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乐乐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嫡女归来:摄政王爷欺上门

更新时间:2019-04-25 15:01:01

嫡女归来:摄政王爷欺上门 已完结

嫡女归来:摄政王爷欺上门

来源:微小宝作者:幽煌分类:重生主角:云知欢甯修远

主角是云知欢甯修远的小说叫《嫡女归来:摄政王爷欺上门》,是作者幽煌所编写的重生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云知欢重生了,这一回她势要将曾经伤害过她的人血债血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云知欢蜷缩在床角上,手里握着云念酒送给她的木雕,心底堵得难受。

她毒杀了那人,赔上了自己的性命,却没想过他们两人都没了,方才十岁的云念酒,该如何应对毒辣的太后温氏和野心勃勃的唐澜。

“小姐。”采繁睡在脚踏上,以为云知欢是因为今天一连串的事情伤心,柔声安慰道:“那些人都与咱们无关,咱们何必在乎她们呢?小姐为了那些人伤心,真真儿不值。”

闻言,云知欢会心一笑,歪着头隔着床幔问道:“你觉得我今天做得对吗?”

“这……”采繁的声音在黑夜里听着有些为难,“其实……其实依照奴婢看来,小姐今日像个女侠!”

“女侠?为什么?”

“府里的婉娇小姐,平日里仗着舅老爷的宠爱,总是欺负小姐,今天看到她那般狼狈,真是大快人心!至于二小姐……”采繁叹了口气,壮着胆子往下说,“虽然小姐你平日里对她百般疼爱,可是奴婢觉得,二小姐并非良善之人,奴婢听晋王府的姐妹说,二小姐身边的蔷薇姑娘,身上是常年都带着伤痕的。”

她说的是真话,虽然她很惊讶小姐突然的变化,却格外的欣喜,今天那样的场面她看到了都生气极了,更别提,长年被那些人欺压的小姐。

听采繁这般说着,云知欢越发觉得曾经的自己有多愚蠢;这样的话采繁和许嬷嬷不止一次的跟她提过,可是她却从来不信,每每还会谴责他们一番。

也许就是这样的盲目信任,所以今日唐澜才会毫无顾忌的抛下她,相比起自己这个不受宠的嫡女,云柔那个掌珠般的庶女可是有价值多了,如果她猜得不错,明日唐澜赔礼道歉的礼物就该送来了!

“睡吧!”

云知欢躺下,小心翼翼的将小木雕放在枕下,悲秋伤冬是没有用的,她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将唐澜和云柔这对贱人除去,也只有这样才不会威胁到酒儿!

采繁不再说什么,相比平时严词厉色反驳,如今这般的平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就是许嬷嬷回来听到这个结果,也会高兴许久了。

她相信,小姐慢慢的一定能够看清二小姐的为人!

主仆二人各自怀着心事入睡。

夜幕沉沉,弦月入云,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只剩下悠悠远远的更声。

突然,一道黑影从窗外闪过,屋子里骤然寒了下来。

采繁打了个寒颤,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只觉得眼前什么一闪,还没来得及出声就被人捂住了闭口,歪歪斜斜的又倒了回去。

云知欢几乎是与采繁一同睁开眼的,只不过她不如采繁幸运,迎接她的是一只寒光闪闪的匕首,冰冰凉凉的抵在脖颈处,她相信只要她一动,定会命归黄泉。

“阁下若是劫财,我的妆钿匣子就在隔间放着,若是劫色……”云知欢顿了顿,“我还小。”

倚在床头的黑衣人闷哼了声,没出声,不过抵着云知欢的匕首松了许多,云知欢觉得应该再接再厉一下,“你可以把我的妆钿匣子拿去,我听说……回春楼的姑娘,不错。”

回春楼是京都最大的青楼,小家碧玉、妖艳多姿、才色兼备各色皆有,就连金发碧眼的异域美人也不在话下。

“回春楼?”低沉中带着些许慵懒的嗓音,“你这个小丫头,从哪儿知道的?”

短短的两句话,云知欢心底风起云涌,眼前又浮现那人临死前的眼神,失望、痛楚、迷茫。

那一刻,所有的悔恨痛楚喷涌而出,炽热的泪珠瞬间冲出酸涩的眼眶,几乎是一瞬间,她扑进那人怀里,紧紧的勾住他的脖子。

鼻翼充斥着女儿家娇柔甜美的清香,那人显然一愣,却没有如往常一般将人推开,僵直的双手反而轻轻的环住怀中的小人儿,轻柔的安抚着她。

“让开!让开!”粗壮的吼声伴着凌乱的脚步声让云知欢惊醒,她扬起一张哭花的脸,不由分说抓住那人的手,急切地说道:“快进来!”

那人也不犹豫,单手趁着床沿翻身跃到她身后,连人带被将云知欢拥在怀里。

云知欢这才回过神,暗想道自己方才的举动,直悔的肠子都快青了,她现在与他还是陌生人,自己又是一个十三岁的黄花闺女,这番投怀送抱不说竟然还让人上了床榻,想想都觉得丢人!

“你松开!”云知欢冲着黑暗处狠狠瞪了一眼,不停的挣扎,却不想怀中的手不松反紧,耳边温热的呼吸伴着低沉的闷笑:“你这丫头好没道理,难过的时候知道投怀送抱,怎生得转头就过河拆桥?”

云知欢微愣,潜意识里他还把他当做他,从前的他从来不会对着自己说一个‘不’字,也从不会勉强,以至于听到他无赖的话一时竟然忘了反驳。

叩叩叩!

急促的敲门声,云知欢一惊也不多做挣扎,只是压低嗓音,似是梦中惊醒般迷蒙的问道:“谁啊?”

