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乐乐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打死我也不上天

更新时间:2019-06-25 22:23:11

打死我也不上天 连载中

打死我也不上天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贰月贰捌分类:仙侠主角:白决白玉容

新书推荐,《打死我也不上天》是贰月贰捌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类小说,主角白决白玉容,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前世,白决兢兢业业地求仙问道,历尽大起大落大喜大悲大是大非,终于被逼疯。洒金血,剜仙骨,散尽三千功德,魂飞魄散,镇压朔方。救苦救难一世,死无葬身之地。然而,何方“神圣”与他卷土重来之机?阴谋?阳谋?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半面秋风扫落叶。

白决稍做思索,大约是觉得自己如若不吃个馒头便会直接饿得横死当场,就横下决心动作麻利地伸手,拐出一个馒头叼着,又一手抓着一个地转身就跑。

翻墙落地,熟练非常。

然后,他就看到了黑压压的一片人头,每一个人都在看着他,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怕是整个村子的人都在这儿了。

白决愣住了,叼在嘴里的馒头差点没掉下来,但他还是及时捞住了这个馒头。

这什么情况?

几个意思?

他一边嚼着馒头,一边试图冷静道:“诸位乡邻,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打头的拄拐老爷子,眯眼细细地打量了白决一会,忽然举起拐杖,大喊一声:“拿下!”

乌泱泱的人群涌了过来。

束手就擒的白决很容易地被“拿下”了,并且四肢都被绑了起来,挂在扁担上沿着荒径颠簸地被两个青年向什么地方担送去。

仙道规矩,如非必要绝不可以对俗世之人伤害万一。

白决一手按住被角,一手扶着馒头,依然镇定自若地闲想到:此地鬼气森森,百姓却行动如常,也不知是何等妖邪,自己这细胳膊细腿的究竟够不够它塞牙缝。

荒郊野岭,衰草连天。白决被挑在担子上晃晃悠悠,看着眼前倒置的不毛之地,心里奇道:这地方好生稀奇,极阴极煞,居然也不见个修士来占山为王?

朔风一吹,暗暗的天顶那一片火红叶云萧瑟地飘落。

白决诧异地扭头,终于看见了一颗冠盖遮天的枫树。

刚刚还在奇怪,正主这就来了。

白决使劲儿用胳膊肘捅了捅一旁随行看护的小伙儿,低声道:“这树怕不是成精了吧?”

小伙面黑,瞪了白决一眼,道:“你才成精!你全家都成精!这是神仙!神仙!你个破烂户儿!”

到底是神,还是仙?

“……”

一阵妖风卷来几张红叶,全都糊在了被数落得懵住的白决脸上。

这样一棵妖树都能成神成仙,他也不用辛辛苦苦攒什么功德了,回头找个坐地修炼便是,哪里还要腆着脸四处坑蒙拐骗忽悠来那三千功德?

“行行行,神仙,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过,话说回来,这是哪里……”

小伙儿看个失心疯似的看着白决,好在白决改修功德道多年,脸皮端得比城墙厚,只把那清凌凌的一双眼睛反盯着人家,极为自在。

阅人不多的小伙儿哪里见过这等无赖人才,脸皮一红,语无伦次地道出了此地何处,竹筒倒豆子连上百年的旧事都吐露得一干二净。

此地名为兴无,是个村落。方圆百里属于桃源县,乃是乌川河畔有名的贫苦之乡。乌川自不周群山发源,大部分水域都在青洲之南,已经快要到了宁洲地界。

因着藏风聚水的天赐灵势,桃源一带四季如春,满树桃花年开六度,可正是因此桃源本也是最不利民生之地——光顾着开花了,不结果哪成?是以此地百姓每日不过是勉强糊口,赚个性命罢了。

更无奈的是,百年前有魔道修士相中此地,欲清地立派。限那些宁愿忍受贫瘠也不肯背井离乡的乡民十日之内离开,届时若是还滞留在此,格杀勿论。

白决啃着馒头,心道:这个来的魔道大爷还算是好脾气的,要是来的是万尸鬼宗的那些邪魔外祟,啧啧,直接锁场放尸傀儡。别说小命了,全尸留不留得住都是个问题。

谁知道第十夜,星陨碧野,恰在兴无落定。

次日一见,青枫如玉,高耸入云,十里同天。

那魔道来逞凶,却被凭空降临的“神仙”衣袖一招,收了!

