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乐乐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兵锋天下

更新时间:2019-07-11 18:08:22

兵锋天下 连载中

兵锋天下

来源:掌中云作者:醉卧漠北分类:都市主角:林义陈婉婷

小说主人公是林义陈婉婷的小说叫做《兵锋天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醉卧漠北所编写的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男儿十万兵。 披上军装,我为战神,军装褪去,他们称我为——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队长,兄弟要先走一步了,你一定要杀出去,查出天刀叛徒,给兄弟们报仇!队长,今生从军,我无怨无悔,下辈子,我还做你的兵——”

林义脑海之中,那个长着一张娃娃脸,总是一脸憨笑,满身鲜血的迷彩战士将他猛推下丛林,拉响身上所有的手雷,义无反顾的扑向敌军的包围圈。

轰隆!

火光四起,滚烫的烈焰巨浪像是一头咆哮的荒兽,吞噬了所有敌军,惨嚎声起,肢横四野。

也带走了那位年仅十九岁,和他出生入死五年的兄弟!

“虎子——”

坐在回华海的飞机上,林义望着掌心捧着的骨灰盒,回忆往事,虎目含泪。

天刀,龙国最为精锐的特种部队,数百万军中男儿的精神信仰,成立五年来,披荆斩棘,战功赫赫。

然而,外敌易挡,内贼难防。如此锋芒的国之利器,却遭奸人出卖,两月前那一场边疆战争,天刀百名兄弟尽数落入敌人包围圈,年龄最小的虎子用自己生命炸开一条生路,其余兄弟,生死未卜。

天刀散了,林义的心也死了。

在医院治疗两个月康复之后,他毅然拒绝了五大军区高官厚禄的橄榄枝,退伍转业,带上虎子的骨灰回到他们的故乡,华海。

人没了,总要叶落归根。

“虎子,燕京的水太深,眼睛太多,我只能暂时退伍,避开他们眼线,才能查清楚谁是当年边疆一战的内鬼!”

林义那双筋肉烛结的精壮小臂紧捧着兄弟的骨灰盒,刀削斧刻的刚毅脸庞上,目光英武而冷冽。

“我保证,血债血偿!”

三小时后,飞机平稳的降落在华海市,林义带着虎子的骨灰快速走出机场,望着大街上的人潮涌动,高耸林立的楼盘大厦,心里有些复杂和陌生感——

这是他的故乡,五年了,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林义颇为感慨的穿梭在人群,走在大街上,忽然间,一阵刺耳尖锐的刹车声响起,只听得砰一声闷响,一辆彪悍威猛的路虎揽胜直接把一辆卖红薯的三轮车撞翻在地。

三轮车七零八落,烤桶的红薯和炭火叽里咕噜的散了一地,车上的一位老大爷也摔了下来,大腿,胳膊上都划出一个大口子,鲜血淋漓。现场人群全都停下来,指指点点的议论,但却都怕被老人讹上,没一个人伸出援手。

哗啦啦——

三轮车上炽热的烤桶中炭火通明,眼看火炭就要砸在老人头上,林义手疾眼快,连忙三两步并上去,厚实有力的手掌一把将火烫的烤桶攥住,猛地向上一推,物归原位。

现场一众人眼珠子都瞪出来了,这烤桶里边可都是火炭,碰一下肉皮都得被烫毁容,这家伙,竟然能生生攥住推上去?他不怕烫嘛?

“老人家,没事吧。”林义没有在乎人群的哗然,将老人搀扶起来关心问道。

“我没事,没事,谢谢你了年轻人。”老人颤颤悠悠站起身来连番感谢,不及身上的伤痛,浑浊的眸子中满是凄凉,“只是可惜了那一车红薯,这是我和老伴一星期的饭钱啊——”

林义心中一酸,正翻着自己口袋的几张红票时候,从那辆肇事路虎车上,走下来一位全身名牌,一脸不爽的年轻公子哥。

“草,老东西,走路没长眼啊?撞坏了小爷的爱车,你赔得起吗?”

