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乐乐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浮生三剑

更新时间:2019-08-21 11:20:51

浮生三剑 连载中

浮生三剑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君蓝允分类:武侠主角:玉灵步容

小说主人公是玉灵步容的小说叫做《浮生三剑》,是作者君蓝允创作的武侠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两方武者乱江山,三柄神剑定乾坤。剑血浮生难扭转,蜀王春恨终定局。怒风扫河道,暴雪卷狂刀。影人剑缥缈,胜者仰天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江湖是美丽的,在深夜的街头独自挥舞着刻着自己名字的剑,像风一样潇洒。

江湖是无奈的,看着自己的父母至爱喋血黄沙,为报仇也只能十年面壁。

你可以凭着自己的绝顶聪明,去寻找隐藏的秘籍,练就绝世的武功。或者开山收徒,成为受人敬仰的宗师。也可以打一把属于自己的剑,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成为传说中的孤独剑客。

总之,即使江湖险恶,也不论行不行,步容与陆游原二人都决定要去闯上一闯、试上一试。

京城的十二月,就已经是深冬腊月了,皇宫城墙下四周空旷,遮不住的冷风就灌在人身上,真的是寒冷得很的。等步容与陆游原二人商议好日后去处之后,就已经是深更半夜了,这时他们才想到自己是初来京城乍到的,根本不知道哪里有可以歇脚的地方,这才急着去找安顿之处。

本来德昭女皇已经赐予步容王爷之位,他们二人是应该回步王府暂住一晚的,奈何步容全家遭灭门惨案,陆游原怕回去了王府之后步容会触景伤情、难以自已,所以他最终还是拒绝了步容提出的回王府的主意。

于是步容与陆游原二人无奈,只得在京城中逛了一两个时辰,好不容易才在城中的东南角,找到一家深夜仍未关门的客栈,叫‘大福客栈’。

‘小二,来两间上等的客房!’陆游原站在大福客栈门口就张口大喊道,不知道是不是今天被封了使者开心,还是想到明天便要与步容携手闯荡江湖兴奋,他一反往常的谦谦美君子形象,也不管是否吵到在客栈休息的其他客人。

‘有,有,有。’客栈里传来小二的答应声,只见他匆匆忙忙的跑到步容与陆游原二人面前,身体呈弯腰作揖状,‘二位客官大驾光临,快快里面请,欢迎来到大福客栈!’说罢,便急匆匆地领着他们上了楼。

‘两间客房已经准备好,上好的!二位客官先请,小的这就去给你们倒洗脸洗脚水。’

这小二操着的地道北方口音,让步容与陆游原二人差点没笑出声来,陆游原笑道,‘你这口音真怪。’

随后小二便下去打水了。

‘大哥,你我今晚暂且先去洗漱好,然后下楼喝上两杯,醉过之后再好好睡一觉,逝者已逝,你也不要再伤痛了。待我们明日睡到晌午时分再出发!’临进房门前,陆游原还不忘给步容做个思想工作,他知道步容性子直脑子冲,生怕步容回头有什么冲动。

‘兄弟你放心,我步容自有分寸,你陪我先醉上一夜,凡事明日再议!’步容笑道,他知道自己就这样伤痛已经过去一天一夜了,他心中清楚,自己必须要调整过来,报仇的事一直记着,但是自己现在是剑阁与朝廷的双重使命在身,万万不能被仇恨带了去,当以大局为重。

二人说罢,各自进了客房。

陆游原一个五花大躺的样子躺在床上,有棱角的美颜上明显挂着喜悦,他心想今日被当今女皇封为江湖使者,也算是一件荣誉无上、光耀武当的大喜事了,自己离心中的报国又近了很多。从昨天到今天,将近两昼夜没有睡觉,陆游原哪还有精神喝酒,他不等小二送来热水,便直呼呼地裹着棉被睡了去。

这边房间的步容却不是陆游原那样,他放下身上的镇妖剑,直愣愣地站在窗台,外面明月当空,月光朗照大地。

此情此景,不禁又让步容黯然神伤,他的两行热泪早已滚滚而下,他紧咬着自己的嘴巴,不让它发出声响,步容心中悲伤实难自已!他想到自己伟岸的父亲、慈祥的母亲,以及小时候在步王府之中的点点滴滴,然而在昨夜之间都已物是人非!步容困惑,杀害他全家的凶手究竟是谁?又有何目的!他在蜀山这十几年,从来没有觉得自己会是个多愁善感之人,渐渐地,他又想到了今日女皇那美颜之上的无奈,想到了蜀山之上的玉灵师妹。

‘大爷,您的热水。’大约一刻钟不到,步容的客房被小二敲了门,是上来送洗脸洗脚的热水,步容的思绪被小二的阵阵敲门声中拽了出来。

‘有劳了。’步容淡淡地道了谢。眼前这个小二虽然岁数仿佛不大,但是身躯却佝偻着,仿佛是怕生的小孩,小二看出来步容的面色神伤,北方口音依旧是很重,问道,‘大爷,您这是怎么了?为何如此郁郁寡欢!’

