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乐乐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他与星空烬繁华

更新时间:2018-09-07 09:21:15

他与星空烬繁华 已完结

他与星空烬繁华

来源:好书云作者:檬檬2017分类:短篇主角:宛晴天聂风云

小说主人公是宛晴天聂风云的书名叫《他与星空烬繁华》,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檬檬2017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大学时代的宛晴天与聂风云同是校园风云人物,二人在一次建模大赛上并列第一,两颗心惺惺相惜,很快陷入热恋。宛晴天父亲官场落马,闽啸天以掠夺宛晴天为条件强势介入,宛晴天被迫远走他乡。五年后,宛晴天再次邂逅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晚宴照例是围桌式自助,这次人来得特别齐全,尤其是女性。觥筹交错,宛晴天是苦逼的小菜鸟,拿着开水兑的小酒杯一圈圈地敬。

“**主任,我是信息处的宛晴天,以后请多多关照。”主任哦哦两声,应付性地抿了口杯子的酒,宛晴天挤出来,后面的小菜鸟又接着上。

各处的围桌都绕了个遍,大小财神一个不落,头有点微微发晕,红酒、白酒、啤酒勾兑着喝,后劲大得很。

眨眼开始费力气,看东西开始用脑子辨认,宛晴天拿着空酒杯回到信息处的桌子。

“这是宛晴天吗?”还没到座位上,就见顾卓然身旁的年轻男子拿着酒杯起身迎过来。

这人她认得,跟顾卓然铁得很,是区里同一时期空降的人才,据说两人在美国是同学,只是专业不同,一个学了信息,一个学了金融。

“是,何主任,请多多关照。”宛晴天发现杯子空了,这样拿空杯子很不礼貌,但是当着面又不好意思勾兑,只能硬着头皮把桌上的红酒倒入杯中。

“**了,您随意。”说着,很爽快地倒入口中。

何瑞连夸了声女中豪杰,对着一旁挑嘴的顾卓然挤眉弄眼,宛晴天坐入位子,听说喝酒最忌空腹,拼命挑实在的粮食吃。

何瑞倒是没有什么架子,事实上,他和顾卓然虽然是主任,可是年纪并不大,29岁,比宛晴天大了6岁。席间何瑞还给她端了碗汤,让宛晴天感激涕零,感喟还是别人的boss好。

只是,这个何sir好像对她很感兴趣,问题一个个冒出来。

“晴天,你以前学什么的?”

“学过信息技术。”

“什么……”何瑞听了一脸不信,接着问:“还学了什么?”宛晴天抬起朦胧的眼睛,不解地看向他,一侧的顾卓然冷哼了一声,幽幽吐出几个字:“主攻金融,第二学历是信息技术。”

这是到现在为止,他唯一觉得宛晴天还有可取的地方,同时修两门高难度的专业,还是全级第一,至少在被退学以前都是如此。

“这么巧,我也学金融,我们以后可以一起探讨探讨问题。”何瑞突然眼睛就放光了,特指的“某些”不明意思。

“呃……”宛晴天听得稀里糊涂的,因为酒精作用有点气郁,喉咙眼火烧火燎的,再这么坐着恐怕会止不住跳脚。

“何主任,是什么问题,有话……尽管提?”她努力撑着头。

“晴天,你平时有没有搞些财经活动?”何瑞刚想说你平时有没有炒股,被一旁的顾卓然狠狠踹了一脚,痛得直哼哼。

宛晴天虽然脑子有点晕,可是并不糊涂,财经活动?她想起来了,顾卓然说她有金主。金主?财经活动!她一口气咽不下去,终于怒了,她放下勺子,在瓷盘里发出算是不小的动静,恶狠狠地向顾卓然瞪过去。顾卓然,你欺人太甚。

