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田园小妻狠旺夫
陈玉容秦笙小说阅读 陈玉容秦笙小说田园小妻狠旺夫

田园小妻狠旺夫云九九

主角:陈玉容秦笙
独家小说《田园小妻狠旺夫》由云九九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陈玉容秦笙,书中主要讲述了:陈玉容意外穿越到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婆婆太凶狠,小姑子太恶毒,没关系,还有便宜相公护着她!婆婆苛待吃不饱饭,没关系,一身医术,发家致富!只是这个便宜相公,口口声声说要报恩,怎么报着报着还把她抱到床上去...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19-12-12 14:56:10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不是打死了吧?”

“八成是活不了了。”

陈玉容脑袋晕乎乎的,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似的难受,耳侧嘈杂,好似有一千只一万只蜜蜂在盘旋。

下一刻,头发被人狠狠的拽起来,身旁是一道恶狠狠的声音,“你甭装死,吓唬谁呢?赶紧给我起来!”

陈玉容努力的睁开眼睛,眼前一切好似被雾笼罩了一般,又渐渐消散。

杂乱不堪的院子,一个穿着粗布衣裳的老婆子,周围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都穿着古代的衣服……

拍电视剧?

陈玉容脑袋刺痛了一瞬,许多不属于她的记忆渐渐涌上来。

她穿越了!

她本是医学世家最小的女儿,自小体弱多病,天天泡药浴维持生命正常运转。

大概是有得就有失,她的医学天赋极高,中西医通吃,只是太好学,而且喜欢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医学产品,一次实验意外穿越到了同名同姓还失忆了的村姑身上。

原主仅有的记忆里,她穿越到的这个同名同姓的陈玉容流落到这个小乡村,被猎户秦笙救了,与她成婚。而面前这个满脸凶相的老太婆就是她婆婆秦王氏,一旁坐在地上哭喊的肥胖女子是她小姑子秦秀丽。

今日陈玉容路过山角的山林,竟碰到了自己小姑子林寡妇那个小儿子偷情。陈玉容是个生性懦弱的,本来没胆子去告状,哪知道秦秀丽被她吓到了,一路跑回来,恶人先告状,还摔伤了腿,这才惹得秦王氏对她一阵毒打。

“小**,你出去偷人叫秀丽瞧见了,还想杀人灭口,谁给你的狗胆子!”秦王氏恶狠狠的骂着,一棍子就要打过去。

陈玉容眯了眯眼,眼底冷意闪过,想要躲开,却发现她现在这副身体实在是虚弱的厉害,她才站起来,就发现眼睛里都是金星,整个脑袋里嗡嗡作响。

她的脚更像是灌了铅一样,完全动不了。

完了,那么粗的棍子,要是打过来,那她岂不是刚穿过来,就要一命呜呼了吗?

陈玉容捂着头,努力在寻找平衡,在短短的那一瞬间,她真的努力的去控制这具身体赶紧躲开。

然而,毫无作用。

就在她感觉到绝望的时候,模糊间见一个身影闪过,抱住了自己。

“砰!”的一声闷响,陈玉容感觉是木棍子与人的骨肉碰撞发出的声音。

恢复了一些清醒的她,发现自己此刻正在一个宽厚结实的怀抱里,而刚刚秦王氏那一棍子结结实实的打在了面前人的身上。

陈玉容一愣,微微抬头,看清了面前的人。

星眉剑目鼻梁高挺,眉宇间难隐贵气,虽穿着粗布衣服,但也难掩他周身散发出来的贵气。

原主的记忆里,这人大概就是她的便宜丈夫秦笙了。

“娘,我相信容儿不会做这样的事,你不要再为难她。”

“笙儿!你怎么还护着她!”秦王氏一拍大腿,哭喊道,“出了这个小娼妇,真是家宅不幸啊!”

“是啊,这种不守妇道的女人就该沉塘!”

周围看热闹的村民都纷纷议论。

陈玉容此刻已经蒙了,原主就这么被打死了?简直比窦娥还冤!