步容被小二这么问道,表情略显尴尬,不知道从何开口,想了想也不便开口,于是他并不理睬小二,转过身准备洗漱。可是这个小二自己倒是说了起来,他一边替步容倒水,一边说着自己的经历。他原本是北方一个大家族的小一辈,那一年家中老一辈得罪了临边北海的门派轩辕刀,在一夜之间被他们杀了个满门,当时他还小,母亲将他放在侧房的壁橱之中,方才躲过一劫,他亲眼目睹了自己一家上百口死于轩辕刀手下。小二说到这里的时候,步容已经充满了疑惑,不知道他为何在一个客栈中当小二,此时水已倒好,小二他又接着说了下去,‘那时候我才十岁,等轩辕刀的人走了之后,我才敢哭出声来,后来我晕倒在路边,正好大福客栈的掌柜路过,他用马车把我带到了京城,从那之后,我就在大福客栈做了小二,一做就是二十年。’

‘你没有想着报仇吗?’步容不禁问道,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白天的时候还听到雷将军说起过这个北海轩辕刀,也是江湖中鼎鼎有名的门派,在北方那更是威名显赫的。

‘何尝没有想过,二十年来不曾有一日不想,可是自己什么都没有,也不会武功,我一个人怎么敌得过这武林大派?渐渐地,我都已经没有了报仇的心,心想自己一辈子也就是这样了,潦倒在这大福客栈之中!’语罢,这小二‘呜呜’地哭了出来,‘小的虽不会武功,但是毕竟生在大户人家,所以从你们二人刚才在门口之时,我便已经觉察到你们身上有武林人士的气息,所以才跟大爷你说了这些。’

听完小二说的这些,步容不禁心中愤恨,若是当时这个小二死了才是幸运的,也不至于他二十年来一直活在家破人亡的阴影之中。小二若不报仇,是愧对列祖列宗,日后去了地下也是无颜面对家中老小上百亡魂。若要报仇,便是一辈子背负血海深仇,这种以眼还眼的活法,是让他这种单薄的人无法抗得住的。步容又想到了自己,他比小二幸运得多,最起码他没有目睹自己的亲人被杀害,既不知道自己仇人的方向,也不清楚自己有没有能力去报仇,没有准确的目标,他比小二轻松得更多。

不知不觉地,步容已经洗好了脚,盆中的热水也渐渐凉了,小二把盆端了起来,准备出去了。

待小二到了客房门口,起身准备关门的步容这时突然问了一句,‘那假如有一天你有能力去报仇了,你会去吗?’

‘我会的,不报此仇我没理由苟活,二十年来,我不曾睡过一个安稳觉!’小二肯定地答道,不过又接了一句,‘可惜没有这个假如。’

听到小二下楼的脚步声,望着他那被仇恨压弯了的腰,步容缓缓地将房门关上,在床上躺了下来,也忘了要与陆游原畅饮之事。他此刻心中思绪万千,怎么理都理不好。不过他知道,这个仇,一定得报!这个晚上,他梦到了父亲、母亲,可是具体是什么梦,等他起来时,却已经是一点点都想不起来了。

步容与陆游原二人真的是如约定般,直睡到了大晌午才醒。这时候小二已经打好了洗脸水,供他二人洗漱。

步容三下两下就洗漱好了,早早下楼等着陆游原一起喝上两杯。

整整等了将近半个时辰,陆游原这时才缓缓地走了下来,只见他俊美的脸庞精美无暇,双眼炯炯有神,身上是换了一身黑色青丝便装,肩上披了一个白色貂皮披风,腰间别着一块玛瑙红的玉佩,手上多了一把淡青纸扇,好不潇洒!在下楼时,他便已经是拱手抱拳道,‘大哥莫怪,实在对不住,小弟每天起早都要打扮一番,所以花了点时间。’

