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乐乐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星河迢迢月未歇

更新时间:2019-08-12 10:36:56

星河迢迢月未歇 连载中

星河迢迢月未歇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银河有寄分类:仙侠主角:荼翎未因

主人公叫荼翎未因的小说叫做《星河迢迢月未歇》,本小说的作者是银河有寄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缘起缘灭,花开花落。她误闯进幽冥,误入凡事纠缠,以为不过都是巧合,结果却是劫数……传说,天池能容纳天地浊气,洗涤灵魂,然而泉眼匿迹,干涸万年。六界之中,凝聚天地灵气而生的泉眼,竟化成了形体,遁迹于六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荼翎?”

月老看着眼前的来客,愣了稍许。

荼翎颔首,道:“叨扰了。”

二人之间沉默了片刻。

月老是个看得通透的老神仙了。未因在天界时,常到他的姻缘府串门。月老不仅掌管人间姻缘,还掌握了天界的姻缘之线。

那就是月果。

月果是月树的果实,以情为引,以心为鉴,受到月果祝福的眷侣无论历经多少坎坷,终会修成正果。以往神族每每大婚,便会找月老为他们送上一颗月果,使新婚夫妻恩爱长久,两不相移。

成熟的月果会在合适的时机裂开,露出里面的玲珑心,得见玲珑心的眷侣,这一世无论多少阻碍,还是会终成正果。

不过,这也许是天界的杜撰,毕竟月果也就是长得好看,若是真有那么神奇的功效,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和离的神仙呢?未因见荼翎来了月老这里,就知道他想干什么了。

荼翎将瘴气之事告知月老,末了补充,“此事不仅关乎南冥和东极天,也关乎到天尽头的天池,还请月老帮忙。”

月老听罢,大致明白了他的意思,道:“三世怨侣是天劫,既是历劫,那两人缘分就已经随尘事了却。你这次来,定不是为我手中的红线而来吧?”

牵红线讲究的是缘分。

月老的红线不是乱牵的,而是根据冥冥之中的缘分定的。有缘者,才会被红线绑住,无缘者,纵使牵一千条一万条,也是无用之功。

荼翎道:“我为她再造了一世,不知月老可否赐一颗月果?”

月老抓起身边的红线,缠绕在手上,犹豫了一番,哭笑不得的道:“这月果千年一开花,千年才一结果。”

“我知道,但并不是为我自己而求。月老向来深明大义,应该不会舍不得区区一月果吧?”

荼翎怎么会不明白月果的难得,且数量有限,这抢手货还未成形便被天界要成婚的神仙定了。

“你这么说,我不给倒还是我的不是了。”

月老听他这番话,知道他是故意这么说的。但是又有什么办法,谁叫他与荼翎旧相识,荼翎还帮过他不少忙。

“我并非故意。”

月老长叹一声:“罢了罢了,你来的正是时候,月果正在结果,随我来。”

月老带着荼翎走出府邸,来到月树下。夜月狡黠,云雾游走,月树在月亮若隐若现的光辉下,显得神秘又古老。

月老伸出手,施术牵附出月树上的果实。不一会儿,手上多了一枚红色的果实。

“这枚月果还未成熟,不过已经成形了,也不影响使用。只要时机到了,它自会成熟。”月老将月果递给他。

荼翎看着手中这枚尚未成熟的果实,对月老说:“多谢。”

“希望它能发挥它应有的使命。”

荼翎知道,月果成熟之后,就可以被唤醒。根据冥冥中的指引,破除一切困扰,有情人终成眷属。他拿着月果,正要往回走。

月老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替我向阿霁问安。”

荼翎身形顿了顿。

“好,告辞。”

月老看着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云雾里,却还是站在月树下许久,不由得想起记不清名字的词,喃喃道:“不得哭,潜别离。”

不得语,暗相思。两心之外无人知。

“阿霁,你还记得我吗?”

