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乐乐文学网 > 小说库 > 历史 > 我在敌国当将军的那些年

更新时间:2018-09-05 11:21:08

我在敌国当将军的那些年 连载中

我在敌国当将军的那些年

来源:掌读联盟(女)作者:秦九文分类:历史主角:秦臻

独家完整版小说《我在敌国当将军的那些年》是秦九文最新写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秦臻,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秦臻觉得,自己死的很冤。 半个月前,楚国和秦国休战,并派人来协商和亲事宜。 恰好那一天她和诸多公主都去到了宫殿里偷听来使谈话,秦臻和一帮莺莺燕燕躲在殿后,听说敌国皇帝看中了的那人封号平淑,名字叫做秦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齐林在后面急得跳脚,想要朝这边过来,二庄拦住他,严肃道:“将军自有计划,我们只需照做便是了!”

沂南手脚敏捷,心思活络。见这两个人搀扶着过来了,连忙下车将他们拽上马车。齐林愤恨的盯着他们,刚要责骂他们身为暗卫不拼死护主,反倒让将军身陷险境自己苟且偷生,二庄便按住他的肩膀,说道:“这是将军的命令!”

齐林气的脸色铁青,又大声咆哮道:“将军什么命令!他上次就是下了这样的命令,自己去送死了!难道这一次我们又要当缩头乌龟,看着他替我们死吗?”

沂南忍不住道:“将军不会有事的,他说了有办法,一定就有办法,我们现在先脱身,日后才能为将军所用!”

二庄没说话,只是按住了齐林的肩膀。

沂南拿起了缰绳,驱着马车离开了。

秦臻站在柳石人的马前,看着他们驾着马车离开了,直至山岭之间再看不见影子,这才松了一口气。

柳石人面带嘲讽的笑道:“镇北将军可真是大公无私,爱惜自己的部下,不惜用性命去保证部下的安危。”

说罢,他冷冰冰的给旁边一个侍卫使了个眼色。

那侍卫心领神会的从后面的马车里拿出一条玄铁锁链,扔在秦臻面前。

柳石人抬着下巴,倨傲的看着她:“自己戴上。”

秦臻也没脾气,拿起来,三下五除二的戴上了。

柳石人看着她这样顺从,心里的疑惑越来越重。

他看见秦臻咔吧一声上了玄铁锁链,不带丝毫犹豫。

柳石人望着她,脸上狐疑之态越发明显。

他翻身下马,走到秦臻面前,饶有兴趣地问道:“苏流云啊苏流云,你可真是改了性子。”

又忍不住道:“若不是看见你刚刚挽弓那姿势气贯长虹,我都要以为你只不过是有个相同样貌的假货了。”

稍微走近了一些,秦臻便将柳石人的样貌瞧了个清楚。

朝中贵族养尊处优,里面养出来的公子小姐都挺好看。尽管这个柳石人一脸欠揍的样子,但也不可否认,如果不说话,他还算是一个风流倜傥的公子哥。

秦臻朝他咧嘴冷笑,露出森森的白牙。

柳石人禁不住的笑了起来,走近了苏流云两步,但是还有所顾忌,不敢离得太近。

他望着秦臻,畅快淋漓的说道:“苏流云,你往日里从不拿正眼看人,暗地里也不知道结了多少仇。现如今做了我的阶下囚,是不是后悔莫及?只要你跪下来求我,我就可以考虑你在圣上面前美言几句,给你留个全尸。”

秦臻哦了一声,又冷淡的说道:“我不会死的。”

柳石人仿佛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笑了起来,眼里眉梢全是嘲讽:“等进宫见了圣上,你就知道哭了。第一次杀不死你,叫你从皇陵逃了,你倒真以为自己是不死之身了?你这好运气,哪里来的第二次的机会?”

秦臻撇了他一眼,很是不耐烦道:“你到底还回不回宫?有话快说,别耽搁我的时间。”

柳石人被她的话一噎,当即想要抬手给她一耳光。

但看着秦臻那冷淡的目光,他这巴掌抡在空中顿时也落不下去了。

要怎么处置苏流云,那都是如今在位的圣上,苏流云结义的大哥,楚帝楚卫风的事情。

他实在是没有那个职权处置他。

他要是反抗,柳石人还能下令格杀勿论,问题是人家又没有反抗,搞得他一肚子火气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撒。

秦臻的心怦怦直跳,虽然脸上还是一脸淡定,其实心里慌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眼看着那一巴掌即将扇下来,半道又停了,她的心都差点跳出嗓子眼。

不过,她也确实赌赢了。

当今的圣上楚卫风,一定是想要亲手处死她的。

杀了苏流云一次,他还能从眼皮子底下逃出去,这第二次杀他,必然是会亲自动手,不会让旁人代劳。

帝王最是疑心深重,不亲手处死,亲眼看着断气,都不会相信这个威胁是真的被铲除了。

这一点,她出身皇家,早就通晓其中奥妙。

柳石人咬牙切齿道:“你以为你还能活过几天?!”

