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小祖宗她撩人不手软
泽清长泽小说章节目录 小祖宗她撩人不手软全文阅读

小祖宗她撩人不手软墨流

主角:泽清长泽
经典小说《小祖宗她撩人不手软》是墨流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泽清长泽,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个是强大温暖的灵族灵女,一个却是跻身黑暗污秽的小妖王。泽清始终记得自己临世时第一眼看到...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4-27 18:31:12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第10章

古着盛大的殿宇此刻为最难以捕捉到的背景,不时乍起的寒风卷着雪沫子,飞舞了几圈之后,再次把寒气带进女子渐渐流失温度的掌心。

“阿叡,对不起,阿叡,我......”

女子声绪悲苦,身体因为生命的渐渐流逝开始变得极度虚弱,她的手却还是不甘心一般,紧紧地抓着颤抖着双手揽着她身体的男子的衣袖,

“阿叡,阿.....阿叡。”女子痛苦却无助地一遍遍地叫着,直到眼睛终于闭上的那一刻,再也看不到那个只空留悲声哭嚎的男子。

尺铭再次做起了这个梦。

这个可以说是已经成为了他的心魔的梦,但让他感觉到痛苦的却并不是梦境本身,而是他内心不想放下的纠结与挣扎。

他明明深切的感受得到这个梦带给他的影响,但是这个梦却是紧紧抓住人心,使人上瘾一般的让他不想去尝试忘记。

他执着的想要找出答案,找出这背后的故事。

因此,他把自己困在梦境里面半生,成为一个历史学者,甚至感觉到这个梦境的不寻常之后,进入了祭灵司。

梦中的他就是那个男子,因为梦中的痛苦和悲凉他感同身受。

他无数次想要拨开那些密密匝匝,飘扬纷飞的雪沫,看清怀中女子的面容。

但他却始终无法左右自己的动作,他只能一次次的看着女子无助的扯紧他的衣袖,叫着眼前人的名字,永远闭上了眼睛。

接着他再次被男子痛彻心扉的悲嚎惊醒。

坐在车后座的尺铭痛苦的揉了揉眉心,紧闭着双眼慢慢消化着尚未散尽的情绪。

同样坐在后座的横渠看着陡然惊醒之后,又是这副衰样的尺铭,心领神会的帮着尺铭关紧了车窗,把车外呼啸而过的风声彻底隔绝。

“怎么,又梦见那个让你魂牵梦萦,却始终不知名姓的小女子啦?”横渠满脸关切的询问,一下下的欠揍似的拍着尺铭的肩头。

这温柔的声音,关切的动作,对于不知内情或不知人心狡猾的人来说,一定会觉得这是横渠这个上司对下属难得的温柔和关切,比如此时从镇天弓内探出头来的半掬。

但只有驾驶座上的曲深和副驾驶上的万染明白,这是自家上司在趁机占便宜呢。

平日里尺铭不是低头看书,就是抬头翻电脑。

他作为权威的历史鉴赏家和文物鉴定家,别说是横渠了,就是那些极具姿态的高层,除了这次的高平陵之行,平日里想要向祭灵司借尺铭帮忙,见到尺铭这样一贯的一副处处透着威严和生人勿进的的样子,也是免不得要不自禁的避让三尺,请横渠这个不大不小的官员帮他们打个头阵。

所以这个最正常的朋友之间的接触,拍肩头,就是他们祭灵司除了尺铭以外的三人一灵心照不宣的秘密动作。

但正所谓近水楼台,祭灵司的几个人很快发现,每当尺铭做完这个梦醒来的时候,就是他最脆弱不设防的时候。

梦中的场景和感受只有梦中的当事人能够切身感受,且不足为外人道也。

正如横渠他们从尺铭那里无数遍的听过关于这个梦境的相同讲述,但是也就像是听说书人讲了一段极为悲伤的故事,听过之后,那份对于故事中的人物的同情是不会一直持续下去的。

所以一开始也并不以为意,梦嘛,还是那样一个距离现实世界截然不同的,过于遥远的梦境。

可直到他们切身了解了尺铭对这个梦境的执着,以及尺铭平日里的严肃形象和梦境之后的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一对比,他们一致认同,这个梦境,并不简单。

