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休妻前,权臣相公狠狠亲了我
休妻前,权臣相公狠狠亲了我小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顾白芷谢砚青)

休妻前,权臣相公狠狠亲了我陆晚

主角:顾白芷谢砚青
《休妻前,权臣相公狠狠亲了我》是作者陆晚最近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休妻前,权臣相公狠狠亲了我》精彩节选:天之娇女顾白芷一朝毙命,竟然重生在小村庄里欺凌继子,又懒又馋、人人喊打的恶毒后娘身上。家...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9-22 17:34:49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第一十三章给谢砚青挡刀

谢渺看着谢砚青和顾白芷亲在一起,连七爷的尿急都忘了。

他气势汹汹道:“你不准轻薄我爹!”

他吼了一句,却发现眼前的人根本没反应。

谢砚青额头青筋暴起,将顾白芷从身上撕下来。

顾白芷头晕晕的,根本听不清,她迷迷糊糊的还想抓着谢砚青往上凑。

“渺儿,回房。”

声音冷冷的丢下这句。

谢砚青提溜着顾白芷,往院子里水缸就是一扔。

“哗啦!”水花四溅。

顾白芷整个人都掉进水缸里,在这冬日,这冰冷刺骨的水瞬间将她从迷=情药的药效里**的清醒过来。

“呸呸呸,。”

顾白芷吐着水站起来,满脸无奈。

虽然自己中了迷=情药,但谢砚青这一手也太狠了吧,完全没有半点怜香惜玉。

但看到谢砚青目光不善,顾白芷根本不敢多话。

她现在已经想起来刚刚自己是怎么冒犯这未来暴君的。

算了......放在前世,自己死十次都不够他杀的。

“跟我过来。”他淡淡道。

虽然刚刚才受到了“奇耻大辱”但谢砚青的情绪调整极快,已经不见波澜。

顾白芷赶紧跟着他身后,来到了谢苒养病的房间。

里面点着一只矮小的蜡烛,灯光极其微弱。

地上打着地铺,想来是谢砚青晚上给谢苒守夜所用。

不管其他传言,但谢砚青对这一双儿女的看重是毋庸置疑的。

也不知道谢砚青之前的妻子,是如何厉害的一个人,竟然能让这个暴虐冷酷的君王如此感念,甚至不惜伤害自己的前程也要护着他们。

想到自己家中的一些龌龊,顾白芷心里竟然有些羡慕。

谢砚青走到房中,打开了里面的衣柜,从里面拿出一套极其陈旧的女子衣服来,扔给了顾白芷。

顾白芷意外的接过。

她知道谢砚青带自己过来,是看护的意思。

但她还以为就得穿着湿衣服过一晚了。

顾白芷迟疑着,刚想开口让他出去回避一下,谢砚青就已经背过身去,显然没有出去的意思。

......

她和谢砚青是夫妻,好像叫他出去,是有些古怪。

顾白芷咬咬牙,尽量让自己忽视谢砚青的存在。

她脱下湿漉漉的衣服,放在桌上。

又将自己的肚=兜也取下叠好。

虽然顾白芷的动作已经尽量轻柔,但是在这寂静无声的夜晚里。

衣料滑落的摩擦声音,还是很有存在感。

更别说,那昏黄的烛光,还映出了人影。

谢砚青垂眸,让自己不要看清,但悉悉索索的声音钻入耳朵里时,他眼眸中还是闪过一丝不自在。

这股无声的暧昧氛围笼罩着二人。

等顾白芷换完衣服,叫着谢砚青转身时,两人都是同时松了口气。

谢砚青坐在了凳子上,就闭目养神,不再动作。

顾白芷一怔:“你不睡这里吗?”

谢砚青就这么好心的把睡的地方让给自己了?

要知道他坐下的位置,是在窗边,那窗户边还是有些漏风的,冬日坐一晚可不会好受。

听到顾白芷的声音,谢砚青微微睁眼,眸光疏淡:“苒儿还需要你照顾。”

原来是为了谢苒......

也是,自己要是病了,谢苒可真的无人救治了。

想明白这些,顾白芷也不推辞了。

倒在地铺上,盖好了被子。

被子虽然不是很厚实,但是浆洗的干净,甚至还有一股淡淡的墨香。

这是谢砚青身上的味道么?

比原主房间里那略带霉味的被子倒是好出太多。

想着,想着,顾白芷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睡着了,只是觉得睡得格外安心。

第二天,第二天,天际刚刚泛起鱼肚白,顾白芷就醒了过来。

时间不晚,但顾白芷起身一看,谢砚青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查看了一下谢苒的情况,顾白芷定下了一个药方。

快手快脚的处理完药材,又熬好了药,放在桌上。

顾白芷却蓦然脑袋一晕,眼前的药碗再次变换了画面。

那小小的碗中,是一个老人脸色发黑,倒在谢砚青面前,抽搐不已。

随后,谢砚青被人按住了,一番拳打脚踢,被一刀斩断了手臂!

谢砚青脸色煞白,血从他的手臂处流的满地都是

死白的断臂落在地上,迅速被人砍成了好几截,再也没有接上的可能!

顾白芷瞳孔剧烈震动。

谢砚青到底招惹了谁!?怎么会被人砍断了手!