“小姐,奴婢是豆蔻。”

“这么晚了,为何还在吵吵闹闹。”

“是前院的周管事,说是府里进了贼,误伤了大爷,这会儿朝咱们院子里跑来了!”

“贼?”云知欢转了个调,意有所指的朝后瞥了眼搂着自己的人。“我歇下了,让他们自己去别的屋里找吧!”

“表小姐。”一道男声。“有人看到那贼进了表小姐的屋子,还请表小姐起身,让小人查看一番,以免歹人伤了表小姐。”

云知欢想了想,是冯氏身边周嬷嬷的男人,外院的二管事周祥。

“周管事可搜过二表姐、三表姐、四表妹、五表妹的屋子?”白家大小姐白婉熙,跟着大夫人谭氏回了梁国公府。

“那贼人直朝着红枫馆而来,不曾到过其他小姐的……”

“那就是说不曾搜过!”云知欢厉声打断周祥的话,“说是朝着红枫馆过来了,不过是你一家之言,红枫馆外有门房守着,内有丫头值夜,怎不见她们说看见贼人来了?”

“表小姐!”周祥似是忍着怒气,“小人是为了你好,表小姐可别不识抬举!”

单手支着脑袋的黑衣人闷笑,凑到云知欢耳朵打趣:“你这个表小姐,可真的有些不识抬举。”

“闭嘴!”云知欢气结,习惯性抓着黑衣人的手一口咬了下去,直到口中充斥着一阵腥甜,她才慌忙甩开他的手,掀开被子挑了帷幔跑下去。

独留在床榻的某人盯着被咬过的手臂看了半响,觉得自己那个难近女身的癖好应该治好了。

这么一想,他便心情愉悦的重新倒回床榻,顺手摸出抵着头的硬物,靠着夜能视物的本事,清楚的看见那东西的模样,狐狸般的长眼露出一阵嫌弃,很是勉为其难的将那玩意儿揣进怀里。

且说这边,云知欢恼羞成怒的跳下床,不能再回去,外面的人还在喋喋不休,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套上晚间被采繁熏好的衣裳,随手拿起搁在高几上的高脚腊梅瓷瓶,拉开门,用尽全力将花瓶扔了出去。

只听见‘哎哟’一声,瓷瓶碎了一地,云知欢站在门口,有些惋惜的看着,十来个拎着棍棒打着灯笼的家丁前面、毫发未损的周祥,冷笑道:“周管家,这样算不算识抬举!”

“表姑娘好大的气性!”周祥咬牙道。

云知欢早上大闹福寿堂的事迹,早就传遍了全府。那受伤的婆子正好是周祥大儿媳妇的娘家姑姑,他本想借着这个机会给报个仇,顺便给云知欢些教训,哪知道会遇上这一幕,刚刚若是他慢一些,砸的头破血流的就是他啦!

云知欢冷哼一声,睨了周祥一眼,“一个奴才的都能挑衅主子,做主子的还不能有点气性!周管事,你想借着外祖父的手逞威风,也得看看地方!”

“你!”周祥气结,他已经是做到管事的人了,巴结他的人能排满朱雀街,何时被人这般编排过,“表小姐这般阻拦者,莫不是房中真有见不得人之事?!”

“周管事真要搜下去?”云知欢挑眉问道。

周祥负手扬头,紧绷的脸诉说着他的回答,云知欢也不恼,扬声吩咐门边的豆蔻:“周管事趁着夜黑领着家丁闯进红枫馆,意图不轨。”

那豆蔻也是个豁得出去的妙人儿,马上就领悟云知欢的意思,抬手扯散外面的粗布薄袄,露出雪白中衣的衣领子,扯着嗓子喊道:“非礼啦!周祥大管事非礼人啦!”

“住嘴!住嘴!”

周祥气的跳脚,他哪儿能想到云知欢会这般没脸没皮、不计较自己的名声。云知欢再不受宠,那也是皇室的女儿白相爷的外孙女,这事儿若是传出去,不看僧面看佛面,当今的人情在上,白相爷还能饶了他这个做奴才的?

“表小姐好自为之!”

再三衡量,周祥最终只得拂袖而去。

“明日找采繁领五两银子!”

云知欢难得欢喜,赏人自然大方,豆蔻自然欢欢喜喜的道了谢,又啰嗦了两句,两人才各自歇息。

“表姑娘真是威风!”

门才合上,那慵懒的声音就响起来了。

云知欢这才记起房中还有一人,联想刚才的举动,脸色微赫,“你怎么还没走!”

那人跳下床,三两步走到云知欢面前,将手中的匕首放进她手里,炙热的目光落在她脸上,带着些许疑惑的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你似曾相识。”说着他自己率先笑了起来,“这把匕首送给表小姐,我走了。”

言罢,趁着云知欢失神之际飞快将她拥入怀中又迅速放开,然后闪身跳到了窗外,关窗的瞬间,他拉下脸上的黑布……

明净白皙的脸庞,锲刻着明艳绝伦的五官。长眉如柳似要飞入鬓角,薄如美玉的唇边漾着眩人心目的涟漪,最是那双深如漩涡的凤眼,似乎下一刻就要人沉入其中。不同于唐澜藏着阴沉的儒雅,他的美的邪魅,那通身的妖冶似乎刻在骨子里,一颦一笑都极具明艳。

他说:“甯九卿,我的名字。”长眉微挑,那一笑,温柔至极。

云知欢愣愣的站在原地,周身还残留着熟悉的气息,手中的匕首却沉如千金。

镇南王甯修远,元康十七年授封摄政王,字:九卿。

猜你喜欢

  1. 言情小说
  2. 虐恋小说
  3. 情有独钟小说
  4. 修仙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