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黄河秘墓免费阅读 潘杰刘俊全本资源无广告

2019-03-23 09:58:33   编辑:庄子墨
  • 黄河秘墓 黄河秘墓

    主人公叫潘杰刘俊的书名叫《黄河秘墓》,是作者阴山古槐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三十六行,盗墓为王。因为母亲的一本手札,我走上了一条挖坟掘墓的路。黄河之底的大墓,埋葬的究竟是谁?长白山天池神秘的骨骸,又是谁的?八方八位,八重重宝,八尊地狱神像里的生命,是人?是鬼?还是……...

    阴山古槐 状态:已完结 类型:灵异
    立即阅读

《黄河秘墓》小说介绍

主角是潘杰刘俊的小说是《黄河秘墓》,本小说的作者是阴山古槐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说话之间,三哥递过来一张照片:“正好,反正你们也在这里,看一下人不是认识这个人。”这是一个男人的脸部特写,大约二十岁上下年纪,还带着一丝秀气。只不过他双目紧闭,脸苍白的像一张纸一样。我微微扫了一眼,那...

《黄河秘墓》 第五章:一串葡萄 免费试读

说话之间,三哥递过来一张照片:“正好,反正你们也在这里,看一下人不是认识这个人。”

这是一个男人的脸部特写,大约二十岁上下年纪,还带着一丝秀气。只不过他双目紧闭,脸苍白的像一张纸一样。

我微微扫了一眼,那个人的脑袋明显是放在一个台子上的,看来这既是三哥嘴里所的人头了。

我刚想把照片递给五哥,忽然身上猛地一颤,忽然发现那个人头的脖子上,赫然一块红斑——那是一块胎记。

我的脑子里陡然闪出一个画面,我在五哥铺子见到的那个人,脖子里就有这样一块胎记。

当时微扫了一眼,只不过后来看尸体的时候印象太深刻了。

此刻看来,那颗脑袋脖子上的胎记,和那个尸体脖子上的,简直如出一辙。

这个念头一旦出现,我立刻就感觉到遍体生寒,连手脚都变得冰凉。

我刚想示意三哥看看这张照片,于是低声对他说道:“五哥,事情有些不大对头。”

五哥神情一变:“什么?”

我正要把刚才的事情跟他说一下,忽然觉得脚下一沉,身体猛然一陷进,顿时就失去了平衡。

我啊了一声,心说卧槽,真是点儿背。

黄水刚刚退去,铁定留下沙泥。沙泥里面,有些中空,人走在上面,很容易就会陷进去。

不过所幸这些沙泥都不会太深,最多也不会没过大腿。况且黄河滩不是海滩,没有涨潮落潮一说,所以这种事除了有点吓人之外,基本没有什么危险。

可是等我反应过来,陡然发觉不对,这种和水的沙坑,最多也不会超过一米深。

可是现在,我竟然已经陷落到胸口了,而且看样子仍在往下陷。

我还没来得及叫救命,胸口一紧,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

五哥反应神速,就在我陷进去的瞬间,他就已经拉住了我的胳膊:“老六,你搞毛,玩掉坑?”

我心说废什么话,赶紧拉我上去啊。

五哥使出吃奶的力气,眼见已经把我从泥沙坑里提了出来。忽然我的脚腕一紧,好像被什么东西钳住了。

我不由一愣,猜测自己是不是被泥里的什么东西给卡住了。

就在一怔之间,脚下的那个东西突然爆发出力量,猛地向下一拉。

原本我已经被提出来的半个身体,呼的一下,再度陷了进去。

这一次更为严重,泥水已经没了脖子,顷刻之间就有灭顶之灾。

此时三哥也发现事情有些不对,于是猛地飞身扑过来,拉住我的另一条胳膊:“老五老六,你们两个捣鼓些什么?”

