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游戏风云
游戏风云段泽晨耿天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游戏风云林朴

主角:段泽晨耿天
主角叫段泽晨耿天的书名叫《游戏风云》,本小说的作者是林朴创作的游戏竞技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全书以国产游戏行业为故事发生场景,以作为游戏行业核心的游戏人自身的立志、创业、奋斗为故事...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1-19 16:49:5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第四节非愿

杨沛然天还没亮就醒了,拿了一叠书躺在床上看。翻书是为了找灵感,昨天前天他在忙着跑工商注册,其他的手续没什么大问题,但预备的六七个公司名在核名时全都没通过,只能再接着想。因为这个原因,他差不多没在看书,而是在快速地扫着书上的文字。

翻了一会儿书,没什么心得,杨沛然听见颜媛也起来,拾掇着王锦书穿衣洗漱,王锦书大概还有些没睡醒,嘤嘤地哭,揪住杨沛然的心。他听着客厅里的动静,估摸他们都收拾完快要出门了,起身开门走客厅,对颜媛说道:“要不今天我送他去幼儿园?”一边蹲下对王锦书说道:“今天叔叔送你去幼儿园,好不好?”

颜媛皱着眉,神情有些隐隐的痛苦,问王锦书道:“你要不要杨叔叔送你啊?下午还是妈妈去接。”

王锦书沉默了一下下,说道:“好。”

“那就麻烦你了,正好我有点儿不舒服。”颜媛感激地对杨沛然说。

“没事儿,你放心吧。”杨沛然猜到颜媛是来例假了身体不适,拍拍她手臂,牵着王锦书出门下楼去。

早晨阳光和煦温暖,植物和建筑的色彩既柔和而又锐利,万事万物之上都泛着别时没有的清新光彩。路上人还不算多,除了上学的学生就是锻炼的人。杨沛然稍微弓着腰,牵着王锦书的小手腕不快不慢地走在同方向的人流轨迹里。这样的情景对他来说还是第一次,他有些感动,觉得自己是一个父亲,早该有一个媳妇儿,早该有一个孩子,就是锦书这样的小孩子,即便不是自己所生,也会全无保留地爱他,保护他,豁出生命也甘愿。

“锦书,你喜欢叔叔吗?”过马路杨沛然趁着把王锦书抱起来的时候,轻轻地问他。

“喜欢。”王锦书怯生生地说,他的脸略高过杨沛然的额头,五官精致而呆萌,杨沛然等于从下往上在近处望着他,觉得那是有如神一般的爱的感觉。

“那要不要叔叔以后……经常来送你上学,或者接你放学?”杨沛然接着问。

王锦书没立即回答,低头想了一下,“好吧。”

牵着王锦书进幼儿园的时候杨沛然慌了神,蹲下问他:“你是几班?”

“六班。”王锦书飞快地答道。

杨沛然哦了一声,忙找着六班的方向,把王锦书送进班级教室,见着阿姨把他安排到吃早餐的座位上,挥手告别便走。

走没几步,有人招呼住了他,“请问是王锦书的家长吗?”他扭头一看,一个中年阿姨快步追上来,“啊,我是。”他忙不迭地应承。

那位阿姨在杨沛然面前站定,打量他两下,说道:“我姓尹,是王锦书的老师,我以前没见过你,所以要问一下,请问你是王锦书的……?”

杨沛然踌躇了一下:“叔叔。”

尹阿姨哦了一声,顿时了然的神情,想了想说道:“正好我要给他妈妈,或者你也行,说一个事情。王锦书最近情绪不高,不合群,注意力倒退了,这我想他是在家里的变化受的影响,看到你我我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想你们应该多给他一些耐烦心,凡事不要急,慢慢地来,孩子在这个年龄,你说他还不敏感吧,也到了有感觉的时期了。”

杨沛然连连点头称是,又听那尹阿姨说了好一会儿,指点当王锦书有什么样的举动时家长应该给予什么样的反馈,这才告辞走掉,一路走回到家中。

家里颜媛做好了早餐,两人相对坐着,边吃边说刚刚幼儿园尹老师传递的信息,各有感慨。吃完饭颜媛收拾完餐盘,到书房打开电脑写她的新书,杨沛然在客厅里接着翻书找灵感,下午他约好了一个朋友一起吃饭,中午他们预计热昨天的剩菜对付一顿。

“滴滴滴滴……”杨沛然传呼机响了,他取下一看有些惊讶,是祝时雨发来的信息,让他立即回他的办公室电话。立即,这可不是祝时雨会对传呼小姐说的话,他往前最多用尽快这样的词;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客厅电话就在手边,立即便拨了过去。只响了一声对面就接了起来。

“喂,游民公司,祝时雨。”祝时雨的声音飞快地说道,声音飘忽而疲惫。

“是我啊,你不是呼我吗,有什么事?”杨沛然问。

“这么快?!”祝时雨诧异地说道,略顿了一下,说道:“哦,是有个事儿要和你商量一下,有点儿……不大好的。”

“什么事啊?”杨沛然不自觉地望了望颜媛的书房门,门一直是开着的;他既不好起身起关门,也不好陡然地压低声音。

“要不你到公司,我们见面再说吧。”祝时雨有些没好气地说,显然他原本是计划电话里说的,瞬时改变了主意。

“我下午和方嘉约了个咖啡,晚上还一起吃个饭,时间不够去你那儿,事情急吗?急你就直说,不急那就明天。”杨沛然说道。

“方嘉?你约他?你想拉他进你公司啊?他的代价可不低啊?”祝时雨惊讶地问。

“是不低,有点儿老关系,但这事儿不是需要谈的吗。你说,你呼我要立即给你回电话是要说什么吧!为什么非要等明天见面说呢?”杨沛然有些不耐烦,他接电话之前有点不好的感觉被祝时雨电话里证实了,这让他一早起来的好心情破坏了大半。

“你真是去见方嘉的话,”祝时雨在电话里沉吟了一下,“那我现在就给你说吧,现在你方便听吗?”