原本抱定主意,一家人在故土等死的百姓见到这场景,连呼“神迹”,行跪拜大礼,恨不得五体投地。

也是在这些百姓殷殷切切的挽留下,感动了“神仙”,才让他长留此地,没有回归天庭。

白决听毕默默地思索着,这戏码怎么就这般耳熟?

除了留下做驻地仙的这段,活脱脱一个功德道赚功德的套路啊!

至于什么神仙后来指引百姓採枫叶熬糖浆养家糊口,功德无量,立祠受香火,统统都被白决暂且放到了脑后。

莫非,这还是个同行?

白决张口欲要再问那小伙,声音却被一群从后方半路追出来的人给淹没了。

众人回头一看,好家伙!举锄头的怒目圆睁,扛大刀的满脸横肉,还有什么钉子耙子,更厉害的是抬着一大盆黑狗血来的。

怕是民间捉妖也就这阵仗了。

“你们干什么!”拄拐的老爷子被人从队伍前端给背了回来,气的吹胡子瞪眼,脸红脖子粗。

人群呼啦啦散开,一个鼻青脸肿的大汉从里头冒了出来,挺胸鼻孔朝天道:“吴老爷子,我们这是来替天行道呢!”

“你替什么天!行什么道!”老爷子朗声道,“这里是枫神兴无地界,哪里容得你们停钟人放肆!”

白决眯了眯眼,却又骤然双眼圆瞪,有点小小的意外。

来的这个打头汉子不是别人,正是昨日追债的三人之一。

只见那汉子将手一指,对着人群中的白决冷哼道:“这个邪祟,他昨日因债务口角怀恨在心,假借卜算之名咒我大哥二哥有血光之灾,当夜使了些见不得人的手段,取了我大哥二哥的性命!这等伤天害理之辈,莫非吴老爷子还要包庇不成?”

天上下起了红叶,纷纷扬扬,迷了众人的眼。

白决所用的卜算之法,只是个大路货,随便扯个正经的散修来十之捌九也是一样的结果。

改修功德道多年,白决自问什么脾气都已经磨得一干二净,这会子心上却忽又生了些波澜。

于是他抖了抖手,吹口灵气松了麻绳,在扛扁担、随队小伙儿们惊诧不已的目光中旁若无人地整了整衣襟,把满手的馒头气味一甩,拂开众人,挤到老爷子跟前,对着那打头的汉子,对视一板一眼道:“你兄弟仨蒙难,在下深表同情,但这事儿确实与我无干。清者自清,我只问你一句,兄弟,你昨日是如何逃过一劫的?”

这吴老爷子瞟了白决一眼不知何故,居然非但没有追究白决擅自脱逃,还帮了一句:“钟祥,你倒是说说看,柏自在如何害了你兄弟?既然他害了你兄弟又如何能让你知晓?让你知晓后又如何不一不做二不休干脆了结了你?”

钟祥自以为隐蔽地看了一眼人群后的一名叉腰悍妇,他本想寻个商量,可白决是谁?能漏过?

白决顺着钟祥的视线看去,见到一个寻常的村落妇道人家,腰臂结实,丰臀**。

他揶揄地一笑:“兄弟,怕不是受你娘子教唆了这番言论吧?”

在众人耳中,白决这话不过是句无伤大雅的玩笑,谁知道这钟祥脸色一变,像是急于掩饰什么似的,大吼道:“你不要胡说!我媳妇也是你能瞎扯的!你个妖道!还我兄弟命来!”

说着,钟祥举起柴刀就劈向站在他面前的白决。

“住手!”吴老爷子急了眼,但出声归出声,没哪个恰好在旁边的人来得及拦下那柄雪亮的柴刀。

托柏自在的福,白决得了一副扶风弱柳的身子,用**修仙也就罢了,躲这一刀也是危急。

幸亏他久经险阻,瞬时反应,侧身避让刀锋,还抬手一指点出正中钟祥的虎口。

钟祥还没停住走势,柴刀已经飞得老远。

一声惨呼。

众人回头,那柴刀竟仿佛长了眼睛似的砍在了钟祥媳妇的肩膀上!

原本离那妇人近的几个小儿登时后退几步,脸吓得惨白。

吴老爷子皱眉,柏自在是个体弱的后生,自打他来了他们兴无落脚,就没见他干过什么重活。怎么会有这等本事?