五哥咬着牙说道:“三哥待会再说,先把老六救上来。”

看得出来,他们两个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

此时周边陆续赶过来两个人,两人拉着一只胳膊,这才止住了我身体的下陷只势。

不过眼下我被两股巨大的力量拉扯着,几乎都要被他们撕成两截了,疼得我直翻白眼,连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就在我以为自己迟早被他们抻死的时候,忽然腿上的感觉再度传来变化。

那个钳子一样的东西,开始只是死死的扣在我的脚踝上,可是此时,我能清晰的感觉到,一个什么东西已经顺着我的腿爬了上来,几乎都爬到我的大腿根上了。

那东西貌似五指分叉,怎么感觉都像是一只手。

我心说卧槽不会吧,我听过水鬼抓替身的,没听过有哪只水鬼下流到抓人命根子的啊。

况且这里只有泥,哪儿来的他妈的水鬼。

那种惊骇猛烈地刺激着我的神经,我大喊一声:“两位哥哥倒是快点啊,不然兄弟我就废啦!”

他们两个人哪儿知道我在经历什么,只有死命地网上拉。

片刻之间,又过来了几个人,分别掐在我腋下,好歹是把握从泥里拽了上来。

我见自己缓缓上升,心中的恐惧才稍稍退却。

就在我的腰身被从水里提上来的瞬间,眼尖如我,真的就看到在我的大腿上,赫然抓着一只枯瘦如干柴的手。

看到这幅场景,我几乎都要晕厥过去了,刚才一直以为是错觉,现在看来,居然都是真的。

我大喊道:“快快快,我大腿上有东西!”

这时候三哥已然发觉不对,他不愧警察出身,眼疾手快,一把攥住那只枯如干尸的手,暴喝一声,把它从我身上扯了下来。

没有了那东西的束缚,我的身体很快就出了泥潭。

此时三哥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转移到了那只枯瘦上,五哥也过去帮忙,把那只手从泥潭里拉了上来。

随之上来的,赫然就是一具尸体。

前来围观帮忙的众人,看到里面拉出一个死人,纷纷骇然,哄的一声散开了。

好在剩下他们两个,对尸体都基本无感,两人齐心协力把那具尸体硬拽了上来。

不过就在那具尸体完全露出水面的时候,就在他的脚踝上,还钳着同样一只干枯如柴的手。

这幅场景之下,不但是五哥,就连三哥脸上也见了汗了。

他这次出来,本来就是走访来的,线索一点没有,竟然又发现一具尸体,这已经足够让他大条的了。

可是看眼下这副模样,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

三哥和五哥两个人冷着脸,把第二具尸体拉出泥潭。

但是更令他头大的事情发生了,就在第二具尸体的脚踝上,依然攥着一只枯手。

此时胆大如三哥,都有些哆嗦了,他不是吓得,是急的。

这种情形之下,就连我这个大难不死的,也不好意思站在一旁看热闹了,伸手上去帮忙。

于是我们三个像提葡萄一样,从泥潭里一共提出九具尸体。

九具尸体手脚相连,像一串提子似的。

三哥此时一脑门字已经乌青,一具尸体已经够他头大。

现在,案子还没破,他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抻出九具尸体,这事恐怕够他喝一壶的。

我见三哥愁眉不展,于是说道:“三哥,这个,就当兄弟送你的见面礼了。”

我原本是想活跃一下气氛,可是这个玩笑开的实在太没溜儿了。

所有人都虎着脸,谁也没有说话。

五哥一脚踹在我的屁股上:“有病吧你。”

三哥硬扯了扯嘴唇:“兄弟,你真大手笔啊。”

我尴尬地笑了两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五哥随即说道:“那什么三哥,我看你也有工作要忙,我们两个就先不打扰了,咱们回见。”

三哥回答说:“我看你们两个是走不了了。”

我们两个听完就是一愣,五哥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我估计我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三哥忽然反应过来,他这话太吓人了,于是解释说:“额,你们两个是目击者,而且也算半个当事人,回局里做份笔录是肯定的了。咱们兄弟这么多年不见了,与其让别人问你们,还不如我问你们呢。”

我和五哥神色这才缓和了下来,我心说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怎么听起来有点清理门户的味道啊。

三哥给单位打了电话,我们几个一身臭泥,待在那里看着尸体。我和五哥的心里要多腻味有多腻味。

我们两个从北京跑到这里,一来是为了搞清楚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二则就是为了避开那个摘头鬼。

我们两个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都跟明镜似的,那个摘头鬼能回去一次,就能回去第二次。

所以,我们离开北京,也有点避祸的意思。

可是没想到,到了黄河古渡,事儿更麻烦了,这次死的不是一个,而是九个。我们两个都快赶上唐僧的命了,走哪儿都有一群牛鬼蛇神陪着。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