“别废话了,赶紧说。”杨沛然沉声说道。

电话那边又安静了一小会儿,“老梁昨晚上给我电话,很晚了,实在我们喝完酒各自回家,回家都睡了一觉醒过来他给我打的,差不多半夜三点吧。他说香港那边有点儿变化,老谢变了主意,他还是同意游民公司对你的投资案,但撤回对新公司的控股,也就是说没法再投以前那么多,大约只能投个……十万块,占你实际最终投资额的实际比例就好了。”

祝时雨说到这儿停下,等着杨沛然发问;杨沛然却不问,等了一下,“然后呢?”

“哎……”祝时雨叹息了一声,听起来像是哀鸣一般,“你要相信我,我给你打这个电话之前,差不多七八个小时,我和老梁做了所有我们可以做的努力,确认都没有用,这才打电话给你的。”

“昨天晚上吃饭之前,你们都还不知道这件事?”杨沛然冷冷地问。

“我向你保证,这变化总共就发生在十个小时以内,我刚刚直接给老谢打过电话,他说他没办法,有人对你,其实也就是对我,做了指控,说这笔投资存在问题,他现在没完全叫停,已经是最大限度尊重前一次投票的结果了。”祝时雨有些激动地说,在杨沛然听来总觉得有些怪异;这太不真实了,在他们回家,睡觉的这短短几小时里,发生了如祝时雨说的这些事。

“有人指控我?也就是你?这话怎么说的?”

“说我们内外勾结,掏空公司。”

类似指控以前老早杨沛然就遇见过,那还是在遇见祝时雨之前。那次后来被证实是离职的员工恶意构陷,当时的投资人查了十多天账,证实杨沛然清白,但于事无补,那个项目很快就失败了。这次看起来也像是终于,不过主角不同了。杨沛然此刻还是局外人,指控不到他头上来,被指控的人只能是祝时雨。祝时雨是接盘行健公司投资游民公司的投资人,两次增资之后变成了小股东;小股东要掏空资产,这当然有可能,既有动机也有实际操作上的便利;杨沛然没法为他背书;倒是祝时雨有意无意把被指控的人说成是他,让杨沛然觉得恼怒。

“要不这么吧,这笔投资就算了,你们别再投了,投我也不要了。我要是能找到别的投资,再想想要不要继续做下去,找不到呢,趁早就停下来。”杨沛然口头上说得冷静,心中其实已经气炸,如果祝时雨此时就在面前,飞起一脚就踹在他肚子上了。

“你不是已经有二十几万了吗,这边并不是不投了,还有十万呢!两边合计三十万,也能够干出点儿事来,要不你就注册这么多,别什么五十六十万了,行吧?实在不行,你还可以考虑过桥……”祝时雨在电话里恳求地说。

杨沛然想把电话砸了,但这是在颜媛家的客厅里,不是在他自己的办公室里,他手中攥着话筒,深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但这实在做不到。

“行,怎么不行?去**吧!”猛地把电话拍下去。抬起头,看见颜媛斜倚在书房的门口,正关切地看着他。

“怎么了,这是谁的电话啊?”颜媛轻轻地问,走过来从后面搂着杨沛然的肩。

杨沛然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可不说不行,颜媛此时已经是这件事的一部分,“游民打算减少投入,由二十万降到十万。”接着便把祝时雨电话里说的一一说给颜媛听,这好像是在骗颜媛拿出更多的钱,幸好他知道颜媛拿不出来了,他才可以豁免于这个嫌疑。

“那你是怎么想的?”颜媛的声音冷静而柔和。

“最坏的情况就是不做了。”杨沛然轻叹,那不是他想要的,GOE的offer已经退了,下午他还是要去见方嘉,对他说抱歉。

“找银行贷款吧。”颜媛说道。

“你是在说笑话吧?”杨沛然忍不住冷嘲,有规模的私企要拿银行贷款都难于上天,别说新创业的小公司,那比平行线相交还要不可能。

“不是笑话,你先用手头的钱注册一家公司,先进行着,半年后最多一年以内我找关系给你谈下来,只要在这段时间内不急着用这笔钱。不过这样你要么注册资金少于五十万,要么就借助过桥资金,花个几千块也值得。”

刚刚祝时雨在电话里也是这么说的,这使杨沛然忍不住挂了电话,话从颜媛口中说出稍有不同;他觉得自己会这么做,注册并且实缴那么多钱存在公司账户里不动,从任何角度来看都有点儿傻,但这是杨沛然想要那么做的,有不这么做就会坏事儿的前车之鉴;每个人都在对他说这下他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做事了,肯定可以做出一款很好的游戏来。但哪儿有什么完全按着自己意愿来这回事?

Onesinleadstoanotherone,千里之坝溃于蚁穴,巨大的失败总产生于这样看起来没什么危害的小瑕疵,杨沛然脸上是轻松笑笑的,心里想的却是这两句成语,内在的逻辑当然是跳跃的,但坚固。

小说《游戏风云》 第18章 抽薪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