步容笑道,‘不怪不怪,当先罚上三杯!’这边反观步容,倒依旧是简单普通,天冷了,他身上只是加了一件淡灰色的小袄。

陆游原已经在他桌子对面坐下了,一举一动,都是潇洒之极。

‘小二,上最好的酒!’三四盏老酒,一两盘牛肉,加上少许的花生米。

‘小弟先罚三杯!’步容与陆游原二人又相见恨晚般地饮了起来。

酒过三巡,外面寒风挂得愈加凶猛,客栈内二人喝得更加尽兴!这边吃得已经七七八八,那边二人还未喝够。

步容想挥手继续叫小二上酒,这时候陆游原将他止住说道,‘大哥,你我二人虽未尽兴,却也已喝得开心,下午我们还要道京城外东五十里的金刀王家去散那英雄帖,切不可酒多误事!’

步容听陆游原这么一说,忙放下手,那金刀王家毕竟是他入江湖的第一个地方,绝不能被酒给误了!‘好。待你我兄弟将琐事都处理好的时候,再尽情喝上几大缸,那时候再不醉不归!’

‘哈哈哈,大哥能明白我心意,如此甚好!来日方长!’陆游原大笑,丝毫没了刚下楼时候玉面俊生的样子。

步容好奇这金刀王家,问道,‘这金刀王家,究竟有何过人之处?’

陆游原借着酒劲兴奋地答道,‘其实小弟也不是很清楚,单单是知道这王家不仅是家财万贯、富可敌国,其刀法更是在中土武林中鼎鼎有名,他们家所有的刀具都是黄金打造,奇重无比,一般人难以使用。家中族长王金万也算是中土武林中数一数二的刀法高手,他使的好像是什么霸王金刀!’

‘那我们就更要见识见识了。’可能是酒劲,可能是初入江湖,步容显然是跟陆游原一样兴奋地不能自已。

不多时步容与陆游原二人便吃罢了,上楼收拾好衣物就准备走,走之前陆游原在客栈大堂的桌子上留下了一锭数两重的金子,算是房费与酒钱。

步容特地与小二告了别,步容在心中暗暗下了主意,将来有一天定要亲自为他报了这大仇,让他有颜面回归家乡。

步容与陆游原二人向京城城外赶去,在城外的郊区树林中有他们进城时留放的两匹宝马,他们要骑马去金刀王家散那英雄帖。

醉后狂走西复东,银鞍红马驰如风,好不尽兴!一路上他们二人快马加鞭,趁着酒兴奔驰在树林丛中的偏僻小道上。不出一个时辰功夫,二人便到了金刀王家的地盘。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一座豪华雄伟、富丽堂皇的王家府邸,府门口是一对纯金打造的龙虎双兽,威风凛凛、栩栩如生,大门近一丈多高,是稀有的大理紫檀木制造的,散发着古朴却又华贵的气息。

陆游原忍不住咋舌,对步容说道,‘这大理紫檀木,木质坚硬,香气芬芳永久,色彩多变,且百毒不侵、万古不朽,世人称之为圣檀,其稀有程度可见一斑!没想到这王家竟然拿它来当做大门。’

步容忍不住笑着回答道,‘你在路上都说了,他们家乃是京城的第一富豪,这大门对他们王家来说估计已经是算简朴的了。’

‘是的啊,看来这王家府邸不亚于你的王府啊!’陆游原听到步容这么回答笑着补了一句。

‘哈哈哈,估计这时候应该有人要带我们进门了。’步容猜到,这么大一个家族,不可能没人把守大门。

果不其然,这时候大门从里面打开,其中冲出来了十来个侍卫,个个是锁子甲,手持金色大刀,刀刃闪闪发光。步容与陆游原二人见状,忙从马上跃身而下。

‘你们何人?来我金刀王家!’领头的侍卫大声地问道,显然他们是王家的本门弟子,从站姿与神态上看得出,绝不是一般的侍卫。

陆游原拱手笑道,‘在下武当八卦门弟子陆游原,这位是蜀山剑阁大弟子步容,请求见你们族长,烦请大哥通传一声。’

领头的侍卫听到陆游原这么说,向身后的手下挥了手,对着他耳边低语几声,然后那手下就急忙跑进了府中。领头的侍卫这边说罢,随后便对步容与陆游原二人说道,‘二位小哥请等一下,我已派人去通知了族长,稍后便来!’

‘好!’二人又拱了拱手,对他表示了谢意。

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刚才进去的侍卫就匆匆忙忙地跑了出来,模样已经是喘得上气接不上下气,对着领头的说道,‘族长说,速速请二位公子进府!他已经在前来迎接的路上了!’