今日这事见了血,怕是不能善了了。但“神仙”有吩咐,不能让“柏自在”丢了去,他还是得硬着头皮试一试淌这趟浑水。

“钟祥,你这可是当众行凶!”

“诶呦喂,吴老爷子!明明是这柏自在被猪油蒙心下了狠手!啊,疼死我也!”钟祥媳妇捂着肩膀上深见白骨的伤口,殷红的鲜血从指缝里汩汩地流出,她满脸的恐惧害怕脸都拧成了麻花。

白决却不曾看那妇人一眼,只是一昧盯着钟祥。

钟祥的脸上无光,灰败,看见自家媳妇受了这样的无妄之灾,不仅不动容,反而暗暗地透露出欣喜之意。

稀奇,实在是稀奇。

两村的人闹做一团,剑拔弩张,随时都可能上手打起来。

吴老爷子叹了一口气,寻着白决这个软柿子祸首,和稀泥道:“想必柏兄弟也不是故意的,柏自在!你快来跟人认个错!”

白决扫了那名看起来凄惨极的妇人一眼,上前一步,装模作样地咳嗽一声,张口就是:“对不住,钟兄弟,在下就是故意的。”

原本要按戏码反驳的钟祥舌头立马打结,这、这也欺人太甚!简直是厚颜**!

连兴无村的一干人准备好了的说辞都被强行堵了回去,老爷子心头一塞,差点儿一口气没喘上来。

白决笑眯眯地接着道:“这位可不是钟祥的媳妇,既然不是钟祥的媳妇,我为何要向他认错?我确确实实是故意的。”

停钟村众人中一名性情风风火火的老婆子听了,指着白决的鼻子就开骂:“你个小兔崽崽!老娘……”

“哪里有你这样的人?不认错也就罢了,还这般无赖!”

“呸!她要不是钟祥家的,莫非你是?”

白决随她们上问候祖宗十八代下寒暄子孙满堂,左右他是孤身一人,父母俱无,师门屠尽,膝下唯一的一个儿子却也不是自己的骨血。

好一个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

功德道的忍功向来是为仙道中人称奇的。

白决轻轻地拂过被角,排开人墙,走到哭哭啼啼的“钟祥媳妇”跟前,不容置疑地攥住了她的手腕,道:“别装了,你还是老老实实地交代是怎么回事吧。”

那妇人抬头,惊愕地望着白决,手上猛一用力,却脱不出。原来白决握住了她的命门,并用了巧力压制,除非她现原形,否则不可能逃开。

“不错,有趣。”

这时候,天外传来一声突兀的笑语,白决与那妇人脸色俱是一变,双双抬头,仰望着头上的盖顶红云。

“谁?”

红衣金绣,皂靴束银。

“你祖宗!”

话音未落,那人翻身飞瀑直落,刚好在一处空隙站定。白决看了一眼,是个稚脸的小童子。

唔,真矮。

小童横扫白决一眼,随口道:“连个矮子都不如,啧。”

读、读心术?

“诳你的,孙子哎。”

“……”

白决总觉得这小童的冲天发式有些熟悉,他师尊就是这样的。可是,这小童的灵力神态并无半分肖似他师尊,再说他师尊情脉已断更不可能与人育有子嗣。

所以,这个鬼童究竟是什么?

“我是什么东西,还轮不到你这小辈来揣度。不过,你的命是我救的,这你可记好了!我姓余名典,日后要你报答,你可别推三阻四唧唧歪歪的跟个小姑娘家似的!”说着,他转头抬靴两步蹿到那妇人跟前,一臂提溜起她的衣领子,流星锤般甩了出去,那妇人来不及动作便被丢了个正着。

“妖女!我的地盘也容得你撒野?”

四下里香风顿起,那妇人在衰草上滚了几滚,化成了一名戎装美人。戎装短而暴露,腰上缠着一道长鞭,鞭子玄黑血刺上暗敛风雷之势。而那个“钟祥”居然就化作了一团飞灰,四散开来不知到哪儿去了!

她缓了口气,反驳道:“无知鬼灵!你装什么神仙!本座乃是桃夭仙子白玉容!这是本座的家事!哪里容得你插手?”

鬼童余典意味深长地勾起了唇角:“哦——可惜,实在是可惜。”

白决心虚地退了半步,恐怕原先的那位柏自在还有一番身世纠葛。

却是不知,这个白氏与白决的娘亲又有何干系?

