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团宠:做国舅爷怀里的小馋包
《团宠:做国舅爷怀里的小馋包》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团宠:做国舅爷怀里的小馋包》最新章节列表

团宠:做国舅爷怀里的小馋包众人嗟我独

主角:初月晚云锦书
主角是初月晚云锦书的小说叫做《团宠:做国舅爷怀里的小馋包》,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众人嗟我独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皇十三公主初月晚是个不折不扣的傻乖馋。前一世死在贪吃上,阎王养不起这饕餮,发配她重生一回,月晚发誓:今生一定要戒口!啊等等什么这么香......本来只想完成遗愿嫁给前世情郎云锦书,谁知道今生被一群人护...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9-18 11:54:06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第十章小公爷骑墙上房

春和景明,三月下旬的日光晃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高高的宫墙红红的砖,青绿的瓦片上黄莺儿啭。

忽然间“嗖”的一道白影掠过宫墙上空,惊起一片飞鸟,踏着金灿灿明晃晃的屋脊朝宫中奔去。

眼看着有人闯宫,驻守的侍卫们却都装起了瞎。

谁不知道飞过去的那位云小公爷,人家圣命傍身,愿意骑墙就骑墙,愿意上房就上房,甭管就是了。

树叶沙沙抖动,云锦书轻松落在高高的围墙上,朝里头喊着:“太子殿下——别逛园子了!咱们崇武馆摔角去呀!”

初永望此时在亭台回廊中穿梭,身后跟着奶娘宫女等一众人马。听见他在墙上嚷,便走过来:“这也没到夏天,知了倒叫唤得早。”

云锦书不叫了,看见他怀里抱着个球:“太子殿下遛晚晚呢?”

初永望怀里那个肉球睡得正香,无意识地抓了抓,没有摸到奶娘,哼哼两声又睡过去。

“什么叫遛......”初永望发愁。

“别遛了,不想摔角,斗鸡也行呀。”云锦书鼓动他。

“本宫要照顾裕宁,今日哪儿都不去。”

“照顾小殿下好玩吗?”

“怎么不好玩。”

“那我也要玩。”

初永望这才明白,自己把那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招惹下来了。

可惜还没来得及拒绝,云锦书已经纵身翻下宫墙,灵巧地踮地起身,轻飘飘像白鹤降落云端。

初永望赶紧抱着宝贝皇妹躲他十步远。

“别像见了鬼似的嘛。”云锦书轻快地凑上来,“咦,睡得好香,还冒鼻涕泡呢。”

“刚吃饱,才睡下一会儿,你不要闹。”初永望轻轻拍了拍初月晚。

云锦书做了个鬼脸。

睡梦中的初月晚似乎是察觉到了动静,两条小腿晃荡晃荡,鼻子抽了抽,眼睛慢慢睁开一点小缝。

“醒了。”云锦书汇报。

初永望无奈地揉着初月晚头上柔软的胎毛:“都怪你,裕宁连个觉都睡不好。”

“怎不说你抱她抱得不舒服才醒的呢。”云锦书不服气。

“云锦书——”

“叫舅。”

初永望皱眉。

自己这个太子,抻开来怕不是读作:“太没有点面子”。

虽然辈分上还真是如此,但堂堂太子爷哪有服软的道理,只摆着一副结冰的表情,伸手在云锦书那嘚瑟的眉眼间拍了一巴掌。

觉得初月晚吃够了奶应该不会饿,初永望便让周围的宫人都回去,省得自己面子掉到捡都没法捡。

春风拂面。

吃饱喝足的初月晚好梦连连。

重新经历了一次她才算明白,生个孩子养大是有多麻烦。

从生下来,洗三、满月、百日、周岁,样样都要仔细周到,兴师动众。

反正这还没到周岁,才百日刚过,她就已经给折腾得精疲力竭,只想从天黑睡到天亮,从天亮睡到天黑。

可今日的回笼觉才闭上眼睛不一会儿,就感觉有人在忽高忽低地讲话,初月晚睡不着了。

是谁打扰了本公主的清梦......

她睁开眼,和对面的罪魁祸首四目相望。

初月晚:“哦!”

云锦书:“哦?”

初永望:“哦什么哦,对暗号吗?”

他把初月晚后背托稳,一条手臂承着她的重量,这样抱高一点,初月晚的视野就不会只有其他人的双下巴,而是可以和他们一样看到周围的事物了。

初月晚对这个园子很熟,这是父皇转为母后建造的“镜花园”,平日里没有恩准,妃嫔们不能擅自进入。

小时候她总是在这里跑着扑蝴蝶打秋千,园子里面的溪流是活水,连着宫外最大的御花园顺颐园,有时候从院墙边过,还能听到那边娘娘宫女们的闲谈。

三个人,两人聊着一人闲着,在花园里继续走。

春花儿香甜,风也醉人,初月晚仰起头深深地吸了口气。

一股奇异的暖流从小肚子“咕噜”一下滚到**尖。

初月晚慌忙憋紧。

不妙不妙,这个屁来者不善!

然而到底是婴儿柔弱的身躯,那股子不好的暖流还是不甘示弱地泄露出来。

“卟!”

虫鸣鸟叫声中,这个屁毫不做作而又与众不同。

初永望察觉到怀里小肉球跳了一下,停步问:“裕宁怎么了?”

初月晚摇头。

虽然她不会说话,可是熟悉的人早就默认她听得懂别人说话,于是云锦书也问:“想拉粑粑?”

居然被猜到了!!

初月晚大惊失色,一个没注意,那股五谷轮回之浊气便好似一串珠子叽里咕噜地崩了个满堂彩。

“啊......”初月晚流下了绝望的泪水。

居然在太子哥哥和小舅舅面前......开闸了......

还不是一个!是一串!!

早知道刚吃完奶就赖在母后身边不要出来啦——

身边有无底洞吗!我可以钻进去永远也不出来!!

两位少年被臭味熏到同时做出了匪夷所思的表情。

初永望抱着初月晚不敢松手去捂鼻子,只能扭曲着五官:“叫人来,裕宁需要换个尿布。”

云锦书两胳膊抱着脸:“现在换行吗?叫人来还得臭一路......”

不行!绝对不行!!!

这次是小舅舅说的也不行!

初月晚摇头如扇巴掌:太子哥哥千万不要答应啊——

初永望轻咳:“说得有道理。”有道理个鬼啦!!!

虽然还是个婴儿,可是让上辈子喜欢了那么久的人,还有这辈子刚刚熟悉的哥哥给自己换尿布,这种事情换了哪个妙龄少女能忍得了!

初月晚蹬腿抗议,大哭抗议,初永望和云锦书却以为她是拉裤子不舒服。

“换完一会儿怎么办?”云锦书捏住初月晚蹬来蹬去的两只小脚丫,“光着**带回去?”

“天气情暖,光一会儿应该也无碍,换下来的先放着等人来收就好。”初永望说着托稳初月晚的咯吱窝拎起来,左右看看,“那里有口井,一会儿把尿布放在井沿上。”

初月晚崩溃:你们可不可以看我脸色行事啊!

小说《团宠:做国舅爷怀里的小馋包》 第十章 小公爷骑墙上房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