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命犯阴煞
《命犯阴煞》大结局免费试读 《命犯阴煞》最新章节目录

命犯阴煞灵异13号

主角:张阳李小甜
完结小说《命犯阴煞》由灵异13号最新写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张阳李小甜,内容主要讲述:妈怀胎七月被爸活活打死,未足月的我被从我妈的尸体中剖出,阴人生,命犯阴煞,是爷爷的“孽种”……...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11-21 13:52:1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听老烟杆说,他一大早就出村了,没想到会正好被我给撞上,这可真有点儿冤家路窄的意思。

我瞅了一眼,看见他手上提着两大兜子东西,也看不出来是啥。

本来觉得,他会说一些狠话,或者周围突然出来几个他的狗腿子,直接把我给摁住,但是并没有,他只是看了我一眼,冲我笑了一下,然后回他家院里了。

至始至终他没说一句话,这让我感觉很反常。

回去的一路上,我都在想刚才的事,奶奶给二丫喂饭的事,还有王建国的那种反应,实在是太诡异了。我本来想着回去到老烟杆家里,跟他商量商量,但是,走到他家门口,就停了下来。

我又想着,二丫的事,没准是我看错了,确实我也没看太清。

整个下午都跟死一般沉寂,到了晚上,我也是躺在床上,根本睡不着。刚睡下的时候,院里有动静,我扒着窗户瞅了一眼,是奶奶回来了。我听到她跟我爷爷说了些,俩人好像还争吵了一阵子,最后,奶奶自己回了屋。

而我,躺在床上一直在等,我在等那个催命老头的出现。

差不多过了半夜的时候,我睡的迷迷糊糊地听见外边有乌鸦的叫声,夜里那乌鸦的叫声听起来很凄凉,听得我浑身不舒服的。

会不会是那老头来了?

我坐起来,过了一会儿,爷爷那屋就有了动静,他冲着那外边椿树上的乌鸦吆喝着,吆喝了一阵子,那乌鸦就扑棱着翅膀飞走了。

爷爷回去了,我扒着窗户往外边看了看,好像也没发生啥,那老头根本没来。

在爷爷回屋之后,大概过了有半个小时,大门外头竟传来敲锣打鼓的声音,我一愣,心说这咋回事,难不成半夜里谁家办事?

而且,那声音跟平日里听见的不一样,平日里敲锣打鼓是为了喜庆,可这声音听着死气沉沉的,听着非常不舒服。

然后,我再扒着窗户往外看,就发现我家大门开了,外边站着许多人,他们身上都穿着寿衣,动作僵硬,一个个都还戴着那种戏曲的脸谱面具,很狰狞,也看不清楚它们的脸。

最为诡异的是,它们抬着一顶轿子,那轿子是黑色的。

在我们家门口停下来之后,那种敲锣打鼓的声音没有停下来,紧接着,我就看到我爷爷那屋的门就开了。

爷爷朝着大门口走去,跟梦游一样,闭着眼,神色呆滞。

看到这种情况,我哪还能淡定,再这么下去爷爷就没命了。我冲着外边喊了几声,爷爷没一点儿回应,准备开门去拦着他,可是,我发现我屋这门关的很紧,窗户也一样,哪都打不开。

我瞅了一下,屋里头有火钳子,想着把屋门给别开,结果,我后边突然有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很阴森。

“阳……别……出去……”

我回头一看,竟然是我妈,我说呢,咋这屋子里冷飕飕的,她啥时候来我屋了?

爷爷现在危险,我也顾不得那么多,更顾不得害怕,拿火钳子去别门缝,里外都没闩着,可就是打不开,我知道,肯定是她的原因。

“你放我出去吧,我求你了,我要救我爷爷!”我跟她说。

“你爷……让我……来,你救……不……了……他……他们……会害你……”她说话很费劲,那喉咙咕咕噜噜半天才说出几个字。

“救不了也得救,他可是我爷爷,我不能看着他去白白送死!”我冲着她吼着,已经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而这个时候,奶奶那屋门也开了,她往外边瞅了瞅,冲着外边喊道:“谁啊,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了?”

她说着往外边走,从爷爷的旁边经过,就好像没有看见他一样。

然后,她走到大门口,嘀咕了一声:“谁咋把大门给开了?”

她朝着外边瞅了一阵子,搓了搓膀子,那些身穿寿衣,带着脸谱面具的人就在她大门外头,那顶黑轿子也在,可她好像就是看不见,嘴里边骂了句,就把大门给关上了。

大门一关,爷爷倒是停了下来,站在那儿不动了。

奶奶拐回来的时候,照样还是从爷爷的身边经过,可还是跟没看见一样。不过,那边奶奶刚到她屋门口,都已经闩上的大门竟吱呀一声又开了。

大门一开,爷爷就开始继续往门外走,还是那种僵硬的步子,我心说,奶奶咋会看不见爷爷呢?

奶奶瞅大门又开了,估计也觉得不太对劲,脸色都变了。

我在屋里出不去,心里头焦急的很,我就跟我妈说,我求她,可是,无论我咋说,她都是摇头。出不去,就只能冲着外边喊,但是,我冲着我奶奶喊了好几声,她就跟没听见似的,一直盯着大门口。

我瞅了瞅床边站着的妈,她还是冲我僵硬地摇头。

奶奶操了个大扫把,朝着大门口走去,到大门口往外边看了看,冲着外边骂道:“哪家的鳖孙搞鬼?”

