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阴人祭
《阴人祭》小说章节列表精彩试读 张阳李小甜小说阅读

阴人祭灵异13号

主角:张阳李小甜
完整版小说《阴人祭》是灵异13号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主角张阳李小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妈怀胎七月被爸活活打死,未足月的我被从我妈的尸体中剖出,阴人生,命犯阴煞,是爷爷的“孽种”……...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11-21 13:52:2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所有的阴魂里边,没有跪下的就只有这个掐着我脖子的鬼婆子。她瞅见这个情况,突然变得很气愤,冲着跪下的阴魂叽里咕噜地嚷了一阵子,甚至还冲着那个穿紫寿衣的阴魂抽了一巴掌,显然,她对那些阴魂的行为极其不满。

不过,即便这样,那些阴魂还是没有一个敢起来,全都是那么死死地跪着,头都埋在了地上。

它们到底在跪啥?

“把他放下!”

路的尽头,阴雾弥漫,传来这么一个声音。

我听出来了,就是我一直在等的那个催命老头,他总算是来了!

鬼婆子回头瞅了一眼,冷笑一声,却并没有把我给放下的意思,她冲着路那头问:“你是哪一个,这个地界儿的事,你也敢管?”

然后,那一阵阵的阴雾当中逐渐的出现一个老头的身影,他往这边走了过来。

周围那些跪在地上的阴魂,一个个被吓得浑身发抖,都不敢抬头看。而那催命老头,就跟没看见那鬼婆子一样,根本就不理她,反而是问我:“张阳,原来是你的喊我啊,有啥事呢?”

我被掐着脖子,气都很难上来,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说不成话啊,旁边那个女娃娃,让那老婆子尝尝你中指血的厉害!”那催命老头竟然这么说,他口中的女娃娃,肯定就是说小甜了。

“一个女娃子,有个屁中指血,你想懵我老婆子,也得有脑子才行!”鬼婆子说完大笑了起来,那声音难听地很,很刺耳。

小甜也被他这话说的一愣,她好像也不理解,但是一听说能救我,她还是没有任何的犹豫,一口咬破了自己的中指,瞅了老头一眼,老头说:“摁到她眉心上!”

小甜二话没说,直接摁了上去。

纵然鬼婆子觉得这种做法不会伤害到她,但她还是被小甜的这种行为给激怒了,她的面目愈发的狰狞,另一只手冲着小甜就掐了过去。

不过,她刚抬起手,掐着我脖子的那只手也松开了。

我还以为咋了,但一瞅那鬼婆子的眉心就明白了,小甜的血竟把鬼婆子的眉心烧开了一道口子,青烟直冒。

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那鬼婆子挣扎着,变得越来越浅,呼哧一声,化成了地上的一滩血。

连小甜都愣住了,她的血,恐怕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个作用。

鬼婆子被制住了,那催命的老头走过来,他冲着那些阴魂沉沉地说了几句,我一句都没听懂,然后,那些阴魂连滚带爬地跑了,一个个都进了山茱萸林子里,钻入了坟头。

倒是那个穿紫寿衣的阴魂,在钻入坟头之前,朝着我这边瞅了一眼,正好跟我打了个对眼。

我心里头不由得一凉,不过,那催命老头冲着那边一声吆喝,它便赶紧进去了。

催命老头走过来,他抬手在我的眉心之处轻轻地揉了揉,我立刻就感觉好多了,就连身上也暖了许多。

他看着我和小甜,打量了一阵子,才说道:“一个天生阴命,阴气重,一个天生阳命,阳气盛,本该男主阳,女主阴,你们两个倒相反,女主阳,男主阴,女阳不盛,男阴不衰,阴阳互补,五行相生,缘分很深呐!”

这话听起来很是拗口,但是,很容易解读,就是我跟小甜很般配。

我看小甜脸上还挂着几分害羞的微笑。

虽然爷爷和老烟杆都不止一次的试探过小甜,但是,他们终究是没有赶走小甜,没准就是他们也发现了这一点。

想起爷爷,我心里边就是一阵揪着疼,我没说话,直接给那催命老头跪了下来。

他也有些意外,来扶我起来,我并没有要起来的打算,他就问道:“张阳,你这是做啥,你的事,我可以暂时不追究的!”

“不是,是我想求您一件事!”我说道,爷爷肯定是被人害了,绝对不是寿终正寝,如果他真是那边的人,我想,他一定会有办法的。

“你说吧!”他倒是很爽快,跟我以往印象中的他不太一样。

“我爷爷被人害了,求您救救他,您要我做啥都行,您抓了我也行,我不会再去厕所脱裤子了,求您了!”我说完,直接给他连磕了三个响头。

他一笑,说道:“我现在不会抓你的,咱先不说这个……你爷爷?昨天他不还活的好好的吗?”

我叹了口气,说:“是啊,他身体一直都很好的,就是刚才半夜那会儿的事,来了一顶黑轿子,把他给接走了……”

“黑轿子?”老头听到这个词,好像也有些吃惊。

“对啊,就是黑轿子,我看得清清楚楚的,抬轿子的人都戴着脸谱面具,看不见他们的脸。”我跟他说着,他好像也在想着啥。

“走,带我去看看你爷爷!”老头说。

老头这么说,应该算是答应帮我爷爷了,说实话,没见到他之前,我只是抱了一丝的希望而已,他答应了,我悬着的心总算是能放下来了。

他这么厉害,爷爷总算是有救了!