毕竟谁会从记事开始就只做一个梦啊,而这个梦里的人又总能够牵动你的情绪,引起你的共鸣,连感受到的痛苦都那么的真实且持久。

“你们说,我和那个女子到底有怎样的牵绊啊?”尺铭像是在问车上的几个人,也像是在自言自语。“这些年来,我为了寻找这个答案,翻遍了各类史册,走遍了古迹遗址,可是没有一处,是能让我有所感知的。”

尺铭望着窗外飞驰的景物,内心百转千肠,最近这段时间,那个梦中的男子带给他的绝望,愤怒和痛苦,在他心口盘旋的时间越来越久。

“尺铭,你也别太灰心丧志了。”万染忍不住安慰道,“你不是说怀疑是魏晋南北朝时代吗?既然有目标了,那就很快就会有线索的。”

“可又怎么会连史书都没有对我有半分的回应呢?我每了解一个人物,每走进一处遗址,都会很明确的知晓,那不是我要找的。”

尺铭疲惫的揉了揉眉心,声音低的听不真切。

“而且,我能感觉到,梦境中带给我的感觉在最近这段时间,都需要很长时间才可以消散下去。所以,我有些担心。”尺铭的的双手说到这里紧紧地攥在了一起。“我很担心,这会不会是她给我的最后的提示了。”

“尺铭,也许这就和心火石红衣一样,或许是那个姑娘终于决定不再纠缠你了呢,说不定等你忍过了这段时间,以后就不会再见到她了,也许......”

“当然不行。”尺铭厉声打断曲深的话,惊的曲深手里的方向盘都跟着一个失控。

“当然不可以,我一定要找到她,我相信,她也在等着我,她一定也在等着我去找到她。”尺铭有些近乎疯魔了。

万染忿忿的瞪了曲深一眼,转头看坐在尺铭身边的横渠也是不发一言的打量着尺铭,眸光深沉,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

万染无奈怀着女孩子特有的同情心,最终决定还是自己去安慰一下吧。

“尺铭,也许这也是一个好的征兆呢。你看,你这次应邀要去的高平陵古墓就是曹魏时期的,说不定这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呢。”

万染看向一旁的横渠,示意他也说点什么。

横渠却并没有好言好语安慰的打算,也是一改往日的语调,十分严肃的问道:“尺铭,如果我没有猜错,在心火石出现之后,你对这个梦境的反应越来越激烈了吧?”

“是,是在见到心火石之后,我记得在那之后的第一次梦境,我就毫无征兆的可以看到以往都看不到的一些景象。”

尺铭仔细的回忆着,“比如那些影影绰绰的建筑特征,他们身边一些及其微末的细节,我就是在那之后慢慢确定当时的大致时代的。”

“老大。”尺铭看着横渠沉思的表情,知道他一定是明白了什么,“你的意思是说,我的这个梦,与心火石,或是与灵器有关。”

“我曾经问过上弦你的这个梦境的问题,他当时只说了一句话,说是什么不可语破的天机,时机到了,该知晓的或是该埋藏的,自然会各有归处。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长着一张好看的人脸,却说着人都听不懂的话。不过现在看来,怕是到了他说的那个时机了。”

横渠眉心轻蹙,他总觉得自己现在似乎是在按照某种特定的路线走着,这种被掌控的感觉让他很不爽。

“那或许,万染说的对。”尺铭的语气里带着对前路的期待。“也许这次的高平陵古墓正是一个契机,是我找到答案的契机。”

“老大。”曲深骤然放慢了车速,突然警惕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一旁的镇天弓也开始不住地颤动起来,这说明有危险降临,能引得镇天弓都如此不安的,必然是很强大的一股力量。

万染警惕的望着窗外,可是外面依旧是急急地来往车流,又平静的没有任何异常。

“老大,怎么回事儿?以前可从没有这种情况。”

“那就只能说明这股力量只是针对我们的。”横渠也注意到了这次的不同,“曲深,继续往前开。”

这次,总也不至于是那个拿着紫晶石一身秘密的神秘人物要现身了吧。

故事还长,横渠并不认为他会选择在这时候出现。

横渠有种直觉,这次要面对的敌人仍然是老对头妖族,不过,是有大人物要浮出水面了。

曲深匀速驾驶着,镇天弓化为半掬,落在他的膝头。

万染摸向腰间的特质手枪,警惕的听着车窗外的动静。

行使着的车子不时被其他的车辆呼啸着超越过去,突然就在同一条道路上不动声色的行驶进了另一条突然出现岔路。

这条岔路漆黑的像是没有尽头,曲深刚想要打开车灯,光源却瞬间被反射过来,照的几个人无法再睁开眼睛,只剩下耳边车辆紧急刹车的刺耳声音。

等横渠再次勉强睁开眼睛时,四周再次陷入了一种沉重的黑暗。

“你们都没事吧?”

