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穿成权臣的小娇妻
主角是苏青宁沈昀的小说在线阅读 穿成权臣的小娇妻免费阅读

穿成权臣的小娇妻云片糕

主角:苏青宁沈昀
小说主角是苏青宁沈昀的小说叫做《穿成权臣的小娇妻》,它的作者是云片糕创作的穿越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穿到一本看过的小说里,苏青宁为人任性恶毒把男主虐得体无完肤,结果男主一朝翻身,成了大梁只手遮天的权臣,她的下场可想而知。幸好,她醒来时对男主的虐待才刚刚开始,面对面前淡漠深沉的男主,苏青宁低下了头,一...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2-23 10:57:02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当然这一切沈昀自己是不会知道的,苏青宁也不能点得太过,但她笃定沈昀以后肯定用得上今日买的这些书。

而且也一再言明这些银两真的只是暂时替他保管,待到日后他有用得上的时候再取出来还给他。

接下来便是苏青宁买买买的时间了。

成衣铺里走一趟,一家四口每人又上手了一套细棉布的里衣和外衫。

集市卖菜的地方自然也要去一去,带些白面、糯米和猪肉猪大骨、鸡鸭回去加餐,最近夏收,一家子劳累得紧正是需要进补的时候。

另外又上糕点铺子买了好几包糖和糕点回去。

最后跟着打禾机一起搬到牛车上,靠着牛车休息时苏青宁这才算了一笔账,一共花销三两银子,她手头还余下一百三十七两,还是个妥妥的小富婆。

走到城门口她一眼瞅见了蹲在城门楼子下面抽袋子烟的牙人。

她扯了扯赶车的沈昀朝他附耳小声说了几句。

沈昀满脸诧异地看着她。

苏青宁被他直白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眨眨眼睛解释:“这会儿也不一定非要买宅子买田地,就先去牙人那里挂一挂,遇到合适的再下手。”

沈昀心里暗赞苏青宁确实不是普通女子,能想出打禾机那等怪异绝妙的东西出来,得了银两也不贪心更不乱花,还能冷静地规划着买田地买宅子,如此远见卓识绝非常人可比。

思虑着沈昀下了牛车带着苏青宁走近孟牙人,打过招呼后便直叙来意。

孟牙人先前看他们穿着普通的粗布短衫,并不打算理会,笼着袖子半眯着眼睛假寐。

但听他们一开口就要买县城的宅子,还要顺带着买些近郊的田地,不由生了好奇之心,睁开眼睛细细打瞧面前的年轻男女。

这才发现他们男子生得俊,女子长得俏,且举止都不凡,不由站起身来热情地招呼着:

“哦,近郊的地不大好买,君山县城你们也晓得,陶家便占了半城,所以田地什么的紧俏的,再者说了,近些年来都是丰收年,这时节自然只有往家里买田地的,竟没有要卖出来的。

不过您二位诚心想买,在下倒是可以慢慢替你们留意着。

只宅子好说,只不知您二位想要买个什么样的?”

“多则三进,少则二进的院落,一定要带后院带井的。”

苏青宁读过君山县城的县志,知道城里的宅子大小不一格局不同,但最好的便是带水井的,不然就要自己出去担水或者买水用。

孟牙人一听,嘿,这还是懂行的人,更不敢怠慢了,认真地询问:“可要分地段?”

君山县城最繁华的要数醉风楼所在的文昌街。

那边的宅子前面有铺子,后面可住人,但相对的价位就贵,起步价都在五十两往上,而其他的地段最低有二十两一套的。

苏青宁此时手里有足够的银两心下也不怵,让他只管张罗着,待到夏收忙空了,就让她爹亲自过来打瞧,一旦看中了就能定下来。

“好说好说,那您二位挂个名我便先留意着,准保让你们满意。”孟牙人拱着手露出一口被烟熏得发黄的牙口。

与孟牙人做好交接,苏青宁和沈昀赶着牛车回家去。

只是这么一忙活回到家已经是日落西山之时。

还没等进门,就听到院子里传来钱氏高声说话的声音。

“好一个不懂事的小丫头,家里头这边都忙活着在田里收稻子,她倒好领着一个官奴自己个儿跑到县城里逍遥自在去了。

平日里你们夫妻俩就惯着她,惯得她现在天不怕地不怕,惯得她眼里根本都没有我们这些长辈,没有你们这对爹娘了。”

