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乐乐文学网 > 小说库 > 历史 > 魂断大周

更新时间:2018-09-01 12:10:12

魂断大周 已完结

魂断大周

来源:麦子阅读作者:亦秋分类:历史主角:宇文啸魜

主人公叫宇文啸魜的书名叫《魂断大周》,它的作者是亦秋创作的历史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只要殿下平安无事,我们便心安。”燕赵汉子傻傻笑道;他与皇兄相依为命;武帝驾崩,新太子继位。在太子继位后翻开了新的时代。大周如何国运昌盛,如何日新月异。跟随笔者一起去欣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完颜艳叹了口气,道:“坑杀?这白起当真是胆大。”宇文宪缓缓笑道:“战场之上,你不杀我,我便要杀你,若不是白起坑杀了赵国四十余万大军,赵国定然会卷土重来,到了那是,秦国必然损兵折将,倒不如一举坑杀,虽说担当了骂名,却为了秦国,使得赵国一蹶不振,岂不甚好?”完颜艳叹了口气,道:“打打杀杀,又有什么好了?”宇文宪微微一笑,道:“自轩辕黄帝,神农蚩尤,乃至夏商周,王朝之中,战争颇为频繁。”旋即笑道:“待得咱们到了邯郸府,我便带你前往那赵武灵王点将台,前去看看,当年赵武灵王,威震诸侯,一举夺得天下霸主地位的雄心壮志。”完颜艳嗯了一声,此时官道之上,静悄悄的。就在此时,只听得不远处群鸟哀鸣之声,不绝于耳。扑簌簌声中,数百只燕雀腾空而起,扑闪这翅膀,宇文宪心下一惊,心道:“这是怎么回事?”完颜艳哼了一声,道:“不知道是何人故弄玄虚,竟然这般声势浩大?”还未说话,就听到一人声音颇为哀怨,便如死了老娘一般,声音唉声叹气,那声音叹了口气,道:“你们这对奸夫**,难道还想再光天化日之下,行那苟且之事不成?”这人声音似男似女。一会粗重,一会细小,便如变了嗓音一般。宇文宪瞳孔一缩,道:“这人是太监。”完颜艳脸上一红,便不再说。

这太监就是讲男人那话儿斩断,使得男人男不象男,女不象男,声音也是忽然粗重,忽然细小。话说这太监本来是宫廷之物,这太监竟然胆大妄为,在树林之中,故弄玄虚,显得颇为神秘,又显得颇为诡异。那不男不女声音哀叫道:“夫人,你还是跟着我回去就是。”宇文宪微微一惊,下意识看了完颜艳一眼。只见,完颜艳脸色通红,宇文宪奇道:“这位太监是在叫你?”完颜艳怒道:“你觉得我会跟一位太监结婚不成?”宇文宪摇了摇头,道:“自然不会。”完颜艳怒道:“这就是了。”还未说话,就听到那太监又声音颇为凄厉,说道:“郎君,当年你将臣妾丢在家中,却去那大周做了王爷,臣妾在家,颇为思念王爷,便赶了过来,臣妾想念王爷了。”

此言一出,不单单宇文宪脸色一变,完颜艳更是叹了口气,道:“原来是你这位风流王爷落下了风流债。然则你哪个不找,偏偏找了一个太监。”模样颇为幸灾乐祸。只听得那不男不女声音爹声爹气,扭扭捏捏说道:“想不到王爷又找了一位风华绝代小少女,难道臣妾就这样被王爷抛弃了不成?”这人声音充满哀怨,便如深闺怨妇一般,声音也是凄厉不已,便如宇文宪是那薄情之人,完颜艳便是那夺情之人。那哀声叹了口气,道:“你们这对奸夫**,我就是做鬼,也不放过你们。”宇文宪哼了一声,道:“阁下,你何必装神弄鬼?难道以为我宇文宪看不出来?还是快快现身就是了。以免在下手下不留情,一不小心杀了你。”那哀声叹了口气,陡然间声音颇为尖锐,怒道:“什么?你想要杀人灭口?难道你当真忘了咱们许下那段誓言?难道你不喜欢于我?喜欢上着小妮子了?”宇文宪怒道:“你这不男不女胡言乱语些什么?

