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 > 重生后,她上了落魄圣子的花轿
《重生后,她上了落魄圣子的花轿》沈南桑陆阙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重生后,她上了落魄圣子的花轿南二锦

主角:沈南桑陆阙
主角是沈南桑陆阙的小说是《重生后,她上了落魄圣子的花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南二锦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沈南桑死了,死在了疯批且普信皇子的折磨之中。一朝重生,沈南桑身负血仇,金手指全开,走过路...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11-19 09:31:22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沈南桑面上的表情瞬息万变,眼看着利箭离眉心只差一个拳头的距离,她眉梢轻动,故作害怕的闭上了眼睛。

嘴里惊恐的喊道:“显知!”

抓着她手腕的手蓦然一紧,那支箭从她耳边飞了过去。

锋利的箭头擦过她的耳廓,殷红争先恐后地涌出,靠近耳边的一缕青丝压根没有躲藏的机会便断成了两截。

陆阙的身子骨还是嘎嘎硬,磕在身上疼的人眼泪都要出来。

重新跌回那个算不得舒适的怀抱,沈南桑瞪大了眼睛,眼窝子一动,眼泪自然而然就顺着眼尾流了出来。

“刚刚,吓死我了!”

抛开那些做戏的成分,她着实是被吓了一跳。

那箭来得突然,她差点就又要没了。

滚烫的泪珠滴到陆阙陆阙手上。

陆阙眉宇轻动,喉头滚了滚:“抱歉,我……”

“没事。”

沈南桑胡乱地摇头,一脸的失魂落魄,仿若真被吓没了半条命。

陆阙不确定地皱眉,推了推她的身子:“你伤哪了?”

“我,我……这儿……”

沈南桑委屈地指着流血不止的耳廓,眼里的眼泪欲落不落,被冷月一照,仿若那深海贝壳里的珍珠,明亮又耀眼。

陆阙抿着唇,迟疑了一瞬。

沈南桑又委屈巴巴地皱眉:“不仅耳朵疼,还有身子。显知你太瘦了,磕你身上两次,每次我都觉得我骨头要散架了,下次你再拉我,你轻点儿,我疼,姿势也换一个,这样直接下来,撞的生疼。”

“你……啧,下次不拉你。”

陆阙别扭的转过脑袋,侧过来的耳朵在昏暗的喜轿里发着热,不出片刻就红到了耳朵根。

沈南桑隔得近,借着月色看得恍惚,心下却是明了。

涌到眼边的泪珠子差点没忍住缩回去,沈南桑抿唇眯眼,在陆阙看不着的地方,她脸上哪还有刚刚的委屈恐惧。

她算是看明白了,这位圣子大人不经逗是一回事儿,还多疑的很。

圣子府门口,呵!她这还没进府呢,他就整这么一出,不出意外,他是想试探她懂不懂武?

亏她第一时间还真担心这男人会不会有危险,要不是她最后那下沉住了气,这一出怕还真就叫他得逞了。

“殿下!”

喜轿外,陌生男人的声音划破了半空中诡异又静谧的气氛。

显然,“援兵”姗姗来迟。

三伏抱拳站在轿前,语气迟疑。

刚刚他如果没听错,里头那位姑娘似乎是在娇滴滴的……喊疼?还让他们殿下轻点儿?还,还埋怨他们殿下姿势不对……

按照原本的计划,他该冲进去英勇救主,但现在……他是进还是不进呐?

“还杵在外头?人都是死的?”

喜轿里,陆阙的声音低沉又压抑,只是那说话的声音着实有气无力的,还带着些许轻喘。

三伏握拳的手一紧,心都跳到了嗓子口。

他家主子自小到大从未开过荤,这莫非是……

“小爹爹!”

三伏正苦思冥想,身子猛然被一只小手推开。

他没有防备,哎呦一声被推到了一边。

下一秒,那隔绝内外的轿帘便被一只**软乎地小手着急忙慌地掀了起来。

“小爹爹!你有没有受伤!你疼不疼!霄霄给小爹爹吹吹!”

沈南桑抬起头,脑袋上繁琐的朱钗叮叮当当,她顺着声音的源头看过去。

还不等她看清,就见一个娇娇小小的糯米团子飞扑着趴到了她脚边,一个劲的拿脑袋蹭着她的小腿,哭哭桑桑的,嘴里还不停地喊着小爹爹。

沈南桑:“……”

她看看赖在自己脚边的小团子,又抬头看了眼带着面具的男人。

随后明白了什么。

这小家伙,大抵就是传说中,倒霉圣子身边带着的“小拖油瓶”。

这年头,认错自己爹爹的,她倒是头一次见,稀奇的很。

忍着笑意,沈南桑不自然地扯了扯嘴角:“小,小孩儿,你大抵是抱错人了。”

她好心的给女娃娃指了个方向。

奈何那小丫头压根管她说什么,埋着头呜呜丫丫的只管哭。

“小爹爹,小爹爹,小爹爹,刚刚吓死霄霄了,霄霄还以为再也见不到小爹爹了!”

泪水沾湿了沈南桑的裙摆渗透到她的小腿上,她索性不解释,倾下身子一把搂起那小团子。

哎嘿,别说,这小丫头还真挺重。

淡然地面色露出一丝皲裂,沈南桑一鼓作气站起身,甩飞饼似的把小团子抛起来,扔进了地下岔开腿坐着的男人怀里。

“你孩子,你接好。”

“呜呜呜,嗝!”