领头的侍卫听罢,忙对着面前的二人说道,‘二位快快里面请,刚才有所怠慢,还望原谅!’然后命手下将他们二人的马牵了走。

步容与陆游原二人相视一笑,心领神会地抬脚进了府。果然如步容说的那样,这金刀王家府内的豪华奢侈的程度,远非他们二人所能想象。只见入门便是曲折游廊、阶下奇异珍贵的石子漫成甬路,整个府内院落富丽堂皇、雍容华贵,墙壁上不时有金石点缀,光芒万丈。他们二人走在这路上,只觉有自己是身在富贵之中的奇妙感觉。

这时候步容与陆游原二人忽然听到前方有人喊道,‘二位大人光临寒舍,老夫有失远迎!还望海涵!’

‘看来是王金万来了。不过他怎么称我们为大人?’陆游原悄悄对步容说道。

步容也低声答道,‘应该是大姨的旨意昭告天下了吧!不然他怎么会唤我们大人?’说罢,他们二人迈步就上前迎了去。

眼前的这王金万已经是年近六十,却依旧显得结实健壮,没有一丝丝老态,身缠万贯之人,过得就是比平民百姓舒适上百倍。他虽然相貌平平,但是单看那一身绫罗绸缎就已是不菲,跟别说他十个手指上带了九个西域来的雕花金戒指,腰间别了拳头大小的貔貅翡翠,好不气派!

‘王老何出此言?我们二位来您府中,实在是有所打搅,也望您原谅!’陆游原面带微笑地回答道,与步容共同作揖回礼。

‘哈哈哈,哪来的话,一位是当今小王爷,一位是朝廷特派的江湖使者,来我王家真的是让寒舍蓬荜生辉啊!’王金万说话非常的客气,显然是商场与官场的老手,他又对步容说道,‘老夫与令尊老王爷的也是有几十年的交情,一生敬重他的为人,奈何他前夜遇害,老夫真的是悲从中来啊!’步容见他严重竟然有了泪光,还做手锤胸状,感觉他真的是有心如刀割之感。

陆游原在旁边见到王金万这伤心的样子,不禁心中感慨,暗暗想到这金刀王家这么富贵,定跟这王金万的这张能说会道的嘴有关。

步容听到王金万这么说,心中甚是感激,忙回答道,‘家父遇害,乃是贼人所为,王老爷您乃江湖前辈,望能帮小侄在江湖中多打听打听凶手是何人,若有线索,必要告知小侄。’

‘老夫一定竭尽所能,若查到凶手不能,定让那贼子碎尸万段,以解小王爷心头只恨!’王金万是这样回答步容的。

随后王金万撤下侍卫,带着步容与陆游原二人向府中正堂走去,一路上带二人参观了庭院中的不少奇珍异宝,简要地跟他们二人说了金刀王家的发展史。他们王家本是山西一家龙门镖局的分支,因其祖传刀法霸道威猛,护镖安全,不出差错,王家镖局日益鼎盛,渐渐在江湖中打开了名声,成了山西一等一的富豪,后来看准了时机,逐步改行并且垄断了海盐进入中土的生意,举全族来了京城,成了当今的金刀王家。

‘原来如此,王家的头脑果然非我们常人能比!’陆游原故作恭维之状,赞叹道。

步容心中觉得他们王家是发百姓之财,现在中土盐价这么贵,那么多人吃不起,看来这跟王家多多少少扯不开瓜葛。

‘大人何出此言,我们不过是在朝廷的领导下混口饭吃罢了,如今政局不稳、天下混乱,我们得生意也愈发不好做。’王金万虽然说得非常客气,但是语气之中却或多或少地给人一种自傲的感觉。

不知不觉间,步容等三人已到正堂。堂中的华丽已经难以描述,步容与陆游原二人只觉得眼前的金光让他们头昏眼涨。王金万命下人安排座位给他们二人就坐,下人端上来的大椅也是紫檀木制的,上面垫着一层洁白的东北虎皮做的软垫。二人暗暗惊叹,这王家真的是钱多得无处可使!