说罢,他看向这列兵马的后面。

皇宫之中跟随的眼线必然藏在这支队伍之中。楚卫风说过,除非她拼死抵抗,否则,一定要抓活的。

柳石人还在气的牙痒痒,秦臻朝他嗤笑了一声,哼了一声,大摇大摆的走过了这两边让开道路的兵士里,上了马车。

柳石人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脸面,红着眼咬牙切齿发誓道:“终有一天,我要你跪在我面前痛哭流涕地求我!”

秦臻掀开帘子,往外嘱咐道:“我饿了。”

旁边的侍卫愣住了。

秦臻又说道:“给我端点菜来。”

她放下了帘子。

那个侍卫一脸懵逼,柳石人一把掀开帘子,扔进来一袋干粮,哼了一声:“吃了好上路。”

秦臻笑眯眯的说道:“承你吉言。”

柳石人骑马走在前面,不再看她。

马车从京都的街道一路过去,秦臻吃饱喝足,活动活动了筋骨,坐在马车里,一脸低眉顺眼,垂眸不语。

柳石人掀了帘子,看了她一眼,忽而笑道:“镇北将军,你可是真的沉得住气,死到临头,还这么不慌不忙。”

秦臻心烦意乱,听见他这么一说,也没理他,深吸了一口气,还是继续低着头。

柳石人觉得她倒是沉着冷静,啧啧叹了两声,便放下了帘子,坐在高头大马上,风光得意的带领着这列兵马朝着皇宫进发。

马车哒哒走了许久,摇晃了一路。秦臻偷偷掀了帘子往外看,街道上张灯结彩,也许是因为新年刚过,辞了旧岁,家家户户,大街小巷,熙熙融融的都是来往的人。

跟秦国比起来,楚国的人更偏好玄色或是蓝色。这一点,从街头巷尾的寻常百姓身上的普遍衣着便可以看出。

外面过路来往的行人兴许是见惯了这京都王公贵族的马车,见怪不怪的模样。

秦臻掀开帘子,偷偷打量着外面的市井街铺,有个手里拿着糖葫芦的小女孩看着马车轿子里的帘子掀了开,露出了半张脸,眨巴了下眼睛,对着秦臻笑了起来。

秦臻看着那小女孩舔着糖葫芦对着自己傻笑,也是情不自禁给了一个回应的微笑。柳石人骑着马走到她的旁边,看了看那孩子,又看了看秦臻,冷笑道:“趁现在多笑笑,等过会儿,你就笑不出来了。”

秦臻对他翻了个白眼,毫不留情的放下了帘子。

百丈城门之后,便是皇宫。

一路进了京都,旁边的御林军看到柳石人一脸意气风发,再看到后面侍卫们紧紧地护着那辆马车,心里当下便明白了七八分,纷纷恭敬的推到了一边,给他让开了一条道路。

这一路出示了进出的腰牌,柳石人畅通无阻地进了皇宫。早已有宦官在内候着,与柳石人附耳说了一番,不住微笑点头,将秦臻带了进去。

手上玄铁镣铐冰冷,随便一走动便是哗啦作响。那个宦官面容清秀,很是柔媚,说话也细声细气:“将军请往这边走。”

秦臻跟在他后面,心里擂起一面鼓。

转过数道回廊,越过几重宫门,无数个行色匆匆的宫婢都在见到这宦官时低下了头,眼看着越走越偏,秦臻终于开口道:“你这是要将我带到哪里去?”

那宦官听到她这么问,明显一愣,继而疑惑的看着她,问道:“将军不认识奴才了吗?”

秦臻:“啊???”

她咳了一声,装作沉着冷静的低吟道:“啊,你就是那个谁谁吧?嗯,宫里这么多宦官,你也知道,我在外打仗,宫里这些人,名字有些记不清了。”

那宦官脸上表情更加迷惑了,脚步也停了下来,回头看着秦臻,惊疑不定地问道:“您……难道是齐林他们想出来的计谋?”

继而,那宦官掀了掀眉,看着她的走姿,露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神情,思索了片刻,对着秦臻皱眉道:“可是齐林派你来的?他有无口信要传给我?”

秦臻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那宦官也不客气,想了想,笑了笑,又说道:“那便随我来。”

说罢,他又折返了过去,带着秦臻重新绕过几道垂藤画廊,进了一座宫殿。

秦臻看着他的身影一路向前,心头疑窦重重,却又不好开口。

那宦官带她进入了一座宫殿,里面白纱荡荡,不消说,看着金砖铺地玉石为座的奢靡,这就该是皇帝的前殿无疑了。

他一屈膝,朝秦臻道:“请将军在这里候着。”

说罢,便退出了大殿,顺便关上了门。

秦臻抬起自己的手腕,看了看上面锁着的玄铁锁链,心里不是个滋味。

唉,她堂堂一个秦国公主,一朝进了别人的身子,还莫名其妙的被围追堵截,被逼到今日这地步,竟然出此下策,险中求胜。

猜你喜欢

  1. 豪门小说
  2. 穿越种田小说
  3. 暖婚小说
  4. 幻想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