而后边的爷爷已经快走到大门口了。

爷爷从大门出去,肯定是要上那顶黑色轿子的,他要是就这么上去了,恐怕就真回不来了。

我一想,小甜在我隔壁,喊不应奶奶,我就过去敲墙,一边敲,一边喊。

过了没多大一会儿,小甜就到了我屋的门口,她敲了敲门,我回应了,可是她也听不见。小甜到了窗户那边,我也立马过去了,就站在窗户那儿,我里她外,那么近的距离,几乎是面对面站着,她都听不见我,也看不见我。

她注意到奶奶站大门口吆喝啥,又喊了我两声,就过去了,她同样从我爷爷那边过去,但在爷爷那边停了一下,她好像是有所察觉。

我希望她能看到爷爷,能拦下我爷爷,可是,下一秒,她就去了大门口,好像也没发现。

她问我奶奶咋了,奶奶跟她说没啥事,就是不知道谁大半夜不睡觉在那儿瞎胡闹,估摸着过会儿就没事了。奶奶说着又把大门给关上了,里边还死死地闩上,还弄了一根胳膊粗的木杠子把大门给别的死紧死紧的。

这次,大门倒是没有再开。

原以为,大门不开爷爷就出不去了,可是我想错了,门并没有挡住我爷爷,他只是犹豫了那么一下,直接从门里边走了出去。

我这才清楚,那根本不是爷爷本身,而是爷爷的魂。

也怪不得,我奶奶和小甜都看不见他。

而在这个时候,我屋里刚才的那种清冷突然也消失了,回头一看,妈已经不见了。我连忙开了我屋的屋门,很容易,一拉就开。

二话没说,我疯了一样的跑到大门口,开了门,朝外边看去。

刚才那些身穿寿衣,脸上戴着面具的人已经没了影,黑轿子也没了,外边漆黑一片,只有月色照得树影斑驳。

奶奶和小甜似乎都不太理解我的做法,她俩都问我咋了。

我根本没有心思去回答,扭头看,爷爷那屋的门根本就没开,我朝爷爷那屋走去,奶奶和小甜跟在后边。

其实,答案我已经知道了,可是我眼睁睁看着,竟然没有办法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我强忍着自己的眼泪,开了爷爷的屋门。

屋里的灯打开,爷爷安静的躺在床上,没有一点儿动静。

我根本不敢过去,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妈刚才的话我也听出来了,那些人想要的是我的命,爷爷为了护着我,把妈喊了回来,他自己去上了那顶黑色的花轿。

奶奶看着我的样子,估计也猜到了一些,她走到我爷爷的床边,喊了一声:“死老头子,还睡个啥呢,赶紧醒醒!”

爷爷自然是不会回答的。

一般爷爷都睡得浅,奶奶也是知道的,这么喊他要是能醒过来早就醒过来了。没有回应,奶奶一下子慌了。

“老头子,你说话啊!”奶奶平日里总是骂爷爷,可这时候眼睛里噙着泪。

爷爷一点动静都没有,纵然奶奶猛烈地晃着他,他也不会再有动静。白天还跟他说话,现在就已经阴阳两隔,这叫人真的很难接受。

“阳娃,你说说,你爷爷这是咋了,昨个儿晚上不还好好的吗?”奶奶哭了,回头看着我,她第一次用这种方式称呼我,如果爷爷能听见,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我哽咽了,说不出话。

老烟杆不是说,他和我爷爷有安排吗?他们的安排就是这样的,咋会一点儿作用都没有?那些穿寿衣的到底是啥东西,黑轿子是哪来的,是谁害了我爷爷?

我紧紧地握住了拳头,奶奶抹了一把鼻涕泪,哭着问我,但已经话不成句,我头一回见她哭成这样。我咬着牙,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根本没有多想,我直接跑到了老烟杆家里,他家的大门开着,上屋门也开着,他就躺在里屋的床上。

老烟杆是有呼吸的,只是,他的呼吸很弱,无论我怎么喊,他都不会醒。

这是我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老烟杆和我爷爷竟然都出了事,一定是那个人,他到底是谁?

我失魂落魄的往家走,无意之中,摸到了口袋中的那张红纸。

看到老烟杆给我的这张红纸,我一下子想了起来,没错,我可以用这种方法,那个老头那么厉害,他一定有办法救我爷爷和老烟杆,一定能的!

想到这里,我开始疯狂地往家里跑,到家直接去厨房挖了一铁锨青灰,又去上屋拿了一大把的阴阳钱。

小甜问**啥,我也没时间跟她说,直接跑到了大门外头的那处岔路口。

拿青灰画了一个圈,留了个口子,然后,开始烧阴阳钱。老烟杆交代过,圈里圈外都得烧一些,我也不懂啥意思,就那么做了。

烧完阴阳钱,就开始烧那张红纸,红纸烧完变成灰,随风一直飘了很远才没了踪影。

我就蹲在青灰圈旁边等,希望老烟杆的法子能奏效,希望那个老头回来,只要他来了,爷爷就有希望!

一直等了有十几分钟,也没啥动静。

小甜也过来了,她也没问啥,就那么静静地陪着我。

突然间,旁边的山茱萸林子里头有动静。

哗哗啦啦的,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阵清冷的风,难道是他来了?

借着月色,我朝那边瞅了一眼,就看见一个黑黢黢的影子,从林子底下一堆坟边里爬了出来,正矮着身子往这边走。

小说《命犯阴煞》 第十七章 离奇死亡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