谁与你是恩爱夫妻了?也不照照镜子,看一下自己那一副德行?”那声音怒容满面,怒道:“王爷啊,你可真是心狠手辣,竟然想要杀了我呢。”宇文宪怒道:“你究竟是何人?

竟然这般大言不惭?”那声音怒道:“既然你想要杀了我,那我就杀了这**。免得你再三心二意。”宇文宪怒道:“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完颜艳怒道:“谁是**?”

那声音哼了一声,道:“你这小妮子明知故问。”完颜艳哈哈一笑,道:“是了,定然是你不敢说了出来。”那声音怒道:“我怎么不敢说?你便是那**。”完颜艳哈哈一笑,道:“正是,你便是那**了。”话音一落,那声音好像听了出来,怒道:“你奶奶的,你这**竟然这般狡猾。”只听得树林之中,风声有异,扑簌簌声中,一道乌光打了过来。这乌光赫然便是一枚暗器。这乌光暗器来势甚急,完颜艳脸色一变,想要闪避,已然不及。奈何这乌光暗器颇为厉害,只是一眨眼之间,就打了过来。全然没有闪避机会。完颜艳惊慌失措,不知所以然。那宇文宪眼见完颜艳危急时刻,大喝一声,道:“蹲下身来。”此言一出,完颜艳缓过神来,下意识蹲下身去。只听得风声甚急,顺着完颜艳头顶滑了过去。当啷一声,那乌光暗器直直钉在一棵大树之上。完颜艳惊魂未定,宇文宪侧过头来,看了过去。原来那乌光暗器是一枚五角星芒暗器。这五角星芒,宇文宪从前人几何图形之中,也看到一些。此时眼见那五角星芒周身乌光闪烁。宇文宪吃了一惊,心道:“难道这五角星芒暗器,竟然沾上了剧毒不成?”念及至此,心下一惊。那声音叹了口气,道:

“郎君,我本来想要杀了这小妮子**,你却挡了过来。难道你真要袒护这**?将我抛弃了不成?”宇文宪哈哈一笑,道:“不知道阁下是谁?竟然这般装神弄鬼,也不知道何为羞耻?”那人声音颇为尖锐,怒道:“郎君,是你敬酒不吃吃罚酒了,不是奴家心狠手辣,既然郎君不识得好歹,奴家也就不顾往日情意了。”宇文宪哈哈一笑,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你这太监,可算是奇哉怪哉。”那人哼了一声,就听到完颜艳惊呼出声,道:“小心。”宇文宪此时本来哈哈大笑,闻听完颜艳此言,不禁脸色一变,只感觉背后风声有异。下意识蹲下身来,虽说宇文宪蹲下身来,却是终究慢了一步,只听得嗤的一声响,那五角星芒暗器,竟然直直划破宇文宪衣衫。宇文宪避无可避,只感觉那五角星芒暗器上剧毒顺着血液,缓缓流动。心道:“难道我宇文宪时日不多了?”那声音嘻嘻一笑,旋即声音冷淡下来,道:“郎君,若是你杀了这小妮子**,我便将五角星芒暗器解药交给郎君,若是不杀了这**,那郎君便会死无丧身之地。”