“你会不会,已经忘记了。”

“这里还有一棵月树……”

月老抚摸着树身,暗暗的神伤,这棵树,陪伴了他万年,万年的时光,原来弹指一挥,他的记忆却没有随世间淡去,反而愈来愈深刻。

“月树又到了要开花的时候。”

花前月下暂相逢。苦恨阻从容。何况酒醒梦断,花谢月朦胧。

花不尽,月无穷。

忘川河边常年盛开的曼珠沙华,千年不谢。传说,冥界土地贫瘠,任何花种皆不得在此落叶生根。唯有曼珠沙华是这暗无天日的世界里唯一的亮色。

孟婆熬汤,以忘川水为汤,以七泪为引。喝下一碗孟婆汤便忘却红尘,前世不记。可只要亡魂看见这曼珠沙华便又会忆起前世种种,这花也可称之为情花。

孟婆庄。

形形**的魂魄来了一批又走一批,终于,送完了最后一批魂魄。

阿霁看着那在忘川河畔流连已久的魂魄终于来到了自己的孟婆庄。作为一个超度亡魂的神,她已经对这些滞留的魂魄见怪不怪了。

“姑娘,喝下这一碗汤,便忘却前尘往事,少去三千烦恼。”

她从屋里出来,端着一碗氤氲热气的汤药,放在桌上。

坐在桌前的,是一位面容清秀的女子,她看着眼前的黑衣女子,问:“这便是孟婆汤吗?”

“喝吧。”

阿霁催促道。

“喝下,就会忘却一切,重新开始吗?”女子眉目间满是凄凉,手却端起了碗。

“世间有人想忘却忘不掉,有人不想忘却忘记。众生皆苦,只是各有各的苦罢了。”

阿霁叹了口气,神色复杂的看着眼前的人一饮而尽。

“上路吧。”阿霁对她说。

她掉下两滴清泪,踏上投生的奈何桥。

荼翎立在彼岸,远远地观望着她前去轮回,走到孟婆庄去。

阿霁送完这最后一位魂魄,正在收拾。看见荼翎来了,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荼翎唤:“阿霁。”

未因这才晓得,原来阿霁就是冥界的孟婆。

只是她以为传说中的孟婆,是一个半老的徐娘,没成想,居然如此貌美,一双凤目,顾盼生姿。只是虽然肤如凝脂,白若霜雪,但她垂下的长长青丝中已经出现几缕白发。

“陛下,她已经上路了,待他们转生之后,身上会有三世怨侣的记号。”阿霁低下头去,想起方才在那女子汤里放的那一株曼珠沙华。

喝了曼珠沙华融入的孟婆汤,即便忘却前尘,却会在身上留下一个印记,那印记证明,曾经他们还有过缘分。

荼翎前几日回了冥界,便着手三世怨侣的转世。只是茫茫人海,如何去找到两个失散的魂魄,是个棘手的事情,好在阿霁细心,且对冥界事务熟悉。

他点点头,说:“好,幸苦你了。”

“职责所在。”阿霁低下头,她性子寡淡,辈分又大,即使是面对对九幽冥王,也无需多客套。

荼翎想起月老的嘱托,便提了一句:“上次我去天界,月老让我代他向你问安。”

“多谢陛下,我很好。”阿霁怔了怔,“今日无事,便先行告退了。”

阿霁远远行走在忘川河畔,黑纱裙被冥界的幽风掀起,飞舞在曼珠沙华之间,似一只黑色的蝶,穿梭于花丛之间。

她忽然注意到自己的青丝又白了几缕,才记起,又是几个几千年过去了。乌头虽黑有白时,惟有潜离与暗别,彼此甘心无后期。

她抚摸着自己披散在肩头的些许白发,神色怆然。

未因看着这位叫做阿霁的孟婆黯然的身影,不知为何,没由来的伤感。

朱颜辞镜花辞树,从此不见青丝现白头。

未因想,三世怨侣已经再入轮回,接下来就是该去凡间,找到他们,帮助他们修成正果。如此,自己的元神也就得返肉身了。

她问:“如今这三世怨侣再生,陛下,我们何时去凡间?”

“不急,转生也还需时日。”

“那么,可否容我暂借陛下的身躯一用?”

“做什么?”