带着他去了我家,还没进大门,就听见奶奶在爷爷那屋的哭声,我听到奶奶的哭声,自己的鼻子又酸了。

老头跟着我进了屋,奶奶回头一看,本来是看到了我,嘴张了张,估计是准备问我去了哪儿,但看见后边的老头,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她二话不说,操起旁边的笤帚就往那老头身上招呼,我赶紧把奶奶给拦了下来,奶奶不理解,说:“阳娃,这老头前几天还要害你呢,你咋还护着他呢?”

“奶奶,你听我说,他是我请来的,救我爷爷的!”我这话说出来,奶奶手上的笤帚掉在地上,俩眼一翻,倒了,我赶紧扶着她。

老头过来,把中指点在她的眉心上,片刻之后,他说:“被阴物伤过,伤心过度,气血虚极,晕过去了,睡一觉,吃点好的就行了,没事的!”

我点头,跟他道了声谢,把奶奶给背到了她那屋,叫小甜先去照看着她。

回到我爷爷那屋的时候,老头站在那儿,只是在看着我爷爷。看我进了屋,他说道:“你爷爷的魂被勾了,照你说的那种情况,他的魂应该是被拘了,招魂是招不会来的。不过,你也放心,你爷爷只是被勾了魂,我也帮他算过了,他还有阳寿,没了魂,现在算是活死人,把魂找回来,还了魂,就没事了。”

“勾魂的是谁,咱上哪儿找啊?”我问,还是有些着急。

“以我最近几天对你们村的了解,这个人就在你们村,也是你们村的人,找到那个人,应该就能找到你爷爷的魂。”老头说,他的话和老烟杆跟我讲的如出一辙。

“杨爷爷也说过这话,就是不知道那个人是谁。”看来的确是那个人搞的鬼,必须得揪出那个人才行,不然,不但救不了爷爷,他肯定还会害人。

“我没猜错的话,他现在也出事了吧?”老头问我。

“你咋知道?”我反问。

“要不然你也不会冒险来找我啊,走吧,带我再去看看他。”

“我爷爷出事的时候,我想着把他喊来救我爷爷,没想到,去了他家,他也躺床上没动静,但是,他的情况好像跟我爷爷不太一样,他好像还有一口气……”我这么说,因为我感觉异样的地方,可能就是问题的关键。

关了爷爷那屋的门,跟小甜交代了几句,我就跟老头去了老烟杆家里。

路上,随便聊了几句,我就想到了老烟杆跟我交代的,我就尝试着问他:“你能不能收我当徒弟?”

他好像并没有对这个问题感到多意外,一笑说道:“这是你爷爷教你的?”

“不是,是杨爷爷教我的,他让我给你多烧些纸钱,见了你就给你磕头。”我实话实说,因为在他的面前,我不想隐瞒什么,总觉得他什么都能看透。

“也对,也就他能想出这个法子,你这个身子骨,倒是很适合当我徒弟。不过,选徒弟是大事,你现在看到的我,也不是真身本相,今天不适合,咱们改日再说!”老头虽然没答应,但是他说我适合做他的徒弟,我估计这一点老烟杆和我爷爷是看出来了的,所以,他们才敢让我尝试,他们想的还挺深的。

不过,他这个改日再说,也不知道是啥时候。

除了这个问题之外,他这句话里我还有一个疑问,我就直接问他:“您说的真身本相是啥意思?”

他倒也没隐瞒,直接说道:“我刚到你们这儿,你们这个地方的情况很复杂,有些时候,脱不开身,我就做了几个纸人替身,来给自己分忧解难。”

他这话说的很轻松,但是我听得是心潮澎湃的,对他的这种本事我真的是羡慕的很,还有纸人替身这一说法,真的是太厉害了,我面前这个替身,看起来跟一个真正的人好像也没啥区别,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既然,这个只是他的替身,我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就问道:“这个只是你的替身,那你原来就长这样吗?”

他一笑,摇了摇头,说道:“我可没这么老!”

他这个人实在太神秘了,看到他我就感觉有问不完的问题,虽然感觉很冒昧,但还是忍不住。

“我记着,给您还青瓷碗的时候,瞧见了石碑,您是土地爷吗?”我问,因为老烟杆说过,这老头绝对不是土地爷那么简单,我这么问他,想看看他是什么反应。

他倒是没多考虑,直接跟我说道:“也算是吧,不过那个碗和那块石碑并不是我的,那都是上一任土地爷的,我过来,就是想调查一下你们这里的情况。”

算是,这个答案模棱两可,由此看来,他的身份的确是不一般的。

“上一任土地爷的,那他现在在哪儿?”我问道。

“被杀了!”他说道。

这个答案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土地爷不管咋说也算是鬼仙呢,竟然有人敢把土地爷都给杀了。

“你也看见了,供奉神位都被人毁了。”他说。

是没错的,那石碑上的字确实被人给凿掉了。

“谁这么大胆啊?”我问,真的是惊讶到了极点。

“现在还没有调查清楚,我过来就是为了这事!”他这么说,这会儿我们已经走到了老烟杆家里,他手不动,门吱呀一声,自己就开了。

到里屋,老烟杆还躺在床上,老头过去看了看,拿中指放在他的眉心,刚开始他的表情还算正常,但几秒钟之后就不一样了,他说:“不对啊!”

小说《阴人祭》 第十九章 杀土地爷的人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