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独尊医妃要和离
《独尊医妃要和离》小说主角白引歌夜煌全文章节免费免费试读

独尊医妃要和离许九汐

主角:白引歌夜煌
独家小说《独尊医妃要和离》由许九汐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引歌夜煌,书中主要讲述了:全科医学天才,一朝身死穿成臭名昭著齐王妃。毒害小世子,戕害齐王,白引歌一睁眼便遭遇必死之局。施展医术救孩子,却被孩子母妃污蔑,渣王成帮凶,被押下天牢,九死一生。救太妃,被误会谋害,一掌打至吐血。“夜煌...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5-22 11:51:3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夜煌和沐王生母笛妃英年早逝,皇后膝下无所出,皇帝让她成了他们的养母。打小他们就生活在皇后身边,直到十岁夜煌去了齐太妃别院才分离。

夜煌的事,皇后基本都知晓,一直在找机会帮忙,却使不上力。

如今这么好的机会摆在面前,皇后拉住夜煌的手朝他摇摇头,“只要我们母子不管,临西候那边也不会追究,到时候办场风光葬礼……”

“母后,凤玉已是燕王妃,过去的事勿要再提。”

今夜已经不是第一次有人提起白凤玉,他们一说,夜煌的心脏就像是被利刃割了一刀,鲜血淋漓的痛。

他把最深的伤埋在了心底最深处,没想到会被一直挖出。

每多曝光一次,他就多难受一分。

“燕王妃?怎么会……”

皇后的眼里一瞬间溢满惊诧,她紧了紧捏着夜煌的手,“你们不是两情相悦,这是发生了什么,难道又是她……”

目光越过夜煌,直直落在白引歌身上,充斥着熊熊怒火。

“儿臣以为,母后消息灵通,早已知晓太平别院发生的事。”夜煌不愿多说,语调偏冷的将手从她的湿热手心抽出,“皇祖母尚需她医治,母后在此袖手旁观变相要她命,若传到父皇耳中,怕是会引起雷霆之怒,到时您更说不清。”

一提到大顺帝,皇后的脸色就变得晦暗。

夜煌夹枪带棍,今日第二次用大顺帝向她施压。

发生那件事以前,他一直都是温和孝顺的典范,如今却大变样。

挥挥手让张太医进门救人,皇后唤住欲一同入内的夜煌,声音哀伤,“煌儿,你还在生母后的气,是吗?”

夜煌就着还在流血的手躬身行礼,“儿臣不敢,恭送母后回宫。”

皇后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敛眉离去。

临行前留下一句话,“等时候到了,你就会明白母后的良苦用心的。”

“瞿瞿——”

夜煌伫立在门口,目光深邃的送皇后远离,身后不远处的蛐蛐在草笼子里反常的叫着,只是没人能听懂。

白引歌使劲的蹦跶,叫嚷,出口的只有“瞿瞿”音。

失去意识后,她的魂好似又离体了,飘到了室内最近的蟋蟀身上。

她在罐子里听到了夜煌和皇后的谈话,在心底把皇后一顿好骂,见死不救皇后敢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可恶,这是灵魂穿越后遗症吗?

每次濒死就灵魂离体,附身到最近的动物身上……

不对,上次夜煌喂她的是安眠类的速效药,她以为是毒药,实则和死亡不沾边。

所以只要她失去意识,这样的事就会重复发生。那若是周遭没有动物呢?睡着会不会也魂魄出窍?

白引歌来到这边后还没睡过觉,她想等以后有机会一定要试一试,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附身目标就平儿的虎皮鹦鹉好了。

一念起,白引歌感觉身子骤然一轻,眼前一片刺目白光。

等她再睁开眼,她眼前的环境大变样。

从平儿的内殿,一下飞跃到沐王的书房。

而她的蟋蟀腿也变成了鸟爪子和鸟翅膀,惊的她脚下不稳,轰的跌坐在华贵的笼子里!

所以,在她失去意识期间,她能随处附身?

比如附身到夜空翱翔的鸟?水里游动的鱼?山间鸣叫的虫?

白引歌想了一圈,灵魂还是在虎皮鹦鹉的身上,难道只能在她见过的动物里进行?

她试了下原本附身的蟋蟀,哗——

又是一阵强烈的吸力,眼睛一眨,她回到了草编的笼子里。

笼子编的很粗糙,漏了不少缝隙,白引歌支起蟋蟀的身子巴着缝隙往外看,她的身子躺上了平儿的床,她在外侧,平儿在里边。

“齐王殿下,齐王妃失血过多引发昏厥,这是补血养气汤,喝了能固本培元。现下棘手的是王妃身上的伤,前胸后背都是私密处,老臣这有止血生肌药粉,需得您剪开王妃衣服,清理碎肉后上药。”

张太医打开医药箱,拿出两个小瓶,一个白如玉,一个黄瓦罐。

他叮嘱夜煌要混合使用。

看完白引歌,张太医受夜煌令再给平儿把了把脉,脉象平稳,夜煌紧拧着的眉微微松开一些。

“老臣这就去抓药熬汤。”

张太医告退,夜煌捏紧药罐,性感的薄唇轻抿,一把打横将白引歌抱起往外走。

“你跟本王来!”

走出内殿正大门,进入耳房前,夜煌唤来之前贴身照顾平儿的丫鬟,“去找一套合她穿的衣裳,再找个帮手帮齐王妃上药。”

白引歌在草笼子里着急的大叫,做什么,夜煌,你是嫌上药麻烦要把我丢出去?

“瞿瞿”的声音在静谧的夜里显得很突兀,但没人理睬。

白引歌这边心急如焚,那边夜煌将她安置在床上后,把药粉的使用方法告诉了圆眼镜的绿衣丫鬟,大步流星的走出来避嫌。

新婚夜,按白引歌说的,他们米已成炊。

可他服用了蒙汗药,失去了意识,发生过什么他都不记得了。

以前他信白引歌为了活命,真的趁他昏睡做了苟且之事。

但最近发生的事,让他意识到真相远比他看到他了解的复杂,“楚焰,本王有事要你去办。”

……

耳房,圆脸小丫鬟拿着剪刀站在床前,一动不动。

白引歌失血过多脸色很不好看,她就那样直愣愣的盯着她,盯了有几息的功夫,忽然嘭的跪在了地上。

“王妃娘娘,您受苦了!”

眼泪汹涌而下,小丫鬟快速的抬手抹去,怕泪水迷蒙视线,剪衣服的时候误伤白引歌。

她的手在微微发颤,越往下剪,露出那触目惊心的伤口,她的手抖的越厉害。

嫩白如玉的心窝上,有块两指并拢那么大的洞,深度约一指,持续不断的淌着血。

小丫鬟拧来热毛巾,将周遭的血污擦掉,再检查伤口没有异常,撒上混合好的药粉,用干净的纱布遮盖。

跟着处理后脑勺,后背,还有手背。她的手法轻柔,如同呵护失而复得的宝物。

一盏茶的功夫,利落的小丫鬟为白引歌上好药绑好伤口,再为她换上了干净的新衣服。

夜煌一直守在门外,见丫鬟端出一盆又一盆擦拭的血水,他好看的剑眉越蹙越紧。

“王爷,好了。”

门吱呀一声从里面打开,小丫鬟开了门站到一侧,见夜煌踏步进屋,她双膝一曲,嘭的跪下。

“齐王殿下,十处伤痕啊,从头到脚,体无完肤。奴婢不知道王妃娘娘做错什么受此大刑,奴婢斗胆以命相谏,王妃是个好人,请您护着她!”

小说《独尊医妃要和离》 第18章 王妃是个好人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