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 > 重生超级富豪
《重生超级富豪》杨曌章节精彩试读

重生超级富豪为你弃殷商

主角:杨曌
热门小说《重生超级富豪》由为你弃殷商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杨曌,内容主要讲述:那一年,他重生。大雨滂沱,一世纵横。那一年,他重生。美人如玉,笑靥如花。...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18-10-07 14:11:12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欧阳峥嵘办公室,老人家眼神柔和的端详着杨曌。

那一杯温烫新泡的黄芪水,在巨大玻璃杯中散发着丝丝缕缕的热气。以及浅浅的药味。

杨曌虽然在中医医院呆了小二十年,也不乐意承认这玩意儿是啥药香。但是看起来老头很爱好这口,记忆里永远都要泡一杯拿着。

悠悠笑眯眯开口说杨曌:

“你上课时候那说的那些,可是够打击人的,要不是我好几个学生都是挺年轻就成绩名望两手抓,我都觉得咱中医特别灰暗……”

欧阳峥嵘说着话吹了吹那烫水,唇有一点嘟起来的辜负。这并不因为他是少男少女或者是老婆婆老头子而不一样。

可看一个八十多岁,满头银发,虽然身子骨挺拔硬朗,但是毕竟因为八十年岁月熬出德高望重四个字的年老男子。

以一种几乎类似卖萌的语气说话,以这样姿态问话。低头不言语,却发觉老人布鞋中露出一点红色,居然穿了一双殷红的花边袜子

杨曌觉得如斯恶寒,就挺类似于一个九尺黑汉子穿着**妩媚动人,虽然不太尊敬,可是那种凉飕飕的感觉一点都不做假。

所以因此完全忽略了欧阳峥嵘语气中那一丝丝的责备语气,如果这责备确实存在的话。

欧阳峥嵘看着有点发呆的杨曌,语气很有一种严肃在,淡淡絮语道:“从我来这学校开始,把我堵在办公室门口自白的后生,有那么十三四个。

都打着问医术的幌儿,看似不经意的扔出什么四六八级都扣了不到100分的成绩条,或者是啥奖学金,志愿者,竞赛金银奖,学生会主席……”

说到这里,微微一顿,意味深长的瞅了眼杨曌。

杨曌尴尬局促。

欧阳峥嵘没有点破这孩子隐秘的感觉,继续说道:

“其实吧,一开始我也是挺犹疑的,当年我们那一辈儿学医的时候,。

师父教《药性赋》《汤头歌》再到《伤寒》《内经》《金匮》,

咱们师兄弟七八个也就只知道,跟个木头一样帮着抓药抄方弄病案的打下手后,得空就死背,别管会不会,学的咋样,也没哪个寻思去师父跟前买乖讨巧的偷师……”

“当然啦,在水灵师妹面前,还都挺爱出个风头啥的较劲,但是更多抢着上前,也还都是为了那病人,

毕竟文无第一,学医的这各家学派繁杂,比起文坛胜了不知多少倍,难免更彼此相轻……可是,谁都没想着非要专营出头的。

现在这些年即便见得越来越多灵秀苗子非得削尖了脑袋往上面挤,也就司空见惯,但是说句实话,还是特别的堵。

杨曌,既然你也是这么做的,那就别不好意思说,刚才你在课上说的话挺让我扎么出点味道,来来来,再和我清楚点说说,到底是咋想的……”

一边咽下一口水,润了润那干干的嗓子,也挺奇怪,今天咋就愿意和这孩子唠叨。

看了看在那里安静坐着的杨曌,一身白衬衫和平头短发干净清爽,即便长的实在是扔到人堆了都看不到影子,但是比起太多剑走偏锋的独特人,也十分顺眼的没有啥致命的要害缺点。

神态宁静,微笑静坐,客气却不卑微。那么一份不表白不自夸不虚浮的沉稳,让欧阳峥嵘很喜欢。

而听到欧阳峥嵘这番话,杨曌就很自然的想起圈子里面关于这老人的传闻。

心下感触非常,轻声带着歉意回了句:“老师,您就想想你们师兄弟几人都喜欢的那个小师妹最后又怎么样,大概就能明白了……”

欧阳峥嵘眼神凝固一样,伤感而追忆:”………呵,最后啊……,年节不好,饭都吃不上了,谁还看病啊,师母她身子越来越差。师父一个人养一家四口,小老么才七岁。

最后一个富贵人家的,上门聘姑娘,彩礼有半仓房的玉米小米,还有个英国的老样式自行车……呵,当年可是稀罕东西……”