苏青宁脚步一顿,脸上的笑意僵住,钱氏可真敢说,句句都是诛心之言。

不仅把她这个便宜孙女给骂了,还在苏家一大家子人面前把她爹娘踩得死死的,连口气都不让人喘。

沈昀察觉到她情绪的转变,突然想到从前她挨了钱氏的挤兑后总会冲出去跳着脚与钱氏对扛。

但每每那个时候钱氏就会收声,只管朝着苏老三委屈地哭。

苏老三当即就敲着水烟枪把苏青宁劈头盖脸一顿骂,顺带着连苏大海和于氏夫妻俩也带上一顿削。

这般情形多来几次,于是苏老三瞧着大房一家人便越发的看不过眼,而大房也跟苏老三的关系慢慢地变得越来越疏远。

所以在分家产的时候苏老三才会对大房连一丝多余的怜悯之情都没有。

钱氏虽是好算计,不过也得苏青宁上赶着配合才有此局面。

而现在沈昀不由好奇,如今性情大变的苏青宁遇到这样的情况又会如何应对?

只见苏青宁只当没有听到钱氏的话,扯了一把他的衣袖小声道:“我们把打禾机推到院子里去。”

院门被推开,看到苏青宁进来,钱氏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习惯了在背后贬低这个便宜孙女,但是当面说却还是头一回,尤其看到她跟沈昀推进来的板车上装得满满的,也不知又买了些什么好东西,不由有些心虚,双眸闪了闪,借着喝水绕到了苏老三身后去了。

苏青宁仿佛没有听到钱氏的话一般仰脸笑着招呼:

“祖父、祖母,爹娘,你们都在,正好跟我一起试试董掌柜送我们的打禾机。”

苏青宁说着请苏大海跟沈昀一块儿把打禾机搬到院子正中央,她则去院子一角抱了一捆还没有打掉的稻子过来,当着众人的面与沈昀演示起来。

“这,这,这是打禾机。”苏老三面朝黄土背朝天在田地里侍弄庄稼大半辈子,还从未看过用这种方式脱掉水稻谷粒的,一时之间既新鲜又震惊。

新鲜的是从未见过,震惊的是这玩意儿实在太厉害了,眼见着一大捧水稻就在两人几脚踩动之下就被打得干干净净了,而且看他们的神情还丝毫不费力。

“做,做出来了?”苏大海因为先前听苏青宁提过,也知道大概的原理,因而震惊有之,更多的却是惊喜。

苏青宁听得苏大海说话生怕他说漏嘴,连忙朝他使眼色并打断他的话提醒道:“爹让我们去县城给董掌柜送鱼,他知道爹最近太忙,怕你下次又没时间去。

这不正好遇上董掌柜得的好东西说是可以借咱们使一使,也好让爹尽快抽出时间来,免得耽搁了醉风楼的生意。”

苏青宁的话句句指向苏老三,他还没从打禾机的惊喜中醒过神来,就被苏青宁不动声色的话怼了一回,偏偏还没处反驳,他抚了抚了胸口忍了。

他还想听她多说说这打禾机的事情了。

苏青宁扳回一成也不多说闲话,只让他们赶紧趁着天还没有黑把打禾机抬到正在收割的稻田里去,把割完的稻子打出来。

话音未落苏老三却出声阻拦:“不可,不可弄到田里去。你这一弄去,不是全村人都知道了吗?我看大海你还是赶紧带着你二弟三弟把稻子挑家来,咱们就在这院子里打。

打完了,也好教他们瞧瞧我们今年的速度也不慢。”

往年隔壁几家条件好的邻居都请的有短工,常常笑话他们家打稻子慢,今年有了这个好物件,他们家一定要快上一快让他们瞧瞧才是,可不能这么快就让他们瞧出究竟,也弄来同样的打禾机怎么办。