话音未落,一阵阵此起彼伏的呼号声,咆哮声,刺破了这片黑暗,向他们的方向快速袭来。

天上登时出现了一轮血色的圆月,这是唯一的光亮。

横渠他们借着这仅有的亮光,都能清楚的看到一群群,一片片向他们快速冲奔而来的各类妖兽。

丑陋,凶残,可怖如斯。

“快,都下车!”随着横渠的一声惊呼,几人迅速打开车门,以最快的速度蹬跳到车辆的远处。

再回头,他们的车子已经被袭来的妖兽层层压上,变成了一片薄薄的铁皮,冒着烟,发出最后的轰隆声,再也没有了声响。

这是一片废弃公园模样的空地,除了几把长椅孤零零的坚守着,就是那些渐次重新站起来的妖兽了。

“老大,你小心。”几人不再废话,四个人背靠背的贴在一起,镇天弓发出底底的鸣镝之音,与对面一声高过一声的可怖的嘶吼对峙着。

“都给我坚持住了。”横渠说着手指滑向尺铭手中几百年没露过脸的短刀,锋芒不减的刀刃在横渠手指上划出了一条很深的口子。

涌出的血珠一颗挨着一颗滴落在地上,却迅速变成了一条条细细的红线脉络,飞快的在地面上蔓延开来。

直蔓延到那些张着血盆大口的妖兽的脚边,还在不停歇的向前延伸着。妖兽接触到这些东西时,这些红色的脉络就像是一个个会自燃的火焰,一阵阵烧焦味从四面八方伴随着更加凄厉的哀嚎在这片空地上一圈圈的扩散开来。

横渠趁着这些妖兽顾忌后退的空隙,嘴里默念了什么之后,把一颗血滴扬手抛入空中。紧接着幻化出一把红色长鞭,做出准备随时攻击的姿势。

双方都隔着这些红丝紧张的对峙着,谁都没打算先冒险试探出第一步。

“红阻坚持不了多长时间,都准备打一场恶仗吧。”横渠开口提醒到。

这么多的妖兽一起出动倒也是祭灵司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见了,他这一任祭灵司司长还当真有面子。

果然还不到十分钟,那些红色的脉络彻底失去了作用,消散的地面上。

一众妖兽看到这些,顿时兴奋了起来,那些在最前面被烫伤的小妖,此刻更是露出了锋利的爪子,张着血盆大口,好像下一刻就要把这几个在他们面前渺小的不值一提的食物撕碎一样。

“都给我顶住了,无论用什么手段,都给我活着回到祭灵司。”横渠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这些话,他紧了紧手中的长鞭。

“准备。”横渠锋利的目光和最中间的一只小妖对峙着,“打。”

随着横渠的命令声传来,几人迅速散开一段精妙的距离,开始了激烈的厮杀。

其间或是分散,或是再次聚在一起,各自为攻却又相互保护着,毫无规律却是默契的配合着,变幻着,硬是生生的杀退了一**妖兽。

可是刚杀退了一圈,后面又紧接着有新的前来弥补。

几场下来,四人的体力皆是早已经到了极限,深浅不一的各种伤痕,血污,布满了全身,虽然都称不上严重,但在不停歇的激烈厮杀中,也是够折磨人的。

半掬缓缓的从手心为曲深渡着自己也已经滞涩的灵力,过度使用灵器,曲深的体力成倍的消耗着。

四人此时只能互相靠着后背,保持着最基本的警惕。

四周的妖兽很快再次聚集起来,数量却是比前面几轮攻击多出了两倍不止。

小妖也是有些智商的,看着这力量的悬殊,以及早已经精疲力尽的四人,并不着急选择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战斗,而是以一副胜利者的猎人姿态,欢呼吼叫着,有的甚至是摆出了佯装攻击的挑衅姿态。