场面还没有缓和过来,就在众人一片茫然之际,狂风大作,殷红的落叶直飞,恍若万箭齐发,尖指白玉容,毫不留情地杀了过去。

一言不合就动手。

白决头疼扶额,他如今身比蒲苇,修为尽失,连个正经的功德道散修都不如,怎么当得了这等场面?

他只好跟着大流,一边抱头鼠窜一边喊到:“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别打啦!”

白玉容明显不敌,抽出长鞭一甩,虚晃一招,趁其不备,曲指成爪,抢在白决之前就要勾住那来不及逃开吓得大哭的稚童,脱身逃离。

“这个胖娃娃,本座就收下——”

戛然而止。

幸亏白决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横插一杠,极**的走位,挡了白玉容一爪子。白玉容没有防备,居然真就没抓住那稚童,直接消失离开。

余典收手,无波无澜意味不明地嗤了一声:“啧,女人。”

白决忍不住开口:“前辈……”但他很快就后怕地想到了自己的处境,自保尚且困难,如何有能力救人?仙道强者为尊,也不知道他刚刚是不是惹得这位鬼灵不快了。

“那是停钟的人,无论死活,我余典都是不管的。”

一个旋风将漫天飞舞的红叶聚堆,满地都躺着停钟来的村民,死倒是没死,昏倒是昏得彻彻底底。余典招呼人来将人送回停钟地界,接着便扳起手抬步走到白决面前,挑眉打量了一会,方才开口道,“你这人,跟曲敖真是异曲同工。”

白决默然,世间之大无奇不有,何况鬼灵这类缥缈虚无之物。

你永远都不能确切知道一只鬼灵的年岁,即使他长了一张婴儿脸孔,谁知道对方是不是什么上古遗族?

是以这个余典怕还真有可能识得白决他师尊。

识时务者为俊杰。

“请前辈赐教。”白决俯身,避免低下头看,显得他蔑视前辈。

余典老怀甚慰地拍了拍白决的肩膀:“总算脑子没毛病,幸好不像你师尊。”

……

人群散尽,红枝卧斜阳。

“不知前辈是何方神圣?”

余典笑道:“忘了。”

“……”

如果可以,白决觉得自己大约会拂袖而去。

但他不能。

白决只好继续试探:“莫非前辈有不可言说之故?”

“忘了。”余典继续笑着,春光灿烂,朝阳明媚。

“……”

能讲点道理吗?

“不能。”

白决深吸一口气,道:“前辈与我师尊,是否有何约定?”

余典坐在树桠上,余晖照透了他的侧脸,垂下碎发的阴影拉得很长,他伸手摸了摸白决的头,笑而不语。

“我只能告诉你一件事,我知道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现在要做的,是杀了白玉容,她是凌天门覆灭的引子,也恰好是柏自在要求你杀的那个——**。”

白决死死地盯着余典,他的脸上是不变的浅笑,落日已全部沉入了大地,四野空旷,没有归鸟,没有路人,更没有虫鸣。

夜色如潮水般蔓延,笼罩着长空,迷雾重重铺展,让人找不到边际。

“前辈,我只有一个问题。”

“你吃了我的祭品,我为何要回答你?”

“……”白决理亏地顿了顿,想想还是厚着脸皮继续问道,“前辈与我师尊到底什么交情?”

余典沉默半晌,终于没有避而不谈,回答道:“你师尊当年——”

白决认真地看着他。

“——跟我一块玩命。”

“啊?”

“当然是别人的命。”余典的眼睛里流露出了难得一见的感**彩,“他负责接人,我负责丢人……说句实话,他接得挺好的……曲敖这人没毛病……就是……老觉得红配绿好看这个……太过分了……诶——可过分了!我跟你说!”

话头瞬间就跑得没影儿了。

“……”

白决果断地转身回家,还是洗洗睡吧。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人能跟他师尊玩到一块,毛病必定海了去的,不过倒也不至于害他。

今日救了那个无知稚子,他也算是日行一善吧?

桃夭手下无存者,皮肉皆去,白骨犹存,唉。

夜深,人静。

柏自在那破得不可思议居然还没有倒塌的茅屋里飘过一个黑影,它跳着出了门坎,影子一闪一折,直奔西面而去。

恭候多时,把自己挂在枝头的红衣鬼童叹了口气飘落在地。

麻烦来了。

小说《打死我也不上天》 第四章 兴无神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腹黑小说
  2. 江湖恩怨小说
  3. 历史小说
  4. 重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