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帝姬欢》殷司娵音全文免费试读

时间:2019-07-16 16:27:26编辑:路人甲

小说主人公是殷司娵音的小说叫做《帝姬欢》,是作者抹风为烟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娵音试探性地敲打树干,喊道:“救命!”她做了一种最匪夷所思的假想——这里的一切都跟别的地方不一样,那么树呢?娵音用匕首割虬枝时,那些虬枝好像有自动退缩,更何况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树呢?她抱着一棵千年古树...

帝姬欢

推荐指数:10分

《帝姬欢》在线阅读

《帝姬欢》 第7章 非云千万象(三) 免费试读

娵音试探性地敲打树干,喊道:“救命!”她做了一种最匪夷所思的假想——这里的一切都跟别的地方不一样,那么树呢?娵音用匕首割虬枝时,那些虬枝好像有自动退缩,更何况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树呢?她抱着一棵千年古树是有目的的——把它当挡箭牌用挺好。

很快,一只枯树桠朝娵音呼啸而来,娵音从容地一闪,树桠打在沼泽里,溅起一滩泥水,其味让人呕吐。分不清是植物的残骸、动物的尸体,还是恶臭的垃圾排泄物。紧接着,四面八方的树桠带着摧枯拉朽的毁灭力量朝她扑来。一则用尖锐的枝头刺向她心脏,二则如果被她侥幸逃脱,也能将她压死。一石二鸟之计,竟生生要将她至于死地!娵音突然看不透红尘居士,若这也是考验,对她的考验是否太过了?刺向她面门方向的匕首、夺命的枝桠,已超出她的承受能力的范围。

就在枝桠们快要触碰到娵音的一刹那,她想起一些在现代看过的逃生技巧以及自己因其所生的思考,于是猛然放松身体,下陷就变得慢些。她用全力借千年古树的枝桠倾身而起,其他的枝桠就都压在她刚刚陷入的那个位置。

娵音松了口气,由于那些枝桠太多,又都来自不同的地方,导致现在看起来就像一个绵密的蜘蛛网。她特意选了一个角度诱引,只要她脱离了那个位置,那些枝桠就会由于惯性、多米诺骨牌般叠在一起,枝叉枝,不能动弹,她就可以顺着固定好的枝桠逃脱。至于剩下的小部分枝桠,娵音哄小孩子一样连哄带骗地让它们送自己出了树林。

林外风萧瑟,一望无垠;唯有青青草,衍生不息。

拍了拍枝桠道谢,娵音发现风变大了,不由得紧紧抓住枝桠。她的全身因为淋过水还是湿的,被风一吹,水升华导致她更冷。

风越来越大,枝桠不堪折磨地断了。娵音扫视四周看见一个洞,顿时心旷神怡,抓了把土撒下去,没事,她放心地跳下去。

“嘶——”一条淡金色的蛇吐着信子,同样金色的眼瞳在黑黝黝的洞里显得格外明亮又格外瘆人。

现代那些矫情的女生看到这一幕估计得吓得尖叫,娵音也有这想法,咬牙按捺住。曾经和朋友一起山中历险时,她就误入过蛇洞。幸好她先学过训蛇术,不然她一定会死的很惨。

娵音一边“嘶嘶”地用蛇语与金蛇交流,一边用一只手给金蛇做**,放松它的警惕。另一只手她也没闲着,上方是狂风,流速快压强小,会让她迟早被吹走,所以她用那只手握着匕首刺入洞壁来保证自己立足于洞中。

金蛇很喜欢这个外来人,她可比别的挑战者有趣多了。它忽然仰头朝洞外探去,瞳中金光大盛,外面的风变小,而后停息。

娵音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感叹:“谁说蛇冷血?看它多有良心!”金蛇却冷不丁冲过来在她的颈项位置咬了一口,逼得他收回刚才的话。

“你——”娵音气得吐血三升,无奈脑袋渐渐昏沉,腿一软,晕了过去。

云岚山巅。

邀尘睡醒后神清气爽,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想了想,晏翛那家伙跟自己打了招呼,今天会送来一个女弟子,自己不会睡过头了吧?晏翛同情心泛滥送男弟子来的事常有,女子就少了。他猜测这个女子编了什么悲催的故事,然后晏翛被感动得稀里哗啦,就如她所愿把她送来了。女子言,不可听,他怎么就不听呢?邀尘为难地想该如何既可遣走那个女子又能不伤感情。