苏青宁明白苏老三的顾虑扁扁嘴,心想眼下整个君山县城,他们家的打禾机都是独一份,谁瞧见了眼再热也白搭。

不过苏老三的小心思她没兴趣搭理,把打禾机拜托给苏大海后就悄悄地退到了后面唤了于氏,两个人把沈昀卸在门口的箩筐搬到了里屋,就在里面拾掇起来。

于氏从箩筐里拿出八套细棉布衣衫,一套一套地抚摸着,面上连连咋舌张口就问价格。

“不贵,这几套里衣加起来还不到七百文,这几套外衫八百文,总共花了近一千五百文。”苏青宁轻描淡写。

于氏张了张嘴,想到自家男人对自己的告诫,他们夫妻俩的本事有限,在前头二三十年都没有挣到多余的银钱,说明他们没有财运。

可他们家的宝贝闺女却不一样,自从梦到神仙之后,青儿就脱胎换骨像变了个人似的,既懂事又体贴,还能替家里挣钱。

所以家里的银钱不管她要怎么使都由得她,他们一概不多过问。

心里说服着自己,但于氏终究还是忍不住小声劝道:

“青儿娘知道你是个有本事的比爹娘都强,可挣钱不容易,咱们都有衣衫穿,你这趟出去怎地又买这么许多衣衫,哪里穿得过来哦。

再说了,这些都是细棉布,娘是做粗活的人穿上这身可还怎么下田去。”

当然于氏没有说出口的话是她身为儿媳妇,钱氏那个当婆婆的都只得一身细棉布衣衫,只有逢年过节见客的时候才会穿,她这么一下子得了好几件,还带换洗的,这要是被钱氏知道了非骂她不孝不可。

苏青宁一眼看穿了于氏的心事,笑着安慰:

“娘,你别担心银钱的事,你也说了你女儿是个有本事的,今后不仅让你穿细棉布衣衫,还要给你置办绸缎的皮毛的。

至于旁的人你可别管那么多,反正该给他们的孝亲礼不少,逢年过节的四色礼奉上也就是了。”

于氏感动得眼泪瞬时就滚了出来,直说肯定是她上辈子做了大善事,这辈子才得了这么一个乖巧的好闺女。

苏青宁被于氏的逻辑弄得脸红,心里凄凄然,其实于氏不知道的是她的亲生闺女早就不知道消散于何处去了,她只不过是一个披着她的壳的异乡人罢了。

但也正因为这样,她才要更加孝顺她,不能让她因为失了亲生女儿就享不到闺女的福泽。

忍着心头的不适,苏青宁把买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拿出来,由着于氏分配。

“糖有三包,给东院一包,你们这次借了族长大伯家的牛车,给他们家也拿一包。

这糕点也是,每样都捡一样,一会儿让你爹还牛车的时候带上。”

衣衫倒是没有什么好分配的,也就他们大房四口人一人一件罢了。

只是看着属于沈昀的那件青色细棉布外衫,于氏犹豫了一下开了口。

“青儿,娘不反对你给自己买好看的衣衫,只是你奶说得对,他毕竟只是一个官奴,咱们家给他供几件新的粗布衣衫也就不错了。

你还给买细棉布衣衫,只怕别人要说闲话。”

苏青宁摇头失笑,透过半开的窗棱看向院外帮着打稻谷的沈昀凑近于氏小声道:

“娘,他现在是官奴,可娘有没有想过,他毕竟是从京城里来的。

俗话说君心难测,谁知道他们家会不会有朝一日洗脱罪名又返回京城去。

咱们现在对他好一分,人家翻身了才不会找咱们家麻烦。”

于氏凄苦的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啊,他,他真能回到京城?”他都已经沦落成官奴了,还能翻身?

苏青宁点点头:“万一呢,咱们同在一个屋檐下结个善缘总比交恶的好。”

这话在理,于氏也不是全然糊涂的人,以后在对待沈昀的问题上果然宽容大气了许多。

并且还学会时不时地提醒自家男人也对沈昀好,自此沈昀在苏家大房的日子真正好过起来。

小说《穿成权臣的小娇妻》 第16章 回家遭遇诛心言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