老人显然很是害怕这些衣着显贵的达官贵人,不顾身上伤痛,连连鞠躬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有个屁用,妈的,我这刚提的新车,出了这档子事,真是晦气!”公子哥嘴里一直嘟囔不停,仿佛受了多大委屈一般。

林义心中涌现一股怒气,刚想要为老人出面,此时,那辆路虎车窗摇了下来,露出一张精致美丽的女人脸蛋,和那公子哥有七八成相似,只不过更加红润光滑,像是剥了壳的煮鸡蛋,一看就用是大把的银子保养出来的。

只不过这张美丽脸蛋的表情却满是冷漠,一脸倨傲,她不耐烦的说道:“陈俊豪,你想因为这一个烤红薯的,耽误迎接林先生的大事吗?怠慢了林先生,你能担得起责任?”

“对,对,大姐说的是,妈的,差点因为这老东西耽误大事。”

那公子哥这才恍然,一拍脑门。

女人冷哼一声,“快点解决,林先生是军人出身,非常讲究时间观念,耽误了大事,父亲饶不了你。”

她说罢,便一脸高傲的关上车窗,从始至终,她没有问候过老人一句,甚至没有看过老人一眼,更别提意识到是自己撞了人,自己的过错,仿佛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

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就像是高高在上的人类不小心踩死一只蚂蚁,需要跟蚂蚁道歉吗?

“老东西,以后走路看着点,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今天算老子倒霉,这是八千块,够你卖几个月红薯了,拿走滚蛋!”

陈俊豪骂骂咧咧一阵子,这才拿出一沓子红票,啪的一声,甩在老人脸上。

漫天红票飞舞,散落在地,一如老人破碎的自尊心。

陈俊豪却洋洋得意,用一种高高在的施舍者姿态,大步向前。

林义攥紧了拳头,心生怒气,结实的手臂一伸,如铁钳一般扼住他的肩膀,生生把他拽了回来。

陈俊豪疼的一阵惨嚎,带着几分怒意,几分忌惮的扫量着林义,“你是谁,你想干嘛?”

“我想让你干件人事儿。”

林义声音平淡,却有一股不容置疑的命令感:“向老人家道歉,带他去医院医治。”

陈俊豪气极反笑,“草,路见不平?关你什么事?老子给他钱了,医药费,懂不懂?老东西,这钱够不够,不够还有,小爷有的是钱!”

“我,我不要这么多,是我不小心,医药费我自己出,我要一张就够了,够了。”

这时,老人却哆里哆嗦的把所有红票捡了起来,递给陈俊豪。

陈俊豪更加张狂,“看到没,这老东西自己都有觉悟,哈哈。”

说话间,老人还小心翼翼,如同珍宝似的,捡起了七八个烤的皮焦柔嫩,泛着金红色泽的红薯,又极为珍惜的擦拭掉那几乎微不可见的一层炭灰,这才递到陈俊豪身边,“我不能白要你钱,这几个是干净的,你带走吧。”

“草,拿走,拿走,老东西,快把这些脏东西拿走!”陈俊豪捏着鼻子,躲得老远,一脸嫌弃恶心。

“这,这怎么会脏,这是干净的,干净的啊!”

“滚,老东西,别逼我啊!”

老人很是着急,声音已经有了一股哀求味道:“怎么会脏,这是我亲手烤的啊,这真的是干净的,你带走几个吧——”

“我去**!”

陈俊豪一把将老人推倒在地,怒不可揭,“谁他妈要你这些臭地瓜烂红薯,干净是吧?我让你干净,老子让你干净!”

啪!

一脚踩下去,那些红薯瞬间变成一滩烂泥,老人瞬间面如死灰,面对再多委屈,再多伤痛未曾掉下一滴眼泪的他,此刻老泪纵横——

陈俊豪踩碎的不只是几颗红薯,更是他一直坚持,赖以生存的劳动尊严。

他和老伴十几年来的赖以生存,维持生活的红薯,怎么会脏?怎么能脏?!

林义心中怒火再也无法忍受,拳头捏紧,骨节咔嚓作响。

陈俊豪却仍然一脸得意狂傲,“满意了吧?老东西,给脸不要脸,以后老子见你一次打你一次,草,什么东西——啊!”

砰!

话音未落,林义碗大的拳头直接冲他脸砸下去,陈俊豪惨嚎一声,牙齿伴随着鲜血狂飙,直接被抽飞过去,狼狈无比。

“杂碎!”

林义狠啐一口,怒火未消,抬起腿又冲陈俊豪小腹一脚踹过去,势大力沉,后者脸色扭曲,趴在地上疯狂吐起酸水来。

“你,你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陈氏集团的二少爷,陈三元是我爹!”