顿了一下,又缓缓说道:“难道郎君,就不怕死了?”宇文宪哈哈一笑,道:“男子汉大丈夫,死又有何惧?”那声音怒道:“是郎君自己,不知道好歹,休怪我手下不留情。”大喝一声,扑簌簌声中,那五角星芒暗器带着怪异声音袭了过来。宇文宪心下悲凉,心道:“想不到我宇文宪竟然死在这里。”不由自主闭上双眼。眼见那五角星芒暗器,宇文宪避无可避,自然是紧闭双眼,从容就死。闭了好一会子眼睛,宇文宪不禁颇为疑惑不解,心道:“按照那五角星芒暗器速度,如今应该打了过来,怎么全然没有动静?”心下又想:“真是奇哉怪哉,我可想不明白了。”缓缓睁开双眼,只见完颜艳笑吟吟看着自己。宇文宪不禁微微一笑,原来完颜艳眼见宇文宪危急时刻,也知道这五角星芒暗器之上,定然是喂了剧毒,便拾起地上树枝,身形一闪,刷的一声响,竟然将那五角星芒暗器插在了树枝之上。那声音怒道:“你奶奶的**手段,果然不俗。”

完颜艳怒道:“你这人可要小心了。”大喝一声,手中树枝猛地里甩了出去。那五角星芒暗器带着尖锐风声,直直往那树枝之中打了过去。扑簌簌声中,四下里树枝连绵不绝,断折开来,簌簌而下,落了一地。那五角星芒暗器,旋即没入树林之中。旋即听到那声音哀叫一声,显然中了剧毒,被五角星芒暗器插在身上。怦然一声响,完颜艳与宇文宪只见从树林之中,笔直一般,坠落下来一道人影。旋即轰然一声,尘埃四下里飞舞开来。原来那人影身穿火红色衣衫,身材魁梧的汉子,背后赫然插着一枚五角星芒暗器。看起来颇为刺眼。完颜艳哈哈一笑,道:“想不到你宇文宪竟然喜欢这般五大三粗之人,这人当真便是你夫人不成?”宇文宪脸色一变,道:‘乱说什么?这五大三粗男子怎么可能是我宇文宪夫人?我宇文宪至今未婚,你可不要乱想。“完颜艳听到宇文宪说“我宇文宪至今未婚。”不由脸上一红,说不出来话了。宇文宪眼见完颜艳脸色通红,不禁哈哈一笑,还未笑了一会,便感觉那五角星芒暗器剧毒发作,不禁笑声陡然间止住,表情颇为痛苦不堪。完颜艳心下一惊,走上前去,扶住宇文宪身子,缓缓说道:“疼得很厉害吗?”宇文宪微微苦笑,却是说不出话来。完颜艳叹了口气,只听得那魁梧汉子爹声爹气的说道:“若是受了五角星芒暗器之剧毒,何止是疼得厉害?”

顿了一下,又说道:“简直就是疼得死去活来。”完颜艳没好气砍了那魁梧汉子一眼,说道:“怎么没有见你疼得死去活来?说话声音也不颤抖?你不是也中了五角星芒暗器剧毒了?”那魁梧汉子哈哈笑道:“我虽说中了五角星芒暗器剧毒,却是颇为硬气,懂得忍耐,哪里像这位公子哥,全然不知到忍耐,只知道惨叫出声。”宇文宪苦不能言,只能咬牙切齿看着魁梧汉子。完颜艳笑道:“我猜你定然是受了别人指示,才过来的,是也不是。”那魁梧汉子缓缓说道:“正是,至于到底是谁人派我来了,你这小妮子休想从我嘴中套了出来。”完颜艳扑哧一笑,那魁梧汉子模样颇为疑惑不解,说道:“你为什么要笑?”完颜艳哼了一声,道:“这笑容绽放在我脸上,自然是我说了算了,若是绽放在你脸上,那就是你说了算了。”那魁梧汉子支支吾吾,也不知道说一些什么话。完颜艳道:“你不说出来,我自然不会胁迫与你。”那魁梧汉子脸上露着喜色,道:“此话当真?”说这话时,脸上表情颇为神采奕奕。完颜艳哼了一声,道:“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那魁梧汉子道:“自然相信,自然相信。”嘴上说“自然相信,自然相信。”脸上却没有自然相信的表情。

猜你喜欢

  1. 鬼怪小说
  2. 欢喜冤家小说
  3. 空间小说
  4. 江湖恩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