药碗里的画面还在不断变化。

一个头发花白,发髻一丝不苟的中年男子站在谢砚青身前,一脸厌恶和愤恨道:“谢砚青,你这个灾星!要不是你,我父亲怎么会在寿宴生病!要不是看在你身有功名的份上,老夫可不会只断你一臂!”

旁边有人提醒道:“大人,已经快午时了,那些客人还在外面......”

中年人皱眉:“我去招呼,你们将他扔出去。”

当即有人将几乎晕迷的谢砚青提起来,丢到阴暗的后巷里。

那里是堆放垃圾的位置,谢砚青就这样被扔进那些污水横流的垃圾堆里,生死不知。

到这里,那变化的画面重新归于寂静,又变成一碗普通的汤药。

但顾白芷确实全身寒凉。

昨日还好端端的谢砚青,马上就会被人断了手臂,毁了一生么。

午时,到了午时她还找不到谢砚青,就真的完了。

她......她该怎么做,才能救他。

“冷静,冷静。”

顾白芷努力回想画面中的一切讯息。

那人敢公然砍断一个秀才的手臂,定然地位不低。

谢砚青出身农家,跟这样的人接触总有人知道。

可是,时间太短,去哪里问?

“肥......顾白芷,你不是要给苒儿看病吗,干嘛站着不动。”此时谢渺端着水盆走进来,一脸不满,“你别以为爹爹出去了,就可以偷懒,他可是让我看着你的。”

顾白芷眼睛猛地一亮,紧紧盯着谢渺。

“你知道你爹去哪里了吗!”

“知道啊。”谢渺随口回答,想到昨晚的事情,突然神情警惕起来,“你不准接近爹爹,他不会喜欢你的。”

顾白芷露出微笑,拿出之前给谢渺买的木剑晃了晃。

“告诉我,你爹去了哪里。”

“......你别以为这样就能收买我!”谢渺义愤填膺的回道。

县令府。

顾白芷从牛车上跳下来,听到里面声音已经喧闹起来,顿时心急如焚。

她从谢渺哪里知道谢砚青来了县令府送祝寿图,已经是最快速度赶来了。

但村里和这里距离太远,现在已经快到午时了。

她一扯身上的药箱,急匆匆的上去:“我是回春堂的医女,可治疗老太爷恶疾,速速带我去老太爷哪里!”

县令的门房早就因为老太爷突发急症惊恐不已,派了好多人去请大夫。

可惜已经来的都不管用,没有一个说治得了。

现在见到顾白芷主动上门,想也不想的就带着她飞跑。

“快快快,跟我走!”

而县令府的会客厅已经乱成了一团。

四周宾客都惊慌的站起来,会客厅正中一群高大有力的护院对着谢砚青拳打脚踢。

一个长相刻薄,模样年轻的书生站在县令旁边,长吁短叹:“谢砚青,你明明知道自己倒霉至极,怎么还能为了钱,来献祝寿图,这下竟然让老太爷也被你的衰运带累,害的今日寿宴出了这么大的意外,你真是该死!”

县令眼神冒火,脸色铁青:“给我打!狠狠的打!!要不是你这么贪财,我老父也不会出事!”

县令满脸凶厉,完全忘了明明是他知道谢砚青丹青绝佳,才主动派人求取祝寿图。

谢砚青已经拒绝多次,若不是苒儿出事,县令又给出高昂润笔费用,他根本不会同意。

但此时,谢砚青手抱着头,神情木然的忍受,不做争辩。

这样被迁怒的事情,他不知道忍受过多少。

只是这回,得罪的是这金台县县令,这片土地的地头蛇,土霸王。

后果尤其严重。

他功名在身,不怕县令要了自己性命,但如果反抗,谁知道县令回如何为难自己,又如何为难苒儿渺儿还有谢家。

那书生见谢砚青挨着打,却一声不吭,眼里怨毒的神情闪过。

他凑近县令低声道:“大人,这谢砚青可邪门的很,据说他去过的地方,除了克死人,还会害的那里的主人家霉运不断。”

县令立刻脸色更加懊恼:“王秀才,早知道我就听你的话,不该请这瘟神过来的,本大人要是被他带累可如何是好。”

本来这王秀才得知谢砚青祝寿的事情,就千方百计说谢砚青的坏话。

他本来也是不信的,但是好端端的老父就在谢砚青递上祝寿图的瞬间就突发急症,现在还躺在旁边濒死。

县令也是又怒又怕。

“大人莫急,此道我还是略懂,据说那些煞星害人就是因为八字太强,气势太盛,您干脆将他手砍了,坏了他的运势,又不伤他性命,不至于妨碍大人官声。”

王秀才眼神阴暗,怂恿着县令。

县令一听顿时毫不犹豫的挥了挥手:“砍断他的手!”

那些护院立刻应声,死死的抓住谢砚青,抽出腰间的长刀,抬手就砍。

谢砚青瞳孔一缩,竭力反抗。

可就这时,他身体内部却突然传来一股钻心地疼痛。

好死不死,谢砚青身上原本有的暗伤,竟然在这个时候发作!

就这么一瞬间的霉运带来的拖延,谢砚青的反抗就已经是晚了。

那刀已经劈开了他的皮肉,朝着谢砚青的骨头斩去。

“住手!”

伴随女子的厉喝。

一只手猛地伸了过来,死死的握住了刀锋!

小说《休妻前,权臣相公狠狠亲了我》 第一十三章 给谢砚青挡刀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