欧阳峥嵘的言语不曾继续下去,杨曌却知道。

那个据说名字叫小梨花的温婉女子,出嫁前三天闭门给当年还叫欧阳爱军的他缝了补了衣服。

用攒下的零钱托人去县城里捎带了一条红腰带和两双红袜子。

因为几年前那时候才十二岁的欧阳峥嵘没有穿上红腰带,哭着躲在柴火垛里一整夜。最后只有那时候才十岁的小梨花是唯一找到他的。带着俩烤土豆。笑得十分灿烂。

那一年,他十七岁,刚刚会背前半本黄帝内经,以及能粗略看病走街头当铃医了。

她十五岁,再没可能陪他过24岁的年了。一身那时节儿少见的红绸缎披挂。是谁家新嫁娘?美丽的让村里家家户户的男子叹息遗憾

再不复相见。

这一年,他八十四岁。

在亚洲二十几家药厂都有百分之一到百分之十不等的股份。

在好多权威医疗机构都挂着一个足够超然的头衔。

当年那个能鼻涕眼泪手上脸上,满身土痕干枯玉米叶,狼吞虎咽吃完烤土豆觉得是世间最美味的小屁孩。

真正打下了一个天下。可是再没见过,世上开过当年那样好的梨花了。

杨曌看着老人,面无表情的感慨一句:

“若当年项羽足够强,能一己之力斩尽天下汉军旗,虞姬何必自刎……

男子攀爬,哪怕不择手段,只要对得起想对得起的人,哪怕不得好死丧尽天良,也能安心闭眼啊……只怕来不及,有些人,不等人啊”

欧阳峥嵘唏嘘感慨,眼眶红红,喃喃道:“我不说你错,我不说你错……”

本来还一副看透世间沧桑的杨曌,贱兮兮的笑道:“那既然如此,老师您成全一下呗……”

欧阳峥嵘眼神怪异,杨曌继续贱兮兮看着欧阳峥嵘。

……

杨曌从欧阳峥嵘那一个本来属于校长的简洁大气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志得意满,嘿嘿傻笑。

那神情极其悲喜夹杂小得意的,摸出手机,颤抖的按了一组号码过去。二十几秒后接听了,杨曌装出一种很青云山头死碧瑶的语气呼唤了句:

“璇姐,我一个挺随意的小课题就被被欧阳老师看中,逼进研究组了…还非得给个资金名额…真是太悲催”

电话另一边。

距离东北某全国数的上的以理工类大学不远的一个会所的雅间里。

吴佳璇一身苏丝绣青藤的睡袍,雪白的小脚踢踏着一双大红牡丹纹的布拖鞋。

许是刚刚出浴的缘故,一头长发无比妥帖柔顺,肌肤在昏黄灯下淡淡生光。

普通的容颜,有一种玄妙的美感。

临着落地窗,看着外面一层半楼高的喷泉,在上午的日光下有些彩虹感的景色,

诱人的白皙手掌捏着在学校统一购买的三百元白色手机。

她眉头轻轻一皱,撇着嘴拽过一只和她自己差不多大小的白布熊,用力揉着它脑袋。

一边用脸颊和脖颈夹着手机,神经质的模仿动漫发出几声“嚯嚯嚯嚯”的诡异笑声。

杨曌在巨大冲击中,得意迷茫喜悦都有,晕晕乎乎的还不忘习惯性轻声絮絮吐槽道

“霍家拳出手无人能躲……”

吴佳璇刹那冷脸:“呵呵,躲你妹夫”

杨曌瞬间觉得和这蛇精病女人没法聊天了。挺受气小媳妇的不高兴蔫蔫道

“别在那掉节操瞎扯淡了,给个实在话,要不要我有意无意的和老头子说说你正在筹备的那个药厂,这利弊你比我一个愣头小子清楚…不过毕竟市场额度和饱和度……”

“你这是要图谋你璇姐的意思?”吴佳璇依旧是那么个没心没肺不当回事的调侃,直接打断。

杨曌幽幽缓缓道:“你这么个要脸没脸,要胸平胸的玩意儿,我图谋个屁。”

本来此刻的吴佳璇正放过那只被蹂躏的布熊,赤脚踩着拖鞋,双手抱着一杯白开水,很矜贵温婉的咕咚咚一大口,然后听到杨曌这不假思索的回复,被一口水噎住了。然后那头还是温声唠叨道

“你说你个败家娘们儿就不能长点心啊,即便你不像我一样非得要那复姓纳兰的阉人身败名裂和他不共戴天,但是你也不想嫁给他吧,能不能别一副懒散的到了**后的无力懒散样子……”