女娃娃哭声一顿,稳稳坐在陆阙怀里,目光呆滞的打了个哭嗝。

方才腾空那一招,显然是给她甩懵了。

沈南桑瘪瘪嘴,耸肩:“你哭错人了,我不是你爹。”

小女娃愣住。

沈南桑又看着陆阙,勾起红唇,故作娇羞:“不过,我可以是你阿娘。”

“阿娘?”

小女娃对这两个字好像分外陌生。

她含着手指,茫然地眨巴着泪眼去看陆阙。

“小爹爹,阿娘,是什么?”

“……不重要。”

陆阙抱着小丫头略显踉跄的起身。

这喜轿太低,他直不起身子,喜袍零零散散的挂在他身上,规整的青丝也凌乱了,那模样,倒像是刚干过些什么费力的事儿。

小丫头眼角还挂着泪珠子,好奇地窝在陆阙怀里打量着沈南桑:“那小爹爹,霄霄要管她叫阿娘吗?”

“不需要。”

弓着身子走过沈南桑身边时,他头都没,大掌拖着小女娃的身子,周身气场分明清冷,脱口的语气倒是分外温柔。

“她不是霄霄的阿娘。”

“嗷。”

女娃娃一知半解的点头。

虽然不知道阿娘是什么,但是小爹爹说那位漂亮姐姐不是她的阿娘,那就不是。

不过,这位姐姐好漂亮,她喜欢,喜欢漂亮姐姐。

女娃娃咬着手指,趴在陆阙肩头,纵使羞怯,还是红着小脸朝着沈南桑露出了一个清甜的笑意。

沈南桑许久没见过这么干净的笑容。

当年在羌崇,她还是五公主的时候,她的笑也是这般纯粹,干净。

看得出,陆阙那男人把这女娃娃保护的很好,那双眼睛,一看就没经历过什么脏事儿。

回了小娃娃热切的笑脸,沈南桑无奈地捡起地上的团扇,上一秒还略显拥挤的空间,瞬间敞亮了起来。

只是,看着男人头也不回走的潇洒,沈南桑为难了。

这按照常理,陆阙抱着出轿子的不应该是身为新嫁娘的她吗?

把她扔在一边算是怎么回事儿?

“小,小夫人……”

轿子外,三伏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这,这喜婆跑了……我们这……”

“所以陆阙不来接我啊?”

沈南桑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的起伏。

三伏看了眼早就走进门里的男人,正犹豫着要如何回答,跟前那轿帘就被一只素白修长的小手撩了起来。

“早说他不回来了啊。”

沈南桑拍了拍略显凌乱的衣裙,头上的朱钗一连掉了好几个,都被她捡起牢牢握在了手里。

没有想象中的愠怒,她神情自然:“我还当他抱着那小娃娃进去还来接我呢,不过不碍事儿。”

略过众人大摇大摆地走到府邸门口,她自然的好似是在出入自己的家门。

三伏看着她那一身凌乱的衣衫,又想起自家主子先前那一身,脸色一红,瞪大了眼睛回头去找四海,活像发现了什么新鲜事儿。

“四海,殿下他这是……”

“是是是,是你个头,一天到晚脑子里都是些无聊无用的废料。”

若非自小相识,四海真不想承认自己认识这傻缺。

那喜轿都翻了个翻了,他还想着里头的人能衣衫规整的出来?

沈南桑迈着小步子往府里走。

这府邸看着就穷,放眼望去,一个伺候的人都寻不着,越往里走越清凉,一并凉下来的,还有沈南桑那颗兴奋雀跃的心。

她上辈子不当公主后穷成那样,这辈子嫁了圣子,她还要穷。

莫不是她做过什么十恶不赦的大坏事儿?以至于她要被如此惩罚?

看着这能用萧条破败四字来形容的府邸,沈南桑好想抬头,在脑门上刻下莫欺少年穷。

四处张望着,沈南桑没注意走到她身前来的人。

对方倒是发现了她,适时停了脚步,她却一个不注意撞了上去。

那身子骨邦邦硬,磕的沈南桑的额角生疼,发髻间那明晃晃的金簪也被撞得掉在了地上。

沈南桑脚下踉跄,只听得咯嘣一声脆响。

沈南桑的心瞬间就沉到了谷底。

不出意外,她头上最贵的那根簪子掉了,还被她一脚给踩了……

抱着一丝希翼,沈南桑不信邪,一寸一寸的将脚挪开。

直到那抹金边入眼,沈南桑一颗心是彻底碎了,七零八落,拼都拼不好的那种。

完了完了完了,簪子上的琉璃全碎了,换不了多少钱了……

“有东西摔坏了?”

陆阙的声音自头顶响起,带着一丝疑虑,却听不出多少感情。

沈南桑丧气地捡起地上好歹还能换些钱的金簪,无奈地吐了口气:“最值钱的金簪变成最不值钱的了。”

“什么?”

陆阙不解的皱眉,没明白她这话里的意思。

“没事儿。”

沈南桑摆摆头,不欲再多解释。

陆阙沉吟一瞬,眉头皱的更深:“摔坏了什么?你跟三伏说,三伏会赔你。”

说完,他又想起沈南桑不认识三伏,无奈又给她解释了一遍。

“刚刚迎你出轿的便是三伏,以后府内大小事都可找他。”

小说《重生后,她上了落魄圣子的花轿》 第19章 多疑的很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