陈三元?那就是华海的一霸,地头蛇,毒瘤恶霸,他的名字都能让婴儿半夜止哭。

果然,现场一众看热闹的人群听到陈三元的名号,顿时面色一变,仿佛老鼠见到猫,夹着尾巴迅速逃跑了。

“陈三元?军长的儿子我都踩过,何况一个小小的混子!”

林义只是轻蔑一笑,又是一脚落在陈俊豪的胸口,陈俊豪只感觉肋骨都要炸了,在地上打滚,凄厉惨嚎起来,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住手,你给我住手!”

此刻,在车上的漂亮女人听到弟弟的惨嚎声,连忙走下车,见到面前景象,更是美眸瞪大,红唇张大都能塞进一个鸡蛋。

望着一脸冷漠肃杀的林义,陈婉婷整个人脑子都是空的。

在华海,只有他们陈家人欺负别人的份儿,别人哪敢欺负他们,可如今,她的弟弟,陈家唯一的男丁,竟然被这个男人如牲畜一般踩在脚下。

“你,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陈婉婷手指忍不住颤抖起来,美眸中一片怒火。

“陈氏集团的二少爷,陈三元是他爹。”林义轻描淡写原话奉还,冷眼扫着后者,“我耳朵没聋。”

陈婉婷明显嘴角一抽,随后强自镇定,大喘了几口气,又恢复那种高高在上,趾高气扬的神态,“那你知道,你惹了多大祸?陈家的势力绝非你这个外地人能招惹的。给你个忠告,现在收手还来得及,不然的话,只要我们陈家一句话,不用二十四小时,你就会横尸街头。”

“死无全尸!”

林义点了点头,就在陈婉婷松了一口气,认为对方服软,稳操胜券时候。

林义忽然一脚冲陈俊豪的膝盖落下去,又快又狠,这一脚,用上了十足的力道,咔嚓的断骨声音无比清脆,右腿直接完全成大大的v形,陈俊豪都没来得及发出惨嚎,疼的直接昏死过去。

这条腿,废了,林义全力一招,华佗在世也于事无补。

“你——”陈婉婷完全吓傻眼,林义的一脚,不仅仅废掉了陈俊豪一条腿,更是犹如一记响亮的耳光,将她一直高高在上,无比优越的自尊心,抽的粉碎。

“我也给你句忠告。”

林义平静的望着她,语气平静,但却带着一股深入骨髓的傲气和张扬,字字如雷:“我的怒火,也绝非一个个小小的陈家能够招惹的住的。”

“这条腿,只是一个警告,再有下次,我要他的命。”

话音刚落,一股近乎凝聚成实质的杀气,猛然从林义身上迸发而出,庞大威压,势如龙虎。

蹬蹬瞪——

作为陈三元长女,陈婉婷自然从小见多识广,也曾双手沾满鲜血,但此刻面对林义的威压,她依旧感觉到恐怖,面色惨白,后退四五步才勉强停下来。

猛虎下山!

陈婉婷心中忽然响起这一个字句,简直为面前这个家伙而生的。

“华海,什么时候出现了这等猛人?”陈婉婷美眸复杂,惊疑未定,等回过神来时候,林义早就搀扶着受伤的老人,走远了。

“大小姐——”

几分钟后,司机才战战兢兢的从车内走出来,望着昏阙的陈俊豪,一脸忧郁,“二少爷伤势很严重,我们是先把他送到医院,还是——”

“不,继续前往目的地!”陈婉婷呼出一口气,望着手腕的百达翡丽腕表,面色浮现一抹冷冽,“林先生是我们陈家贵客,绝不能爽约。”

“可是,二少爷的腿这就要废了啊,那位林先生,到底是什么身份,让我们陈家如此重视?”

陈婉婷目光哆哆,“燕京军区天刀大队队长,华海商界女王沈傲雪的未婚夫,华海首富沈万千沈老的未来孙女婿!这几个身份,够了吗?!”

丝——

那司机倒吸一口冷气,吓得连滚带爬,马上架上昏阙的陈俊豪,开足马力,咆哮前行——

猜你喜欢

  1. 虐恋小说
  2. 总裁小说
  3. 轻松爽文小说
  4. 空间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