吴佳璇艰难咽下去那一口白开水,继续以清冷的“呵呵”表达不屑。

天地良心,前世杨曌真是特敬畏这笑声,觉得特有范儿,逼格特高的那种。对吴佳璇也带着点仰视的小崇拜。毕竟如果说两人之间隔着一道天堑,那这道天堑就是一辈子横亘在那。

可是此时这货以一种奔四的沧桑心灵再和吴姑娘交谈,那优越俯视感简直爆棚。

丫的不就是一个小屁孩吗,杨蜀黍不带你吃棒棒糖看金鱼就够照顾你了。高冷给谁看啊

然后杨曌抽风嘚瑟的开心,吴佳璇那头则是拧着眉头,小脸抽的和痛经一样。

自从和杨曌在皇陵公园见过之后,吴佳璇就觉得这人除了骨子里那份他自己都未必发现的闷骚和贱不曾改变外,简直就变了个人。

毕竟在以前,特么借这货一万个胆他也不敢用这种教育三孙子的语气和自己说话啊

(东北方言,【训三孙子】一词带有地域文化内蕴,请对于民俗文化有兴趣的读者自行百度)

吴佳璇此刻都有些腹诽那个她也颇为佩服的欧阳峥嵘,不会这货是老人的私生三孙子吧。

吴佳璇放下杯子,抻了个懒腰,拿过一个红黑色头绳,随意扎了一个马尾。眉目低低垂下,很安宁的样子,语气清淡

“朕,此生只会被模仿,绝不可能被超越,除了那几个一骑绝尘,让我无力的大妖孽,华夏众生十几亿,十年后再看,能有几个望得到朕的背影。

你那么点小人情,与我言终究是可有可无的,还是给自己攒下当老婆本,争取早日娶个漂亮娘们儿吧。等关系很熟了,把欧阳峥嵘和我引荐一下就是,我也乐的方便。我和他这层面的交易,不是你一孩子能参和的”

声音微冷,态度微硬,有些小女孩任性的恼羞。直接撂了电话。

吴佳璇突然发觉自己态度过于凉薄,别人不说,和杨曌这个难得算得上朋友的人一起时,一贯是注意着自己的分寸,不肯用这煌煌社会阶层的森严来击碎他。

即便杨曌大一时候和她说一月稿费有2000多,她也只是乐意笑笑,不去说一个省级顶级酒吧里的普通牌子酒都约等于其十倍左右。而是很慈悲的放任这只算不上癞蛤蟆的青蛙坐井观天自得其乐。

可是听着杨曌今天那句句都不算客气的话,突然就失态了。但是也并不想去安慰解释。而是挺有那么几分不恶意但是挺恶趣味的猜测杨曌是如何的失落。。

可是半分钟后,一直握在手里未曾放下的手机震动,是杨曌发来的一条短信

欧阳峥嵘只有寥寥五十人以内知道的私人电话,以及一句

“你这孩子,永远都这么傲气。”

不过是电子体的整齐字体,却就是透着一种温和无奈的语气。

吴佳璇俯身哼哼唧唧的把脑袋埋到布熊里面。翘起双腿,特孩子气的摆动。

————————————————

―――???“”――

四天前,第三次开始看《将夜》说实话,因为有烽火在,所以猫腻实在不会是网文界我最喜欢的那个作者。可是我从来都觉得《将夜》是网文界最特别的书,没有之一。

即便是知道那些几年前就烂熟的情节,可是看到陈皮皮去吃蟹黄粥,看到二师兄会喂鱼的大白鹅……总该是觉得特干净的一种美好。

―我从来觉得猫腻的小说,就是那种五香瓜子,一个再怎么刁钻胃口的人都能捧着一大堆吃光。

《朝小树!朝小树!》喜欢这个名字,喜欢这个!喜欢这个标题,喜欢《将夜》,喜欢猫腻,其实一直觉得猫腻的气场和纵横特别合适。

择天记确实被太多人诟病,但是自从猫腻写到唐三十六在树上,厨房,角落藏剑,希望后辈找到这个情节,我就原谅他了。

就是喜欢猫腻这种撒种子的感觉,就如同唐小棠说她会是未来书院大师姐。

让人觉得是很长很温柔的故事。永远想到就报以期待和向往。家长里短。

嗯……因为猫腻不是纵横的人,所以怎么赞美都觉得没被置疑抱大腿的心理负担。

感谢《将夜》,感谢《间客》,感谢《择天记》,感谢一点文青们共有的小矫情。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