这一瞪,撞进一双似是而非的黑眸中,似无辜又似被撞破了什么。

顾卓然有一种感觉,自己的眼睛里有两泓湖水正在潋滟泛滥,她白腻腻的脸颊冒着霞红,印着水眸里的两团火,有骨子瑰丽。咳咳咳!喘不上气来。

“卓然,怎么了,老毛病犯了?”何瑞拍拍他的后背,锤得响当当的。

火,烧了烧,又灭了。

宛晴天发现小菜鸟只有任人踩得份,闷声闷气填着肚子,咱吃公家的总不能亏待了自己不是。

饭吃得差不多了,音乐奏响起来,中心舞台的灯亮了。不知道谁打头走进舞池,两男五女,跳得轰轰烈烈,惊艳十足。

原来为了助兴,区里出资邀请了歌舞团做表演。

男的俊俏,米灰色紧身夹克勾勒得身段极其出挑,拉丁舞刚柔到位,宛晴天也不由赞了好几声。

舞罢,舞男邀请在场女士合舞。区里人拘谨,躲得远远的,只敢远观不敢亵玩。不知哪个挑事的,大叫一声:“宛晴天,上!”众人目光看向她。

骑虎难下,宛晴天想,她终于尝到了被推到浪尖上的滋味,心一横,豁出去了,她还有其他选择吗?答案是无。

脱了外套,大方地走入舞池。她里头穿着一件黑色紧身丝缎衣服,及膝蛋糕裙,扭摆间,S形曲线暴露无遗。

顾卓然咳得眼泪要出来,还是忍不住看去。“卓然,若是早点认识,我铁定被这个女人迷住。”何瑞眼瞅着前方,手下得死重。

“你还没到七年之痒呢,怎么……动小心思了。”顾卓然哼哼,不知道是被锤痛了还是咳得生疼,只觉得胸口气闷。

“我可不敢,不过,你得小心点。”何瑞嘿嘿笑道。

“你知道我的,对于这种虚荣的女人,我一向躲得远远的。”顾卓然倒了杯水,顺着气,眼睛还是不由地望向舞池。

“这种女人一旦虚荣起来,不知道是男人的幸还是不幸。”何瑞的话在脑海间模糊了,幸和不幸,难道不是自己能控制的?

宛晴天是那种能跳出火的女人,虽未必有专业的学习,但是舞台上那种性感和魅惑让每个观看的人都感受得真切。

她被旋律点燃了,借着那一点儿微醺,内心的情绪,一点一点地,狂热奔放起来。一头直直的黑发在每个旋转时飞舞,拉丁节奏动力十足,舞伴很帅气,或有或无的接触中,她能感受到对方由衷地欣赏。

两男轮流与她对跳,其他女的成了陪衬,旋律中,她似乎什么都忘了,跳到喘息无法为继,跳到目眩神迷,跳到大汗淋漓,跳到她直以为再不停下来就会化成水成为一缕烟。

这该死的音乐够长的,她摆摆手:“我要休息了。”下了舞池,歌舞团的男女继续邀请其他人,气氛缓和了,有年轻男女跃跃欲试,还有大妈大叔在场上跳起广场舞。

经过淋漓尽致的舞动,宛晴天感觉清醒了许多,口渴得厉害,距离自己的位置还有几步之遥,一个年轻男人提着瓶红酒拦住她,待她还未有反应,另一只手的杯子已经放在了她的手里。

“晴天,我们主任请你喝一杯。”

宛晴天看过去,年轻男人后面跟着一个年纪稍长的中年人,正笑意盈盈得盯着她,红酒鲜亮鲜亮得,倒了半个杯子。

“主任好,那我就干了。”反正一杯也不打紧,宛晴天很爽快地干了。

又有人走过来,“晴天,你真是我们区的宝贝,我是**科主任。”

方才轮番敬过的主任一一过来回敬,是她的荣幸吧,她想。

杯中又满了,一口一杯。

脚下有点不稳,杯子开始摇晃,她想是红酒的后劲上来了,头摇一摇保持清醒:“我去下洗手间。”

“晴天,不会这么不给面子吧。”有人拉着她的手阻拦。“不是……我真的醉了……。”宛晴天迷迷瞪瞪地看到座位上有抹欣长的身影,黑沉无底的眸子盯着她,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她喃喃道:“风云,替我喝了吧。”

跟前的男子随着她看过去,只见顾卓然懒洋洋地靠着座位,丝毫没有替她喝酒的意思。

“什么风啊云啊,晴天,你这就不够意思了,跟主任喝这么爽快,跟我们这些同事就这么为难啊。”

宛晴天被激烈的言语**得脸色煞白,一杯酒咕咚下肚,再也忍不住奔向洗手间。

吐得肝肠寸断,吐得眼泪婆娑,吐得昏天暗地。

用自来水一个劲地往脸上泼,她知道现在样子肯定很丑见不得人,待到外面动静小了点,才扶着墙往回走。

走道里面,果然人很少,只有一个白衬衫站在一边道上一动不动。她扶着另一边墙,慢慢地挪。

红酒,后劲果然大。所有的食物都吐出来了,还不见得清醒。

“你怎么样?”顾卓然是特意过来等她的,方才见她离开前不好受的样子,鬼使神差地跟着过来了。

“呕……”心口翻涌得难受,宛晴天抓着墙壁借力,墙壁上贴了一层金色的壁纸,她的指甲往里抠着,都翻出皮来,顾卓然伸出手去扶她。

“不要你管,呕……”宛晴天脑子有点空白,张扬着手乱挥,有点不想要他靠近。顾卓然皱眉,看看身上的衬衫,被这疯女人扯住掉了两颗扣子。

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这么急着脱男人衣服,顾卓然狠狠心,用蛮力提起她站好,掏出手机给单位司机打电话:“老王,开车到门口,送宛晴天回去。”

对方应了一声挂了。

半小时后,宛晴天被甩上后座,车子行驶颠簸得厉害,稍稍稳定的五脏内附又开始沸腾。

“停车!”她呼喊,“我要吐了……”

呕!蹲在路边的草丛里又是一阵翻江倒海。她感觉摊成了泥巴,浑身无力,揪着几根草叶子想要站起来,哪知草叶子根本不经用力,身子直往后倒,猛地撞进一堵硬硬但宽厚的怀抱里面。

彻底睡过去前,她抓着男人质地上乘的衣服,听到自己说:“风云,你怎么才来。”

猜你喜欢

  1. 幻想小说
  2. 仙侠小说
  3. 种田小说
  4. 百合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