“写信。”

既然肉身一时半会拿不回来,总得给上司一个交代,况且总这么依靠他找肉身,岂不是太慢。于是,她决定写信给穆何君,让他赶紧火速前来救她。

荼翎远眺着对岸火红的花,默许了。

冥界时光不知几何,但凡间岁月对于神仙而言,不过弹指一挥间。

这日,荼翎翻开卷轴,查阅三世怨侣的记录。

三世怨侣已经投生到凡间一处名叫羌国的地方。他们现在已经长成了一对少年少女。

“也是该去凡间的时候了。”

荼翎收起卷轴正欲将行,却发生了一件大事。

阴兵来报,地狱之中有一厉鬼出逃。

这厉鬼趁鬼差交班时分,策划了一条逃跑的线路,一路混出了地狱,还伤了不少鬼差。

荼翎的脸色不好,又听来禀的阴差道:“镇守鬼门的九黎壶被窃走。如今,鬼门的封印正在逐渐消弱。”

鬼门,也是地狱之门。

里面封印了万鬼,若是跑去了人间,后果不堪设想。

“全力镇守鬼门!”荼翎表情凝重,“派人去通告天界,若有什么不测,请求派兵支援!”

“是!”阴兵领命,便四下散开。

现在情况突变,未因有些为他担心,问:“陛下,我们还去凡间么?”

“自然要去,那厉鬼全力冲出地狱。此时力弱,定会躲避到人界,那里气息混乱,不易被探查。”荼翎蹙眉,眼中不无忧虑之色。

未因在天界从未听说过九黎壶,这时便不由问:“那九黎壶是个什么神器?”

九黎壶又名炼妖壶,曾是炼化妖怪的容器,煞气极大,可镇压地狱数鬼,也可作为法器,无论神魔皆可被炼化。

“上古女娲大神给鬼门加持过一道封印,只是后来女娲身归混沌,封印力量微弱。于是,冬神玄冥才铸造了九黎壶来辅助镇压鬼门。”

未因奇怪,“可是,既然有女娲留下的封印,那姬莫又是怎么逃出来的呢?而且还带走了九黎壶?”

“九黎壶被放在鬼门,由青帝亲自加封了封印,已有数千年,一般的厉鬼,是不可能破开九黎壶的封印,除非有修为深厚的人帮助姬莫破开封印。”荼翎心中已经有数,究竟是什么人想要冥界出乱子呢?除了魔界,还能有谁呢?

结盟不成,便先潜入冥界,制造混乱。本来荼翎与现在天帝的关系就不好,这么一挑拨,更加疏远了冥界与天界的关系。

未因猜测道,“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呢?”

“暂时不清楚,只要出逃的厉鬼在凡间,总会有露出踪迹的时候。”荼翎肯定道。若无人暗中相助,它是不会如此轻易的出逃,而且还带走了九黎壶,想来那九黎壶也是他们的目的。

荼翎亲自到鬼门加固好女娲留下的封印。

看着重新加固的封印,放心的离开冥界,去了凡间。

天界,苍梧宫。

清冷的宫殿外坐着两个仙童。

“你说,神君他上月说去一趟沧海,这都现在了,怎么还没回来?”一个圆圆脸的小仙童撑着脸,有些惆怅。

坐他旁边的另一个年长一些的仙童道:“神君每隔百年,便要去沧海一次,每次便是十天半月,算算日子,也该是回来的时候。”

小仙童说:“对了,前几日冥界来了封信,说是要给神君的。也不知信上写了什么,不过信封还挺闻的,带着香味。”

大仙童看着他,神秘的笑笑:“定是冥界哪个女子看上我们神君了。”

“也是,神君经常神游在外,指不定骗了多少少女芳心。不过,这都几千年了,也没见女仙入住苍梧宫。”

“你们说什么?”

不知何时,穆何已经出现在他们面前。

两个仙童张大了嘴,连忙摇头。

穆何一袭淡青色的薄衫,带着沧海的雾气,往殿里走去。

两个童子也跟着进去了。

“神君,前几日,有一封从冥界来的信。”

小仙童把信呈了上去。

穆何看了一眼,信封上并未署名,拆开信封,念道:“穆何君,见信如晤,别来无恙,前日误入南冥,如今身陷囹圄,肉身被困于东极天一瘴气之中,请速来救我。”

落款,赫然写着未因。

他从沧海回来时,路过青帝的妙言宫。青帝正好召唤他以要事相托,已经将东极天的瘴气之事告诉了他。

穆何一想到青帝提起那日荼翎身上还多了一个元神的事情,便已经将事情猜出了大概。

当即决定,要再去一次沧海。

或许,这是一个契机。

小说《星河迢迢月未歇》 第三章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江湖恩怨小说
  3. 职场对决小说
  4. 豪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