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乐乐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天下第一骗

更新时间:2019-04-20 14:22:00

天下第一骗 已完结

天下第一骗

来源:青墨云作者:潘乃飞分类:玄幻主角:洪少虎

主角是洪少虎的小说叫《天下第一骗》,它的作者是潘乃飞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洪家拳第九代传人洪少虎,以洪家拳及闭气功行骗江湖。却又被太阳系外的来客土豆控制,期间多波折悬念,又使英雄美女倒在他的刚拳柔舌神武功夫之下。上至父母君臣,下至黄发孺子,无所不骗,能骗就骗,想骗就成。跨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乾隆一行七人走出京城,直奔江南。

这一日,几个人来到山东境内,洪少虎与土豆见脱身的机会来了,两人使了一下眼色,洪少虎会意,对坐在茶馆喝茶的乾隆说道:“皇上,前面不知是否安全,我们先去探探路。”

御前带刀侍卫杨青说:“你们在这儿吃茶,我先行一步。”

“那我也得出去,我要上厕所。”

“快去快回。”

“好了,那地方让我多呆我也不干,味不好闻,没事打我去,我也不会去。”洪少虎说着,起身问了老板毛厕所在,大步而出。

好久,不见洪少虎回来。

大内高手俞松道:“这小子不是掉在厕所里吧!这么久不出来?”

乾隆已喝完茶,站起来要走。

土豆说:“你们等等,我去看看,怎么也不能让皇上等一个下人,要不你们先走?”

乾隆一挥手,对他道:“你们快去快来,天热了,到徐州再住。”

土豆去了好久,也不见回来。

乾隆一行人来到茶馆外面,再派人去找,不见了两个人的踪影。

难道他们掉在里面,淹没在厕所中?

几个侍卫骂着用棍去拨,人影不见,一只鞋也没有。

“这两个小子,一定跑了!他们见骗不了皇上,又怕回来后被骂被砍头,从尿道跑了!”

“不可能,他们两个人真有本事,你们身为大内高手,都没看出来?”

众人听乾隆这么看重他们,也一时不敢多言。

“杨青、俞松,你们两个赶快去找他们,我们在济南等你们,没有这两个人,一路上少了不少乐趣。”

杨青、俞松奉旨而去。

大千世界,人海茫茫,又去哪里寻找这两个精灵的影子?

洪少虎与土豆没有走到别处,而是来到泉城济南,他们走的是近路,因而,先乾隆一步赶到此地。

济南人称泉城。

泉眼大多分布在旧城区内,该地下面多岩溶溶洞,洞内储水丰富,因地势由南向北流动,遇火成岩而回流,与南来之水产生压力,遇有地下裂缝,即夺地而出,形成泉水。

城区内外,清泉涌流,水质恒温,洁净甘冽。

有关济南泉水记载,最早见于《春秋》鲁悟公“公济侯于泺,泺,即为趵突泉。”

郦道元《水经注》也有生动描述。金代有人立“名泉碑”,列举泉名七十有二,济南“七十二”泉之名遂流传于世。

泉水众多,不可胜数,历代诸家所记七十二泉水不尽相同,大致分为趵突泉、黑虎泉、珍珠泉、五龙潭四大泉群。

趵突泉群有趵突、满井、金线、老金钱、卧牛、黄牛(黄华)、柳絮、濑玉、螺熊、浅井、马跑、洗钵、白云、没水、东高、对康、钦虎、道村、白龙湾、围屏、登州、花墙子、杜康、青楷、浩少、灰地、北濑玉诸名泉及地名泉五处。

黑虎泉群有黑虎、玛瑙、白石、九女、琵琶、南珍珠、任泉、溪中、苗家、胤嗣、汇波、对波、金虎诸名泉及无名泉一处。

五龙潭群有静水、回马、洗心、古温、月牙、北洗体、东流、悬清、西蜜脂、醴泉、五龙、江家池、东蜜脂、濂泉、裕客观存在、官家池、明池、七十二泉诸名泉及无名泉三处。

珍珠泉群有珍珠、溪亭、楚泉、散水、南芙蓉、朱砂、濯缨、太乙、小王府池、腾蛟诸名泉。另有散泉二十余处,人工泉八处。

济南泉水,千姿百态,或白泡翻腾,如银花玉蕊,或晶莹湿润,如明珠璎珞;或如洪涛倾注,虎啸狮吼;或如细雨蒙蒙,冰弦低语。

无代于钦《江波楼江略》云:济南山水甲齐鲁,泉甲天下。《志残游记》作者刘鄂谓济南“家家泉水,户户垂杨。”

洪少虎与土豆进入济南城,早就听说过有人讲泉与大明湖之名,也不知去哪个地方玩好,听说趵突泉离他们不远,两个人就径直来趵突泉。

这趵突泉一名瀑流,又名槛泉,宋代始称趵突泉。

在济南西门桥不远处,名列七十二泉之道,为古泺水发源地。

《春秋》记公元前694年,鲁桓公“公齐侯于泺”即此。

泉自地下岩溶溶洞裂缝中涌出,三窟并发,浪花四溅,声若闷雷,势如鼎沸。郦道元《不经注》云:泉源上奋,水涌若轮。泉池略显方形,面积亩许,周绕石栏,池内清泉三股昼夜喷发,犹如白雪三堆。

池水澄碧,游鱼可数。不质清醇甘冽,煮茶最宜。

宋曾巩有“润泽表茶味更真”之句。北有泺源堂、始建于宋,清代重建。堂前上刻有元世孟楹联:“云雾润蒸华不注,波涛声震大明湖。后院壁上嵌有明清以来咏泉石刻若干。

南为半壁水榭,西有明代观澜亭,中有趵突泉、欢澜、第一泉等明清石碑。池东为来鹤桥,桥东大片散泉亦江注成池,水上有设鹤亭茶厅。

宋代女词人李清照纪念堂位于趵突泉东濑玉泉畔。

两个人游逛一遍,几乎看得呆了,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土豆初来地面,把这美景尽收眼底,地上如画卷一般,地球上还有这么好的去处,大出他的所料。

倦了,饿了,兴尽了,两个人才走出这终生难忘的美泉。

夕阳西下,倦鸟归林,天也快要黑了。两个人找个旅馆住下吃过饭,躺在床上聊天。

洪少虎问土豆:“你把我变老了,真的不能变回去?”

