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凶铃禁忌:我下边有人
凶铃禁忌:我下边有人(陈酒王老五)全文完结在线阅读完整版

凶铃禁忌:我下边有人赤色

主角:陈酒王老五
完整版小说《凶铃禁忌:我下边有人》由赤色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主角陈酒王老五,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自古以来,就有四大阴行,吃死人饭,为:刽子手,背尸人,接阴婆,和缝尸匠。而我,成了最后一...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3-24 03:05:26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第10章

在四周雾气的笼罩下,我能看到的,只有一圈幽蓝色的光晕。

船头灯的颜色其实是有说法的。

王老五虽不经常下水捞尸,但他见多识广,所以自然知道这里面的门道。

他告诉我,船头灯一般都是‘黄阳绿阴’,代表船上载着的都是什么人。

要全是活人的话,烛火就是黄光,但要全是死人,就会变成绿光。

蓝色,则是半死半活,如果经常和捞尸人打交道,那看见的,一般都是蓝色的船头灯。

“老五叔,怎么之前船头灯会是绿色的?”

“那神明来索命,要不是姥姥出手,咱们这一船人,和......没区别。”

每次要说到‘死人’的时候,王老五都会刻意避讳,我听着听着也就习惯了。

没想到,刚才我们差一点儿就要被拖进水里喂鱼了!

看着好似悬在半空的船头灯,我感觉到四周的浓雾正在逐渐散开。

王老五站起来,重新撑起篙,喊了一句:

“船靠岸喽!!!”

这句话也有讲究,免得带上什么脏东西,所以返航时,一般都不会喊“到了”或者是“来了”。

不过我有阴眼,看一眼就能知道,船上有没有多了个‘船客’。

等到浓雾完全散开之后,刚一靠岸,船头灯正好烧完!

上岸之后,我问王老五为什么要切了自己的手指,可王老五一伸出手,五个指头竟然全都在?!

“阴行饭,不容易吃,要是不会点儿障眼法哪行?放心吧,没事儿。”

“啊,老五叔,你骗......”

王老五马上朝我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道:

“嘘!小酒,这话可不能乱说,行行好,让你老五叔多活几年,行不?”

随后,我见奶奶还没有下船,正准备伸手去扶她的时候,奶奶却淡淡地对我说了一句:

“不着急,先等等。”

我疑惑的问了一句:“奶奶,您是不是哪不舒服?”

奶奶闭着眼睛,并没有搭理我,我从没见过她的神色如此凝重,而且行为很怪异。

一会儿摇头、一会儿点头的,而且她在返航的途中,一直都是面对着贵人坐着。

这给我一种感觉,奶奶似乎像是在和贵人......交流!

王老五也不敢打岔,我们俩身上的衣服本来就湿乎乎的,被风一吹,更冷了。

但也总好过之前在船上的那种感觉。

过了很久,奶奶终于睁开眼睛,神色黯然地哀悼了一句:

“可怜的人儿啊,这是非公道,我定会帮你讨回来的,你就安心去吧!”

这句话,更像是奶奶在哀求贵人,但奶奶的愁容尚在,这就说明贵人还是不愿意投胎转世。

又过了一会儿,奶奶对叫了我一声并对我说:“酒儿,上船来帮我一把。”

我重新回到船上,发现船就像是被吸在了岸边似的,竟然纹丝未动。

我蹲在奶奶身边问到:“奶奶,要我帮您做点啥?”

“还记不记得,之前王老五问过你,有没有把握?”

我点点头,其实到现在我也没明白,究竟说是什么事儿。

奶奶用手轻轻地摸了摸贵人的肚子,然后对我说了两个字:“接阴......”

我不是个二皮匠么,怎么又多出来了一个活儿?

奶奶告诉我,阴行饭更像是大锅饭,是不可以‘挑食’的。

就好比王老五那样,虽然做了半辈子的背尸公,可一旦出现意外,该下水捞尸就得捞尸,不能有一丁点儿含糊。

过去的阴行行当,门徒广布,所以不需要什么都会,只要学好本家的手艺,那就饿不死。

可现在不一样了,随着阴行的逐渐没落,导致我们这些人必须得博闻广记,不说精通吧,但至少都得会那么一点儿。

万变不离其宗,只要不往深了学,多注意各行的规矩,再出去闯荡个三五年,会的也就差不多了。

之所以刚才不选择在水上接阴,那是因为顾及太多。

我想想也对,就刚才那状况,根本不可能接阴。

“酒儿,你用手扶住贵人的膝盖,先开指。”

开指是产妇分娩时的第一个过程,而接阴,说白了就是给逝者接生。

奶奶检查过一遍之后告诉我,贵人已有三个月身孕,接阴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别伤到胎儿的三魂。

可我一个大小伙子,别说上手直接做了,其实连见都没见过要怎么给人接生。

但奶奶的双手颤抖,神情涣散,一副心事重重的表情,兴许是这位贵人的遭遇,勾起了她的某些回忆吧!

接阴也好、缝尸也罢,万万不能分神,所以奶奶现在根本没法儿亲力亲为。

而我既然决定要吃这碗饭,那这事儿早晚都得学。

基本上是奶奶念一句,我就跟着念一句,男女有别,奶奶让我偏过头,免得冒犯了贵人。

“贵人,胎未足月,但魂已全,安心吧。”

念完之后,我本想掰开贵人的双腿,好知道开了几指。

但不管我怎么用劲,皮肤碰上去虽然有弹性,可关节却是硬邦邦的,根本掰不开。

奶奶让我把耳朵凑到贵人嘴边,试着听一听。

我不敢......

缝尸、捞尸、接阴我都行,但这事儿我真的不敢,因为我脑子里已经出现了无数个画面。

而且,没有一个是好下场,根本就想象不到她会轻声细语地和我说话......

奶奶又催了我一句说:

“酒儿,你得让这娃儿先信得过你才行呐......娃儿你放心吧,这是我孙子,他不会害你们母子俩的。”

说后半句话的时候,奶奶的表情,仿佛是在看着自家闺女儿一样。

既然奶奶都这么说了,就算是刀山,那也得上!

我刚低下头,正准备把耳朵凑过去的时候,贵人眯着的眼睛,竟然又微微睁开了一些!

都已经能看见眼白了!

我吓了个哆嗦,但耳边似乎隐约听到了一个声音,我下意识地垂下头,声音还是有些模糊。

直到我把耳朵都快贴到贵人嘴边上的时候,才终于听清了。

我皱了皱眉,轻叹了一口气的同时,缓缓掰开了贵人的腿。

紧接着阴风袭来,一阵一阵地很有节奏感,就像是贵人正在呼吸一样!

说时迟那时快,我偏着头,听见奶奶喊了一句:“娃儿,你再加把劲儿,孩子就要出来了!”

一阵十分猛烈的阴风刮起,持续了好一会儿。

等风听了之后,贵人的双腿,忽然间就瘫软了下去。

这时,只听站在岸上的王老五喊了一声:

“陈婆婆!快躲开!是子母煞!”

小说《凶铃禁忌:我下边有人》 第10章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