横渠的目光紧紧地盯着这些怪物丑陋滑稽的表演,没有被激怒分毫。

他们都明白,此时越是情绪波动,自己的力量流失的越快。

其中一只小妖似乎是玩儿累了,再次露出锋利的爪子,向着横渠的面门俯冲而下,面对着迅猛的攻击,横渠本能的抬手防御,手臂被生生的割裂出四条抓痕,不住涌出的鲜血流过翻出的皮肉上,可横渠除了刚受伤时地一声闷哼,再没有其他的声音。

“老大。”万染看着那深可见骨的伤口,一向冷静的她,却在极为简单的两个字里挂着难以掩饰的颤音。

“我没事。”横渠勉强的扯出一个笑,心口处骤然感应到了一股力量的快速奔近,“放心吧,我们已经等到了。”

一众妖兽带着最后一击的自信再次从几个方向向四人涌来,因为这急剧的力量的汇聚碰撞,脚下的土地都在抖动着尘土。

四人一灵都在奋力积蓄着全身所剩不多的力量,面对着即将到来的生死仍是岿然不动。

还在合并碰撞的力量向着四个人一层层的迎面逼近,然而却在下一刻,骤然平息下来。

四周再没有任何的声音,习惯了阵阵嘶鸣的空地上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死寂毫无防备的也屏气呼吸来。

一轮血月高悬,连风都不肯吹进来。

“横渠兄,抱歉,我来晚了。”

上弦低沉的嗓音在这片死寂的土地之上陡然响起。

“不晚不晚,这也太及时了。”横渠劫后余生的笑着一把搂过上弦,“上弦兄,兄弟得请你吃饭啊。”

横渠的伤口还在不时地冒着血,落在地上化作一缕缕的焦烟。

可他却浑然不觉似的,一脸堆笑的搂着上弦不肯撒手。

四周再次响起低沉的嘶吼,或许是上弦刚才一来就但凭一己之力灭掉了成群的妖兽,让这些后来者有了忌惮,面对透着冰霜的来者,他们的嘶吼声也褪去了刚开始的嚣张,变得克制起来。

“上弦兄,这些,兄弟就交给你了。”

“放心,有我在。”

上弦的声音此时还带着一贯的轻柔抚慰,很好的让万染他们安下心来。

身后的小妖在重新聚集,试探性的靠近着。

上弦却仍是不动声色,手掌慢慢的为横渠注入着灵力,帮他修复着伤口。

横渠的整个身体都瘫靠在他的身上,血液的力量是他作为祭灵司司长的最特别之处,但同时他这具凡人的身体对这种特殊力量的承载能力也是有限的。

横渠作为祭灵司的司长不想在这种极度危机的时刻在下属面前露怯,只能强撑着,陪他们度过危机。

上弦知道横渠深藏的不甘屈服的性子,横渠也明白上弦对他不动声色的理解。

不出多时横渠的体力就渐渐恢复,横渠一边面不改色的带着祭灵司的人退到一旁,一边感叹着上弦如今更是深不可测的强大力量。

刚凭一己之力让不下三百的妖兽瞬间化为齑粉,接着又淡定的为他注灵疗伤。

现在即使是退至远处,横渠依然能感觉到上弦身上迅速波及而来的浑厚灵力,带着阵阵寒气,还未出手,就直逼的那些刚才还嚣张可怖的小妖们不住后退。

横渠看着上弦的背影,只觉得此时的他以一己之力面对这几百不止的妖兽,让人觉得敬佩之外,更是觉得对他有种难测的忧怖。

横渠虽然平日里表面放荡不羁,但是内里却是明镜一般,对所有都了然于胸。

他明白,上弦一直在隐藏着自己的实力,隐藏的是作为灵使之外的实力,即使是现在这股已经算是强大到可怕的,也可能只是他的冰山一角。

上弦却并未打算放过他们,他眸光一紧,天上圆月投下来的光柱竟化作一根根锋利的冰刃,冒着寒光,直指面前那些不住节节后退的小妖。

上弦浑身戾气骤生,还在不断地聚集着力量,周身欺压而来的杀意,成为这片杀戮世界的绝对掌控者。

眼前这个幽魔一般的灵使,与平日里温润礼重的上弦,判若两人。

众人也顾不得伤口了,看热闹一般等待着那些丑陋的小妖变成刺猬的样子,可期待的结果还没等来,只一眨眼,那些冰刃却被主人再次化作云烟,重新化为了光影。

几个人不解的顺着上弦有些呆愣无措的目光看过去。

却见一边本来就孤伶伶的长椅上坐着一个孤伶伶的小姑娘。

一袭淡蓝色的长裙素雅的盛开在满地的血污之中,灵动的眸子在这片昏暗里却更显明亮。

明明看着感觉就该是温柔可爱的姑娘,此刻却是毫无往日优雅形象的翘着二郎腿,双手交叠放在膝头,眼睛里透着森然的寒光,嘴角却是挂着狡黠的笑,安静的旁观者眼前这一场正准备发生的残忍的血战,虽然是单方面的。