“真的。”

“那回家时,我怎么见母亲妻子?”

“我也没有办法。”

“洪少虎一想到自己返老不能还童,就心中烦乱,休息了一会儿,又有了力气,天还不太黑,他下床要出去闲逛。

“去哪儿?”

“我心情不好,出去走走。”

“我也跟你去。”

洪少虎心中烦他,也没有说出口,陌生之地,多一个有本事的伙伴,总比孤独一个人好些。

泉城灯火辉煌,十分热闹,小商小贩仍然没有收工,拼命地大声吆喝。

这时,猛听前面马路上传来锣响,人们纷纷闪避,一队人马还有两抬大轿,正从远处走来,几个清兵手举肃静、回避的牌子,顷刻,已到土豆与洪少虎面前。

土豆不解地问:“这是干什么?”

洪少虎说:“你真的啥也不懂?这是大官来了,小兵为他鸣锣开道。”

土豆自言自语地说:“地球上还有这种事?”

洪少虎不服气地问:“你们尼古拉星球上没有吗?”

“没有。”

“有你也说没有。你成心跟我赌气!”

这时,两个骑马的清兵过来,见洪少虎与土豆仍然站在街中间说话,并不因为巡抚大人过来而闪避。

一个清兵大骂:“找死吗?快闪开!”

洪少虎转头看时,旁边的人都跑光了,只有他们两个人站在街中间,这时候再跑开,也太没有面子了,巡抚有啥了不起?他的官能比皇上的大?

土豆低声说:“我们不闪开,看他们把我们怎么样?”

“君子所见略同,大丈夫说不闪开就不闪开。”

两个人如同穿透板子的钉子,在街心立定不动。

“找死呀?”

“我们各走各的路,为啥让我们闪开?你们不闪?”

“放**屁!这是官道?当官走的道,你一个蚁民活腻了?看刀!”刷地一刀,已向洪少虎砍来。

洪少虎一愣,等刀劈到,他应声而倒。

马上清兵一愣,心中纳闷:我的刀还没有碰到他,怎么就倒了?

胆小鬼?晕刀?听人说有晕车晕船的,也有晕刀的?

清兵翻身下马,低头看倒在地下的洪少虎,用手一摸,手脸冰凉,他真的死了。

吓死了?

巡抚的马队受阻,巡府在轿中询问,有兵报之,有人不回避,被马无精一刀砍死。

“把人抬走算了。”

“他的同伙不干,似乎会功夫,要见大人,已打倒两个护兵,说不见大人还要杀人!”

“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走!本巡府倒要见识见识!”

巡抚万年光大摇大摆,一点儿也不害怕,下轿吩咐他身后的轿夫落下,等他回来处理完这事再走。

几个亲兵高举灯笼,小心地跟在万年光身侧,来到土豆面前。

此时,旁边已有许多围观之人,如被系住嘴的鸭子,不敢出声。

地上四仰八叉躺着一个老人。

万年光不看则已,一看大吃一惊,前面之人气宇轩昂,目光如电,神态怡然,这不是当今皇上,又是何人?

万年光“扑通”一声跪下,叩头如捣蒜,口中连声道:“奴才该死,接驾来迟,奴才该死,罪该万死。”

众清兵都愣住了,这是干啥?

开玩?

一个堂堂巡抚,怎么能随便下跪?他身后的清兵不明就理,持刀还要动问,刚开口一个:“你妈……家……”早被万年光回头喝住:“还不都给我跪下?”

众亲兵这时也不知面前何人,但巡府跪了,也让我们跪,那就跪吧。

众人齐刷刷地跪下,也不知说什么好,一时间鸦雀无声。

土豆也愣住了,这些人在干什么玩儿?

洪少虎用闭气功躺在地上不动,仍然耳听八方,等人上来要赖他们一回,不料,没有声音也不见有人过来验尸,转头看时,地下齐刷刷跪倒一片。他也心中纳闷,怎么回事?

他再转头看土豆,心中恍然大悟,原来土豆长得像乾隆,他们把他当成皇上了。

万年光早就听京城花钱买的眼线报告,皇上近日要微服私访,可能要去江南,大概经过山东地界。

没料到真皇上还没来,假皇上却先他一步到了。

洪少虎听巡抚跪在地上说:“山东巡府万年光接驾来迟,奴才该死,请皇上上轿。”

洪少虎暗中记下他的官衔和名字,见没有人理他,只好起来,心中暗想:当皇上这么气派?在皇宫人们对他这么恭敬?假皇上如此,真皇上就更威风了。

洪少虎从地上起来。

刚才砍他的清兵心中一愣:他没死?那太好了?果然是晕刀。

猜你喜欢

  1. 轮回重生小说
  2. 空间小说
  3. 现代小说
  4. 宫斗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