刚坐下,陆游原就悄悄地侧过头跟步容说道,‘我差点以为他们是要端金椅子上来,还怕太硬太凉坐不习惯呢!’、步容被他这么一说,差点没把正喝在嘴中的上好龙井给喷了出来。

堂上王金万坐在中上方,显然是一家之主的样式,他旁边坐了几个头发花白但是身着华贵的老者,应该是家中长老,看来这金刀王家很是重视步容与陆游原二人的到来,看这排场是颇为正视的。

‘不知道二位大人来我王家,是有何贵干?’坐在王金万左边的白发老头开口问道,说话声颤颤巍巍,但是却很有力,中气十足,一看就是一位内功深厚的行家。

步容与陆游原二人相视一下,步容示意让陆游原说明来意。

陆游原明白他的意思,缓缓说道,‘实不相瞒,来年三月初八,家师善虚道长将召开英雄会,召集中土武林豪杰齐聚武当山,特命在下前来献上英雄帖。’这边说罢,他便从怀中掏出了一张帖子。这帖子是大红颜色的,封面上写着三个金色大字,显然就是‘英雄帖’。

堂上王金万与几位长老甚是好奇,他们彼此互相望了望,王金万问道,‘我王家早已淡出江湖多年,久不问江湖事,为何尊师要召我王家去参加者英雄会?’仿佛他们是串通好了的,这边王金万刚说完,那边白发老头又开口了,明显态度很坚决,‘我们早已不参与这江湖纷争,这英雄会怕是难以受邀!’

陆游原诧异,不曾想这才第一张帖子,就遭到了拒绝,看来师傅交给他的差事并不是想象中得那么简单。他起身太快,身上的黑色青丝都被带飘了起来,他说道,‘家师这次召开的英雄会,事关中土武林的存亡,他再三嘱托我要将这帖子散出去,还请诸位再考虑考虑!’

陆游原心中有数,他决不能这个时候将事关大夏存亡的批语说出来,不然传出去定是中土天下大乱。谁知眼前这王家的几个管理人显然已经再不愿提这事,他们心中只有家族中的不尽家财,江湖之中再难有事会让他们去趟浑水。

王金万说道,‘二位大人,我王家不过是个本分的商人之家,市农工商,我们商人排在最后一位,实无能力去管这江湖乱世,此事还望二位不要再提,今日且在我王府尽兴,山珍海味、美女佳丽应有尽有,二位尽情想用!’

听到王金万这么说,坐在堂下的步容不由怒火中烧,他跃身站了起来,对着堂上众人大声道,‘你们王家把我二人当成什么人?岂是来你府中享受的!’

‘你父亲在世时都对老夫尊敬三分,你这是什么意思?’王金万听到步容的呵斥,也忍不住恼怒,暴露了他的虚伪,他与步容,一堂上,一堂下,就这样对峙了。

陆游原见状,只得劝道,‘既然你金刀王家对这武当英雄会无意,那我二人不勉强,这就告辞!’说罢,便起身拉着步容准备离开,谁知步容动了真怒,不肯动半步。

步容愤恨,面色大红,握剑之手在颤抖,王金万刚才所说之话惹怒了他,今日他要大闹这金刀王家!‘老匹夫!’步容怒喊道。

这时候堂外来了数百侍卫,手持金刀堵在门口,双方剑拔弩张,气氛紧张得让人难以呼吸。

‘如今你父亲已经不在人世,老夫怎会惧怕你这黄毛小儿,我王家家大业大,管你是天皇老子还是剑阁弟子,今日杀了你,又能奈我何?’王金万拿出摆在堂上的那把金刀,这金刀与一般金刀不同,刀身灿灿发亮,金得耀眼,刀背上面镶满了彩色宝石,呈北斗七星状排列,看着样子最少有数十斤重。

‘七宝金刀!’陆游原见多识广,张口喊出了这把刀的名字。

‘小子还是你识相!’王金万笑道,异常嚣张,早已没有刚开始时的尊者形象!

步容丝毫不惧,相反他还有丝丝兴奋,骨子里他是好战的,压抑在心中的悲痛即将释放,今日必要这虚伪老贼性命!

见此双方的情景,陆游原举起手,大声说道,‘各位等等!’

‘你还有什么要说?’王金万问道,手中已经握起了七宝金刀,踏碎了身前的紫檀木桌。

‘三月初八,武当山上,所议之事,君子剑出!’陆游原大声说道,在堂的所有人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君子剑!’不仅是王金万,就连在堂的数位长老,顿时都惊讶得说不出话,心中显然是被震惊得不行,都是瞠目结舌的样子。

王家一众人惊讶了很久,‘你们走吧,三月初八,我王家定会到场!’王金万将手中刀放下,挥了挥手示意门口侍卫都退下。

君子剑,究竟拥有什么样的魔力?可能没有人知道!

小说《浮生三剑》 第六章 小二苦诉家中难,步容大怒金刀王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鬼怪小说
  2. 青春小说
  3. 宫斗小说
  4. 惊悚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