“......泽清。”上弦瞬间软下来的声音与他此时灼人的力量形成的鲜明的对比,这些脏东西不用你出手,我一个人就可以”

上弦目光转换间就收了手中的几分灵力,蔓延而出的寒光随之退却。

却又把那些被逼到一团的小妖紧紧地困在了一起。

“我知道,所以我并没有打算出手啊。”

泽清一脸无辜的摊开双手,下一秒眼中却又寒光尽显。

“上弦,这些东西伤了不该伤的人。你替我,杀了他们。”

上弦不再接话,并没有动用更多的灵力,只是抬手间,那些困住小妖的寒光就变成一束束拔地而起的冰凌,顷刻间就把小妖整个冻做了一团,上弦手掌一握,就瞬间化作寒烟消散,随之不见的还有地上一片片凌乱的血污。

上弦做完这一切,在原地站立片刻,就默默地走到了泽清的身边,双手叠放在身前,安静的站在一边。

泽清也并不理会他,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态,抬头看向那一轮红色的圆月,嗤笑一声,“不弥,看着你这些又丑又脏的手下,就这样弹指间就被我家小灵使消灭个干静,你倒是沉得住气,丢人啊。”

“哈哈哈,小灵女,你倒是一点都没变。”一个声音闷闷的传过来,高低不平的音调像是从极其遥远的地方飘过来的。

“你既然这么厌恶这些妖,那他们就是都死绝了,我也不会心疼。”

听完这话一旁的横渠不住一颤,妖王做到这个份上,也是天下独一份了。

泽清却并不以为意,只当是这妖王的调笑之言。

难不成,她还会和这妖王有着她记忆之外的故事不成。

泽清正想着,却一个瞥眼,就看到了一旁的上弦压抑着的通身的冷意。

即使上弦敛着眸子,可泽清却能感受到那难以掩饰的透着阴冷的杀意,交叠在下面的那只手的手腕竟被他握的通红一片。

泽清一时有些无语,难道这家伙还藏着关于妖王不弥的秘密不成。

看着那只快要被他捏碎了的手腕,当事人竟还浑然不觉一般。

泽清缓吸一口气,尽可能轻的回握住上弦上面的那只手,两只手的温度都是同样的寒凉,上弦却在接触到的那一刻,被烧到一般,不住的一颤。

“不弥,今天这些,没有下次。”

“当然可以,毕竟,这位祭灵司司长也是我的老熟人嘛。”不弥的声调透着几分无法言喻的诡异。

“不过,我的灵女大人。”不弥的声音短暂的停顿了一下,“你可要认真地看看你身边的这个人,他呀,有事情瞒着你呢。”

“不弥。”上弦被激怒了一般,抬手击向那轮月亮。

再一抬眼,众人已经回到了祭灵司内。

泽清负手几乎是贴着上弦站立,一双眼睛扑闪着打量着他,直到看得上弦心虚的后退两步才得逞似的放过了他。

算了,能从他那里老老实实的问出点什么,估计九渊里的恶鬼都能够大摇大摆的走在太阳底下了。

“灵圣大人。”尺铭看着一旁为横渠疗伤的泽清,有些欲言又止。

“天机不天机我不知道,但这次高平陵之行确实是一个契机。”泽清继续着手上的动作,“只是你千万要小心,你身上有灵器的气息印记,印记之上,刻着我一时也难以参透的东西,想来与某一个灵器有关。”

泽清转身走向尺铭,“希望你找到你想要的答案。”泽清说着,用手指在尺铭眉心一点,一个红色的印记落在那里,随后便又隐退下去。

转而看向他身后的上弦,“明日我们就回灵族,你来接我。”

说完就径直走进了祭灵司内,没有丝毫停顿的身影像她方才的语调一般,冷漠到让人发指。

小说《小祖宗她撩人不手软》 第10章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