眼见太阳快要沉山,他脸一黑,貌似、好像、大概,他迟到了。他大叫:“丫头,师父对不起你啊!不过,那一关如果你过不了,应该也会被暂时留在那里吧。”

轻松地来到黄土堆,邀尘没有看到想找的人,心想:这丫头还不错嘛。来到溪边,没有找到冰冻的冰雕,他的脸色有点难看了。一路找,竟在石碑上看到了斑驳血痕,玉言神剑也不见了。他走进默之林,中央的枝桠都缠在一起。最后,他到了蛇坑,不敢看,怕看到的只有蛇,那女子连骨头都不剩,谁知,蛇与人都不见了。他笑得有点微妙,这个丫头的去向,他大概知道了,于是果断地朝山上行去,感慨声贯彻山间:“能让他救的人,今天终于出现了。有趣,太有趣了。”

邀尘的内心不像表面那么平静。能这么嚣张闯关的人,将来足以影响天下;能让那人救,将来足以横贯江山!

娵音醒了,见四周云雾缭绕,隐隐有渺渺的琴音传来,悠远而不绝,回荡于天地间,经久不绝。好似蓬莱阆苑,她不会死了吧?这么美好的世界凡间哪里会有?

那比琴音更动听的男低音缓缓响起:“姑娘醒了,暂在原地休息一刻钟方可起身。安知已经为姑娘将伤疗好了,姑娘大可放心。”

“安知是谁?”娵音在想,该不会是哪个高手吧。

“嘶嘶——”

娵音这才发觉金蛇亲昵地缠绕着她,她嘴角微微抽搐,安知不会是这家伙吧?

“安知?”娵音试探性地唤,果然看见金蛇的眼瞳一亮,更亲昵地缠住她。呃,连蛇的名字都取得那么有诗意,这主人是多么神奇。

娵音的确在原地待了一刻钟,因为她全身酸软,抬一根手指都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疼,这也证明她还活着。她松了口气。

“为什么喝了溪水会全身结冰?”闲着也是闲着,娵音决定还是搞清楚眼前是怎么一回事的好。首要的,自然是问清楚那个溪水的作用,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姑娘有所不知,云岚山向来为仙气聚居之地。此溪名唤云溪,冰寒彻骨,触之已为寒气所侵,更遑论饮之。然,安知为此地灵兽,方救姑娘一命。”那人放下手中之琴,娓娓道来:“我名缓行,此处乃云岚山安息休养之地。我本想亲迎姑娘,奈何多有不便,望姑娘见谅。”

娵音表面上忙道:“无妨无妨,”实际上已经神思万里。前世,她曾立于街心,看人来人往,高楼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也曾和朋友于山脚下约定谁先爬上山谁有奖,然后拼命攀登,累得连抬抬手指头都酸地立于山巅享受成功喜悦的同时,遗忘了山间美景。这个世界总在毫不犹豫地飞速运转,正如街头的人潮冷漠地涌动着,不曾停步休憩,登山的人只一味地坚持信念要登顶,却忽略了山间的野花、小草。

一世多艰,寸心如水,也曾局囿深杯里。

然而,他告诉她,他叫缓行。这个名字化一道惊雷,于心底无声处乍起,溅开雪亮清光,一瞬间刺破了久久迷惘混沌的黑暗,让她幡然大悟。对,只是缓行,不再匆匆来往。我们来这人世本只有短短几十年,若再荒废路途,岂不可惜?就这样缓缓行走着,无论是琦年玉岁,亦或是风刀霜剑,皆不枉此生。这个人,似乎与这世间所有人都不同。

“缓行倒是个特别的名字呢!”娵音的气力终于恢复,她顺势撑地起身,公主形象丢到爪洼国去了。

缓行怔了怔,不知是被她言语的洒脱所触,还是被她的动作所惊。很快他恢复正常,又弹起琴来。

娵音愉悦地勾了勾嘴角,这个人是风雅过度了吗?引她过去都懒得说话了,直接用琴。心中好笑,她还是淡然端庄地朝声源处行近。对于这样一个人,她很好奇。

小说《帝姬欢》 第7章 非云千万象(三) 试读结束。

帝姬欢

帝姬欢

作者:抹风为烟类型:言情状态:已完结

《帝姬欢》这是一本看了停不下来的书,我认为是我看过的书里比较优秀的,情节很不错,这本书我强烈推荐一下!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