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乐乐文学网 > 小说库 > 职场 > 万律一抹红

更新时间:2019-09-30 14:09:05

万律一抹红 连载中

万律一抹红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华秀兰分类:职场主角:茵茵欧阳丽丽

热门小说《万律一抹红》由华秀兰所编写的职场推理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茵茵欧阳丽丽,书中主要讲述了:茵茵是211高校毕业的法律生,入行律师业5年,柔肩担正义,巾帼建功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虽是早上七点多,但七月的天,铄石流金。

茵茵匆匆忙忙去高院查阅湛姜单、管薄等三人抢劫案卷。到高院办理好查阅手续后,五百页厚的案卷,茵茵边看边复印、拍照、扫描、拷贝案卷材料。尤其是受害人鄂某的家庭住址等身份信息、联系电话茵茵核对了两次。用录音笔拷贝行车记录仪里的音像资料自己当场试听两次。

下午五点,茵茵打电话给刘律师,说自己还在高院阅卷,晚上七点所里见。

茵茵站在高院的最顶层,远处几座山头,热情拥抱晚霞。黄昏中的楼房,显的那么温柔,又有几分矜持。

茵茵回到所里,直接往刘丁山办公室去。

“昨天到监狱里会见的笔录,我已经看了。”刘丁山说,“与我的猜测没有错。像他们这一类的人,做任何事情,首先是为自己考虑利益,包含合法的与非法的,自己想多得一份。这里用利益二字是不妥的,这个利益不是法律保护的对象,属非法所得。”

“受害人鄂某报案登记表里记载,清清楚楚写的是湛姜单向其索要十万。”茵茵说,“而湛姜单说是向其索要四万,是不是受害人鄂某听错了?”

“行车记录仪里的音像资料拷贝回来没有?”刘丁山问。

茵茵拿出录音笔,三人认真听。

“从湛姜单的声音来看。”王建说,“本地话又不是本地话,普通话也不像普通话。”

一连放了好几次录音资料。

“你们注意听,这句话中的‘四’的读音是不是像‘十’的读音。”刘丁山说,“我爸急病,需要4万元钱做手术。”

“本地很多人,四与十读音不分。”茵茵说。

“湛姜单的文化程度多高?”刘丁山问。

“八年级毕业。”王健说,“这种文化程度,及有可能四与十普通话读音不分。”

“明天,再去一次监狱会见湛姜单。”刘丁山说,“把这两句话,‘我爸急病,需要4万元钱做手术。’与‘我妈妈急病,需要十万元钱做治疗’。分别叫他用本地方言与普通话多说几次,尽量叫他仿照当时抢劫时的情形说这两句话。录音带回来分析,看看是否四与十读音是否与我们的猜测结果是否一致。”

“吃夜宵,吃夜宵。”大家看见欧阳主任带着外卖小哥进来。原来已到夜里十一点,欧阳主任就订了夜宵,算是犒劳大家。

“明天上午九点,市中院召开向广大律师征求网上办案系统使用过程中的意见和建议。”欧阳主任说,“刘律师与茵茵,你们两个必须去一人,看谁去,你们自己协商。这是代表本所所有同仁,提出法院办案系统哪些地方需要改进。”

“还是请刘律师去吧。”茵茵望着欧阳主任说,“刘律师知名度比我高的多,办案数量比我多得多。刘律师去,彰显我们对系统的重视。”

“我没有意见,谁去都可以。”欧阳主任说,“下班,明天再继续。”

夜,深了,城市沐浴霓虹灯下,喧嚣窗外依旧。

茵茵第二次去会见湛姜单的路上时,倾盆大雨一直下个不停。

“怎么,又是你?”湛姜单一看见茵茵,不愿意接受会见,“你不是我的代理人,我有权不说话。”

“你与管薄、郎吉林三人是同一条船上的人。”茵茵说,“律师有权调查收集相关证据材料。”

湛姜单听茵茵这么一说,低下头,轻轻地说,愿意会见任何人。

“把这句话,用当地方言与普通话分别大声读三次。”茵茵说,“尽量仿照当时抢劫时的情形,并且我还要录音。

“不就是一句话,还搞的那么神秘兮兮的。”湛姜单说,“哪句话?”

“我爸急病,需要4万元钱做手术。”茵茵说,“先说这句话。”

湛姜单从座位上站起来,仿照抢劫时的情形,认真说起那句话。

“还有这句话,按照你说上一句话的情形。”茵茵说,“我妈妈急病,需要十万元钱做治疗。”

“好了,这次会见完毕。”茵茵说。

“茵茵律师,我也见过许多律师,你算是最认真、最敬业的律师。”湛姜单笑嘻嘻的说。

“为何态度变得这么快?”茵茵问。

“从刚才你录音的这两句。”湛姜单说,“我就觉得我有点希望了,至少刑期不会有这么长。”

“等法院说了再说。”茵茵说,“梦别做的太早、太美。”

会见完毕,走出监狱,雨早已停,烈日当空,农田荷花绽开,轻笑盈盈。回到律师事务所门口,刘律师也从中院回来。

刘律师、茵茵、王建认真分析录音资料。

“从上午的录音资料与公安部门提取的录音资料,进行对比分析。”刘律师说,“湛姜单普通话四与十读音不分。造成受害人理解为抢劫十万。”

“向高院申请提起再审程序,还是提请人民检察院抗诉?”茵茵说,“选哪一种程序为好?”

“有新的证据证明原判决的事实确有错误,可能影响定罪量刑的。直接向高院申请提起再审程序为好。”刘律师说,“至少在时间上要短得多。”

“这也是是个好办法。”茵茵说,“法律也没有规定,在这种情况下,必须先向检察院提请抗诉。”

半个月后,高院召开湛姜单、管薄、郎吉林三人抢劫一案刑事申诉听证会。三名申诉人及其父母、委托代理人均参加听证会。听证会上,就关于抢劫的数额是四万元还是十万元,湛姜单、管薄、郎吉林及其委托代理人与案件承办人,相互发问,并对该有争议的问题,进行了辩论。最后形成听证评议意见:本案申诉成立,重新组成合议庭再审。

主持人宣布听证会结束时,茵茵走到大厅门外。昔日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湛姜单,对茵茵毕恭毕敬。

三个月后,湛姜单、管薄、郎吉林三人抢劫申诉案开庭,法院最终认定抢劫金额为四万,而不是当初的十万,湛姜单、管薄刑期比原来缩短三分之二,对郎吉林依法免除处罚。

法律是公平公正的,但要实现公平公正,不仅要有符合天理国法人情的法律,而且还需要像茵茵一样的法律职业人。

小说《万律一抹红》 第十七章 奇怪的“抢劫”(三)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豪门小说
  2. 搞笑小说
  3. 百合小说
  4. 修仙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