陈玉容有些尴尬的从秦笙的怀里脱离,下意识的保持了一点距离。她这种母胎单身狗,实在是不适应,跟一个不熟悉的男人,靠的这么近。

她见大家热血沸腾要冤枉死她,越听越气:“哦!你搞清楚了吗?到底是谁不守妇道?是我,还是你那个满嘴谎话的女儿!”

“你放屁!”秦秀丽生的肥胖,此刻更是又惊又怕,忍不住气喘吁吁的过来指着陈玉容骂道,“明明是你!是你与人苟且,被我看见还要杀人灭口,我……我这个腿就是被你打的!”

秦秀丽一边说着,还在院子里走了两步,她胖的像个球,配上那一瘸一拐的姿势,显得格外滑稽。

陈玉容眼底滑过冷意,面上却装的害怕的样子,起身的时候,顺势一把抓住秦秀丽的手腕,带着哭腔的开口:“妹妹,我怎么说也是你嫂嫂,你怎么能空口白牙的冤枉我呢!”

原主的记忆里,这位小姑子平日里可没少刁难她。

说话的功夫,谁也没注意到,陈玉容的手指搭在了秦秀丽的手腕上,脉状流利,如珠滚玉盘之状,这个秦秀丽真的已经有了身孕!

秦王氏见她拽住自己女儿,气的又要拿棍子来打,没等她过来,就被陈玉容呵斥住。

“婆婆,现在就凭妹妹一句话,你就要打死我吗?许是妹妹说谎,或者看错了也说不定呢!”陈玉容眼角微红,泪珠挂在睫毛上,要掉不掉的样子带着几分楚楚可怜。

“你就是偷人了,我亲眼所见!”秦秀丽气的面色涨红,想去打陈玉容,却被陈玉容拽紧手腕动弹不得。陈玉容微微侧过头,别人看着好似是哭的伤心,其实她是在冷冷的威胁秦秀丽,“我知道你怀孕了,你娘要是再打我,我就把这事儿抖出去,你看着办!”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秦秀丽整个人都僵住了。

陈玉容微微垂眸,遮住了眼底的冷意。她目前大概还是要住在这个家里,既然如此,也不能弄的太僵,如今攥紧了秦秀丽的死穴,以后在这个家还能过的松泛一点。

“你个小娼妇!还不承认”秦王氏呸了一口,眼看着就要冲过来挥棒子打。

“娘!”意外的,这次拦住秦王氏的不是秦笙,而且秦秀丽。

“秀丽,你别急,娘给你出气!”秦王氏瞪大眼睛。

“我……我刚刚想了想。”秦秀丽咽了咽唾沫,手心都是汗,一颗心七上八下的,担忧恐惧让她的脑袋一片空白,害怕陈玉容说出来,她如今也只能先保住陈玉容。

“大概是我看错了,如今仔细想想,只是身形像一些,大概……大概不是嫂子。”

一时间,周围的村民炸窝了似的议论纷纷。这些村民大多是看热闹,都是墙头草罢了。

“作孽啊,只是误会,看把人家打的。”

“秦家老太婆素来不讲理。”

秦秀丽不敢看陈玉容,这里封闭闭塞,若是出了未婚先孕,怕是要沉塘。秦秀丽越想越害怕,竟两眼一番,昏了过去。

秦王氏见状瞬间吓坏了,赶忙去扶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可惜她太重了,还是摔在了地上。

秦笙沉着脸,脸色实在是难看,没多说什么,直接走上前去帮忙将秦秀丽扶了起来。

秦王氏还要说什么,却见周围的人神色不对,心里一慌,也顾不得再说什么,忙跟着秦笙一起扶着秦秀丽回了屋子。

一时间,院子安静下来,只剩下陈玉容一人。

陈玉容深呼吸一口气,这都是什么事儿啊!哎,头好痛!

陈玉容还在胡思乱想,却听不知道什么时候折返回来的秦笙低沉的开口,不由得愣住了。

“今日委屈你了。”

“哎,好在都过去了,不过,我真的没给你戴绿帽子。”原主没有出轨,她得给原主正名。

陈玉容想着,顺口说了出来。

“我知道,不过,容儿,你今天与往日似是大不相同。”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