍郎的位置,实属不易,她又怎能容别人破坏家风?为儿子的仕途抹黑。

段楚瑶的心里暗暗冷哼了一声,面上却仍装作十分的难以启齿,犹豫了好半天,这才鼓起勇气小声说道:“夏候家的嬷嬷说是见到大姐姐去了后院,然后谦王爷也去了……进的还是同一间房里,只是不知为何,找到的时候人就成了四喜!”

她故意搬出夏候家的人。

谁都知道,夏候家乃是京城三大家族之首,这事只要和夏候家扯上关系,老夫人就算不信,也由不得她了。

再说了,夏候家的嬷嬷等同于段家的管家的地位,又岂能小觑?

陈氏倒抽了一口气,环视了一下屋子,发现段连鸢居然不在,她眉头一拧,心里也生出怀疑来:“鸢姐儿上哪去了?”

乔淑惠赞叹的瞧了女儿一眼,她生的这个女儿,不光是外貌出众,心机也是一等一的,最让乔淑惠得意的是她为人处事的圆滑,苏府上至老夫人,下至粗使婆子,就没有一个人不喜欢她。

人人都赞她美貌又善良,京城中的公子们个个都对她唾咽三尺,恨不得将她娶回家供着。

“这……”乔淑惠抬起头来,脸色比刚才更加的为难,似乎想为段连鸢遮掩什么。

段云华见她这副模样,也急了,忍不住催道:“你倒是说说鸢姐儿上哪里去了!”

他的话不是问话,而是直勾勾的肯定,似乎料定了段连鸢不会做出什么好事来。

乔淑惠心里早就乐开了花,要知道,段连鸢在府里一向不如段楚瑶的人缘好,要是让老夫人知道她居然勾引谦王,段楚瑶再去哭诉一番,说不定谦王的婚事,段家会想办法推了,到时候太子那里一发话,谁还能议论这事件?

越想,她越是信心满满,垂着眼,细声细语道:“妾临走的时候找遍了整个夏候府也不见鸢姐儿的踪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会不会是谦王将她藏了起来……”

现在仔细想起来,她们冲进那厢房的时候确实没有好好搜过,而四喜临死前也似乎有话要说,会不会当时的段连鸢就藏在了房里,而她们居然被蒙混过去了?

这个想法让乔淑蕙后悔不已,是啊,她应该将那房里好好搜一遍的。

怪只怪当时的晋王来得太过及时。

听了乔淑惠的话,陈氏的脸色越加的阴沉了起来,若真是找不到人,又有夏候家的嬷嬷作证,那么……段连鸢倒还真是有嫌疑的。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武侠小说
  3. 职场对决小说
  4. 异世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